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胡达古拉(六)

1、百岁家过年很热闹 百岁家的住房在王府村是最好的了。两层小楼,红墙碧瓦,院里停着一辆豪华轿车,大门口上方高悬…

1、百岁家过年很热闹
百岁家的住房在王府村是最好的了。两层小楼,红墙碧瓦,院里停着一辆豪华轿车,大门口上方高悬起两个大红灯笼,小楼二层的檐下也挂起了一列中不溜的红灯笼,百岁正和儿子那森贴对联、挂钱,大大的烫金福字,与醒目的对联组成了豪华气派的画面。
卧室里,武文秀一边描眉化妆,梳理一头秀发,一边移动鼠标,在电脑前面浏览网页。老爸武奎正在厨房忙忙乎乎的弄年饭,百岁给他打下手。
正在这时,电脑桌上的座机电话响了,文秀看了一下来电显示,伸手抄起电话:“喂!猪倌作家啊!”
对面传来的声音却是斯琴的声音:“武姨,是我,斯琴。”
图片
文秀觉得有些意外:“噢,斯琴啊,我还以为是你爸呢。你啥时候回来的?”
斯琴:“今天早上才回来。”
文秀:“啊吆,今天才回来?你这学生官可算是够敬业的了。”
斯琴:“谢谢武姨夸奖。我爸、妈都没表扬我一句。”
文秀:“你爸有点呆,你妈忙得找不着北,可苦了我的孩儿了!”
斯琴:“好命苦啊!”
文秀:“苦你老婆婆的纂吧!”
斯琴:“那我就嫁给你们巴雅尔!”
文秀:“好你个臭丫头!啥话都敢说!你要嫁给我们巴雅尔,看我怎么收拾你!”
斯琴:“指不定谁收拾谁呢!”
文秀:“好啊!你等着,咱们走着瞧!”
斯琴:“等着瞧!”
文秀:“好了,别扯了,打电话什么事?”
斯琴:“我爸又有了新作品,发了邮件给您了。”
文秀:“好!我这就打开邮箱看。你妈呢?忙啥呢?”
斯琴:“出去了,忙着给朝鲁哥哥叫媳妇去了。”
文秀:“咋了?”
图片
斯琴:“朝鲁哥耍酒疯,把我金凤嫂子打了,我金凤嫂子一气之下就回娘家了。我妈说了,今天大年三十要不把她叫回来过年,肯定就得打离婚了。我二奶一早就来找上我妈去叫了。”
文秀:“多少年了,咱们王府都没出打老婆的事情了,这可有了写作的素材了!跟你爸说,这可是小说好题材。”
斯琴:“告诉我爸干啥,武姨您咋不写啊?”
文秀:“要是女人打男人的题材,我就动笔了。这是男人打女人啊,就得他们男人写了。这样,才能写出深度来。”
斯琴:“高论!武姨你很伟大!”
文秀:“我们家你百岁叔要是愿意写作的话,他写出来肯定是上乘作品。他的观点就是‘女人是娶过来疼的,不是用来打骂的!’”
正好进屋的百岁听见文秀在电话里说到自己,顺口插嘴问:“写啥?让我写啥?你们唠嗑咋扯上我了?”
图片
武文秀转脸向百岁摆摆手,又对着话机话筒:“行了,不说了,告诉你爸,我一会儿就去看他的大作,有什么意见马上反馈。”
放下电话,文秀笑着对丈夫说:“和斯琴那个鬼丫头说话来。表扬你呢,说你疼老婆,是模范丈夫。要是写男人打老婆的题材,一定能写好。”
百岁问:“打老婆?谁打老婆了?”
文秀:“是吴二叔家朝鲁喝了酒打老婆。金凤赌气回娘家了,闹离婚呢。胡达古拉让二婶请去接儿媳妇给他们焗锅了。”文秀告诉丈夫。
百岁:“嘉,嘉!都什么年代了,还打老婆?吴二叔还是村干部呢,也不管管他?”
文秀:“没准儿是二叔也不伸张个正义,所以才闹得儿媳妇大年三十都不回家。”
百岁:“咱们的胡达古拉可真是个好心肠,年三十都忙着给人家管事。”
文秀:“不跟你说了。乌力吉给我发来新的作品了,我得打开看看。”
百岁:“我也看看,这家伙又整出什么玩意儿来了。”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