小时候吃过的野生柴李子和狗奶子

在《小时候这些野花野果野根你们吃过吗》这篇文章中,我列举了十七种小时候在野外采摘的美味,留言区里妹妹提醒我,还…

在《小时候这些野花野果野根你们吃过吗》这篇文章中,我列举了十七种小时候在野外采摘的美味,留言区里妹妹提醒我,还有两种:野生柴李子和野生枸杞。

立马,就想起它们的样子来了,追加如下:

第十八种:野生柴李子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李子品种有很多,我们小时候吃过的野生柴李子却并不多见,印象中除了在我们村东岭的荒堑石砬子里见过,其他地方就再也没有机会见到。

最早我们村东岭上的荒地很多,都被狗皮草覆盖着,那时候很多人家冬天没有柴禾烧的时候,会去岭上刨狗皮草,晒干了当柴烧。

这刨狗皮草活动,应该算是初步的开荒了吧。

但只刨狗皮草还不算开荒,刨过草的地下还有很多石块,把石块全部收拾出来,才算真正的开荒,这样才可以种花生或者地瓜。

各家各户挨着荒地的人家,为了多种点地瓜花生,就慢慢拓展开荒,开出来的草拿回家烧了,而石块就堆在自家地的两边。

你家也堆,我家也堆,最后就成了大石砬子堆。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印象中岭上大大小小的石砬子到处都是,横七竖八。而最大的几个石砬子每个都有两三米宽,长度百多米,和地一样长,大都是南北走向。

这些石砬子堆久了,随着风吹日晒,外加尘土被吹进石缝,石头大都是沙石,自己也会风化,久了,石头缝里就充满了营养物质,石头堆里便会长出各种植物。

石砬子里最爱长的植物是拉拉秧,这东西不招人待见,手碰到剌手,脚碰到剌脚。

除了拉拉秧等杂草,石砬子里还会长出一种美味,那就是野生柴李子。

记得,有一个石砬子上的柴李子特别多,布满了一大片石堆,柴李子的枝干比较瘦弱,匍匐在石砬子上,但枝干下面却可以找到美味的柴李子。

印象中柴李子个头不大,比拇指肚大不了多少,和其他品种的李子一样,起初是青绿色,慢慢变红变紫,青绿色的柴李子又酸又涩,但是成熟的柴李子,却酸甜可口。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现在想来,那柴李子和紫李树上结的李子差不多大,但是却比紫李子通透光亮,好吃。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第十八种:野生枸杞

小时候管野生枸杞叫狗奶子,村子里大人小孩都这么叫,估计因为是枸杞的形状和狗奶子类似的缘故,直到后来见了枸杞才知道小时候叫的狗奶子就是枸杞。

狗奶子和柴李子不同,不会长在石砬子里,大都长在地头或者肥沃土壤的沟壑旁。前几年在老家弄多肉大棚的时候,还发现在大棚西侧的河沿上有成群的枸杞棵。

枸杞春天的时候,刚发的嫩头时可以清炒了来吃的,初吃略带苦味,但后味发甜,可以清火明目,在上海是一道很受欢迎的青菜。

小时候枸杞头是不吃的,连狗奶子都不怎么吃,因为老觉得那个甜味有点怪,而且里面还有那么多种子,只会咬开舔一下,吸一下汁液。

更多的时候是摘了拿着玩,红红的,一颗颗,特别好看,捏起来软软的,挺有意思。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5张

大自然真是神奇,植物种类更是多种多样,只要有适合自己生长的土壤,就会生生不息。

小时候有大自然陪伴和滋养的孩子是幸福的,这种幸福和现在冰冷的钢筋混凝土以及触手可得的网络完全不同,这种幸福是自我探索的带有野趣的一种幸福。

现在的孩子见到的和吃到的水果多种多样,再也不用去野外摘野果吃,这是经济发展,人类文明进步的结果,但同时却也少了一种原生态的和大自然亲密接触的乐趣。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