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野性去哪儿了?

山外有鞭炮响起,这牛年开工第一天,炸炸也好,硝烟中酿就攻坚克难的斗志,平添几份野性。我们囚禁在钢铁森林的巢穴里…

山外有鞭炮响起,这牛年开工第一天,炸炸也好,硝烟中酿就攻坚克难的斗志,平添几份野性。我们囚禁在钢铁森林的巢穴里早已不是一个春节假期,在年轮转换间丢失了最初的野性,被训化得循规蹈矩,一个个成了囚鸟,以平尺计算着我们的活动空间。

春天来了,巢穴和围城之外,风景正好,让我们汲取野性的力量,以力量磨砥前行。

本文4600字,阅读大约需要9分钟。

01

我刚从荒野挤入省城时,寄居在城郊结合部宁国路的一个院子里。我住的是二楼两个面对面的单间,中间隔着一个共公过道,单位几十户人家挤在同一个院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我那时闲暇除了写作,喜欢摄影。有时给院里老人或新生婴儿抓拍照片,自己在暗房里冲洗放大后送给他们,与院里的人并无过多交往。让我开心的是走出院墙,除了西边是楼房外,南北向的宁国路泥泞不堪,路东侧有一眼望不到边的大片荒野,杂草丛生,还有芦苇荡。我经常跑进那片荒草地,撒脚丫子狂奔,惊起野兔吓飞了鸟是常有的事。累到无力时,于旷野扯着嗓子吼叫:“合肥,老子来了。”年少轻狂,没有什么不可以,在城市之外的荒野上折腾得大汗淋漓,斗志却猛似攻城勇士。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此前,我曾在野外勘探单位工作十多年,荒无人烟处天当被地当床,四海为家,怒了吼,欢了叫,端起酒杯喝个翻江倒海,打起架来头破血出,快意人生。我那时在单位担任团委书记,基层几十个野外勘探队是半军事化建制,人员来自五湖四海,直率真诚。看得顺眼你时称兄道弟,不服你时你就是一坨狗屎。有基层团员当面怒怼我:“你就墨水比我们多喝了点,凭什么本事领导我们?”继而挑衅说:“有本事我俩出去遛遛?”那时经常有酒喝到半途时,桌子上少了两个人,一会儿他俩鼻青脸肿回来继续喝酒,众人也早已习惯了。顶多血流不止时,喊来美小护给包扎一下。五大三粗的男人世界里,各个基层队配备一个女护士,那是极稀罕的花朵儿。我们前后几届大学生分到基屋队锻炼几年,不知道是美小护抢了大学生,还是大学生抢了美小护,后来我们那些大学生许多人的老婆都是护士。为此事野外工人不服气,与这些学生军打得头破血流的事层出不穷。我作为团委书记就与基层队指导员、团支书一起出面调解,就地解决纠葛,不能惊动警察出面,弄得人坐牢丢了工作就会结下梁子。

 

有一次,我在野外队蹲点,食宿都在野外营房里。一大早,人称靳老四的汉子来找我出去单挑。他们冬季早晨天不亮就出工,他站在门口叫我快点出来,干完架还要出工去。他家兄弟五人,个个精壮会些武功,寻常人不敢惹他们。事情来了,怕也不是事情。我和他到队部工棚后面空地上单打独斗,最后握手言和。后来,我到这个队上级单位组织团员活动时,靳老四血气方刚的弟弟靳老五找到我,说我不该把他四哥打得嘴巴肿了好多天不能张嘴吃饭,非要当众跟我决一高下。这也叫事儿?我曾给姜传银一记左边腿踢中右肋下,躺倒一个星期吸气都疼,也没说过二话。姜传银后来考上海体育学院武术系研究生,留校后做散打总教练。那天,还是这家单位张晓明副书记出面阻止,我们才没打起来。

