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尽头

前言 写这篇文章是之杰的承诺,也是他新征程的起点。文章原稿2283字,我删减修改至928字。 之杰对原稿还是比…

前言
写这篇文章是之杰的承诺,也是他新征程的起点。文章原稿2283字,我删减修改至928字。
之杰对原稿还是比较满意的。这很好。
去年暑假,他在我的带动下完成“21天读写计划”,又断断续续地写了一段时间,便搁笔了。时隔半年,重又拾笔,文字未负他。
文字是重温,是留存,是思索,是追寻;文字带来意趣与自信。
(FF写于2021年2月19日上午)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世界的尽头

自记事起,我们家大大小小的决定都始于餐桌。无数个晚饭后的时刻,头顶的灯光笼罩着我们,未来,在你一言我一语中展开……

10个月前,在某一次晚饭后的畅谈中,我提出了留学计划。经过一番讨论、考量,一如往常地,我们又一次达成共识。

10个月间,由于疫情的原因,留学的诸多事宜都受到阻碍,导致拖延。我们于焦虑与不安中只有等待。

2021年2月11日

由于航班停飞,改签,我和父亲滞留新乡四天,累计,我们在新乡待了六天。除去和学友见面的时间,我和父亲第一次单独相处这么久。

我能感受到,我们都在尽力让自己比以往更加体贴和温柔,同时保持着微妙的默契,闭口不谈即将分别的两年。

这六天时间里,我们看了5部电影,叫了5次外卖,一起在新乡的街头溜达了2次,我在路口等红灯时,他在背后目送了我3次。

李宗盛在《一首新写的旧歌》里这样唱:“比起母亲总是忧心忡忡,他更像是个若无其事的旁观者,刻意拘谨的旁观者。”

而我的父亲恰恰相反,他对我的关心多到令我一度怀疑自己是个“智障”。直到年岁渐长,我才明白,孩子永远走不出父母目光铺就的路……

2021年2月12日

15个小时的飞行和3个小时的中转,我吃了6顿飞机餐,喝掉5杯咖啡,发了一个朋友圈。终于,我们于乌克兰时间2月12日21时安全抵达学校。
为期数月的努力、奔波、纠结、怀疑告一段落,躺在新学校宿舍的床铺上,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

2021年2月17日

已经到学校5天了,学长和老师带我们把周边的商场和街道转了个遍,我们对新生活的好奇最大程度地得到了满足。

半晚,我们一行五人到距离学校不远的商场购物,原本简单的目标因为语言不通而变得艰难。当我们把所需的物品购买齐全,已是夜晚。

简陋的公交亭,严寒中等车、转车;“段姐”的低声啜泣,梦苛的眼角湿润,我的情绪低落……镜头在眼前闪过,随即消逝。
水汽氤氲的宿舍里,看着为晚饭忙碌的学友们,我感受到当下的珍贵和温暖……此刻的我们,多么像一群在雪地里互相搀扶的孩子,每个人都害怕摔倒,却没有人放开彼此的手!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旅程刚刚开始,麻烦也不比预想中的少。那又何妨?背后有牵肠挂肚的至爱至亲,身边是相互依偎的同窗好友。我带着成倍的爱向前走,不觉得辛苦。

乌克兰苏梅州,
北纬50.9°,
东经34.8°,
气温-16°C。
我在世界的尽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