02

我进城后一直不习惯视线看不了三丈远,环顾四周都是钢铁建筑。后来在城里几次搬家,都与能看见墙外风景有关。

搬家到梅山路那一带,高楼与汽车明显多了,近处已无草丛与大片树林。我在环城路上跑,曾在雨花塘、黑池坝冬泳过,只是岸上、路边人太多,不能像当年我们野外勘探时下野塘或水库裸泳,很是别扭。于是,我寻找到一条通往城西一座叫大蜀山的小路,中间还要穿铁路、过河流,高低起伏间能跑能跃还能吼,特别畅快。那些年里,我每次出门锻炼都不带钱,无论跑多远的路,撒野多久,只能再跑回来,偷不得半里路的懒。后来,几条贯通东西向的宽马路通了,横向又岐生出许多路,越修越漂亮,越修越没了“野性”自然味儿。这样的路上跑步,没了那种置身天地之间、舍我其谁的英雄气慨,跑着跑着便没了兴趣。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此后一段日子,我办了一家博击馆的年卡,差不多每天晚上去训练。有一次,三位年轻同事周晔、刘中礼和美女记者朱艳琪三个人结伴路过此馆时,悄悄进去观察我在干嘛。浙江大学才女朱艳琪心灵手巧,悄无声音的在一旁拍下了我训练的视频。我停下喘息时,才注意到他们。周晔说,“才看你凶狠的样子,目露杀气,我都害怕”。
那些年里,我身处不见硝烟却处处暗藏危境的新闻疆场,不论是当首席记者,还是后来做新闻部主任,置身新闻的江湖中,甚至一条不起眼的新闻牵涉面之广是难以想象到的,遇事装怂,人怂被人欺啊。比如我与亦师亦友的王勤益老师去沿T市调查一伙执执人员缴家店货品,还打得人家头破血流的事。被打的人称,他们借口打假随意没收店家货品,从来不打收据,转手就倒卖出去。我们最后去这个部门对质此事,一个副局长责斥:“你们记者怎么跟苍蝇一样讨厌”。王勤益一时脸红语塞,局长身边的几个人上前驱赶我们。我挺身上前逼住副局长,说:“在你办公室动手,你不怕我更不怕”。那几个跟屁虫欲冲上来,我吼声“你们敢动手,老子就扭断他的脖子”。

有一家大超市给附近居民办了现金消费卡,搬家不知去向,人们手上的消费卡成了废物,我调查后在报纸上曝光了此事。这家超市老板连续三天带一帮人到报社谩骂,第四次来报社堵到了我。他们带来的人列举我十大罪状,最后指着我的鼻子吼叫:“你要老老实实把提供线索的王大妈给我交代出来”。我拍案而起,一掌震碎了桌面玻璃,厉声说:“老子算到三,你不把狗爪子放下去,今天我就劈死你”。来人乱哄哄叫嚣着,我看也不看他们,“一,二……”算着数,双目圆睁怒视对方。“三”字还没出口,那只爪子垂了下来。后来这家超市起诉报社和我,要赔偿他们数十万元,以败诉收场。坐我桌子对面的汪清波记者是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生,她目睹了事发情景,事后问我:“你当时好凶悍,我生怕他不收手时你会打死他”。

其实,我只是把平时在荒郊野外野性十足的怒吼情景重现了一下,竟把钢铁森林里的囚鸟吓得半死。

03

再搬家到了这个城市匡河之南一处僻静之地,这里是单位建房,很多同事觉得被城市边缘化了,迟迟不肯挪窝。我差不多最先搬入此地居住,于围墙外面欣喜地发现荒草摊上的一池池水,很干净,还有鸟儿盘旋其旁,荒草间连路也没有。我又重新找到初进城时的自然野性环境了,心生欢喜。其实,那段光阴是我人生的低谷期,我的人生像一只玉盘碎了一地,从地狱爬回来的我正在涅槃重生。我每个早晨奔腾在这片尚存原始野性的丛林间,觉得自己身心在快速康复,斗志在升腾。就像栽在盆里的树,濒危时刻移回土地,吸取大地的养分,沐浴阳光雨露,慢慢复活了自己。

可惜好景不长,弹指间周边的高楼雨后竹笋一样冒了出来,林林总总,密密麻麻,看不见天边缝隙,抬头也难见天日。马路对面更高的楼房挡住了我所在院子一些人家的阳光,一群老头老太太站出来上告对面建筑商,吵了几年各家获赔了点钱,此事就算了了,阳光还是没照到这边楼上。院内车塞满路,出院子则车水马龙,连过马路都难,更别提早晨跑步的地方了。一片片钢铁森林直冲云霄,倦鸟归巢般拥进钢铁混凝土巢穴中的人,脚不沾尘土,慢慢磨损掉仅存的点点野性,渐渐习惯了这种巢穴式的窝居生活。天亮出巢,天黑归穴,原本生活在土地丛林池水边的人全被赶进了以平方计量的钢铁巢穴。大人玩手机涮抖音、叫外卖,伢们扒电脑上网课。下楼遛狗,还不忘给狗拴上绳索,以免违法。老人、小孩与狗,全被训化得服服贴贴,就是丢掉了野性,忘记自己其实原本是个野生动物。

钢筋水泥里的巢穴居家生活,情趣雅一点的看看书,练练字。或是煮一壶香茶,欣赏刚换上墙的一幅画,一幅书法作品,品味其中的春秋。俗一点的,看电视剧,不停调台,调累了翻翻手机上刚来的视频,东街小三打原配,米国警察又开枪……可能一辈子去不了的地方,八辈子也见不着的人,我们却为之有操不完的心。若累了,起身凭栏看看窗外,瞅瞅对面人家的高楼屁眼。那楼内灯光亮了,窗帘拉得严实,你纵使有一双慧眼,也瞧不清楚对面楼那个窗户内的两个人影,到底是不是一对夫妻。
一场意外的y情,更是将钢铁森林里的囚鸟们关个严严实实,彻底丢光了原始的野性。抜光毛的凤凰、雄鹰,还不如农妇家笼子养的土鸡。于是,掼蛋风靡了钢铁森林城之角角落落……

04

人一旦陷入一种习惯了的生活程式后,渐渐便丧失警觉。我曾与宿州刑警到山西省太行山中寻人,入村口见一大石磨,一头拉磨的毛驴脖子套着木架子,很乖巧地顺着磨盘转悠。还在皖南石台仙寓山一古榨油坊里,看见一头黄牛拉着石磨顺着磨盘转悠。榨油老汉告诉我:刚开始要将黄牛眼睛用布蒙上,牵着牛鼻子转圈,以后揭掉布,不用人牵,黄牛就会自己日复一日转圈,重复昨天的活计。太行山中毛驴如此,皖南黄牛亦如此,我们窝居在都市钢铁森林里的囚鸟也会如此。即使偶尔试着想挣扎一下,孩子、房子、车子、位子、票子,任何一票都能将这闪念掐灭掉。

联想到几年前我去欧洲游历时,曾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见到过那个标志性雕塑:一个小男孩撒尿的铜像。据说建于1619年的小于连雕像,是因为他一泡尿浇灭了将要炸毁这座城市的导火索。我们窝居在钢铁森林巢穴里的人,可能每个人的身边都隐藏着一个“小于连”,他的尿随叶都会浇灭我们脑海中闪过回归原野的念头。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布鲁塞尔小于连撒尿铜像

我这只喜欢扑腾的“囚鸟”进了巢穴,像毛驴拉磨,久了便丢失了反抗与挣扎。待华发丛生、身心俱疲,抱病伫足都市寒风街头,亲眼目睹了许多磨空驴亡的凄惨景象,亦见过很多能力超凡赛过孙猴子的人,被如来翻掌扣压五指山下,爹死不在棺前磕头,娘病不能端一碗汤侍奉床前,生之有何益,死之又有何惜?我游历江南曾在一座古刹里看到过这样一段文字:没有任何一朵花,一开始便是花;也没有任何一朵花,直到最后仍是花。我们芸芸众生原本只是天地间的野生动物,进城后往头上脸上涂脂抹粉,按教科书或遵领导旨意装神弄鬼,在名与利两艘船上来来往往,自我感觉是个人物了,便忘却自己初时只是个人,后来已不是个东西,很多人混到最后还不能明白是个什么玩艺。其实,我们皆是父母赐予的发肤身体,生时都赤裸裸一个鸟样,挤进都市几十载光阴后,死时穿一身遮羞布也差不多还是一个鸟样,只是死后肯定不是一个鸟样。

跻身都市钢铁森林的巢穴里,警醒时分时常不寒而栗。这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钢铁森林里,每天太多的琐碎信息把我们原本清纯唯美的日子搅得鸡零狗碎的,一地鸡毛。我们困守在钢铁森林的巢穴里,桌前、床上、酒席间,大把抛掷时光,就是忘了给自己几寸光阴,走到院墙之外。挣扎着走出院墙,步入荒野,独自在清冷的月亮过滤:那些人,那些事,那些东西,真的是我们生活中必须的吗?没有了这些,我们是不是就活不下去呢?人生几十个春秋,太短暂,更珍贵,有必要把那么多人、那么多事请进我们生命旅程里来吗?念与不念,大海还在那里;想与不想,td依旧会慢慢变老。断肠人在天涯,生死相随……也只文人骚客们见风落泪、听雨成诗尔。你驻足观看,就是将生命舍予td了。尽管时光就是用来消耗的,值与不值全在你心。

那一年春雨中,我趁还能挪动身子时,仓惶逃离都市,遁入空门之侧的江南山野间。呼吸山那边吹来的风,钻入山林走走,听听鸟叫,闻闻花香。渴了掬一捧泉水喝,急了在树根下撒泡尿,无人说话时挺胸瘪肚吼叫一会儿。鸟在枝头叫,我在林间闹,一生的光阴也就几十个春秋吧,努力把自己过成一个有趣的人,给人生旅程添些情趣,少些遗憾。既然我们生与死都是一个鸟样,我也要努力做个有别于钢铁森林巢穴里的鸟。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又是一年春光好,院墙之外,视线以外,阡陌花开,诗情画意,山野间成为自己想要的模样。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