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胡达古拉(十)

第四章 2、还是女儿的话好使 就在亲家之间争吵不休的时候,胡达古拉慢声慢语的开了腔:“两位老人先不要生气。听侄…

第四章

2、还是女儿的话好使

就在亲家之间争吵不休的时候,胡达古拉慢声慢语的开了腔:“两位老人先不要生气。听侄女说几句行不?”
金凤妈:“谁说也不行!”
金凤爸拦住金凤妈的话头:“你先少说两句,让胡主任说说嘛。”
胡达古拉:“这事情我有责任,我得向二位老人和金凤妹妹检讨。”
金凤爸:“胡达古拉侄女啊!这事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嘛,你不用往身上揽不是呀。”
胡达古拉:“有关系的。本来,这是一件侵犯妇女合法权益的事情,我作为妇女联合会的主任应该首先站出来替我金凤妹妹说话的。”
金凤妈:“是得扎古扎古他们这些老爷们!”
图片
胡达古拉:“可是,金凤受了委屈也没跟我说一声,就‘仍嘣’一翅子飞回家来了。一直到今天早晨我才听二婶对我说起这事。一听,我就火了!就是嘛!咱们王爷府这地方,是文明进步的地方,怎么容得下这样落后野蛮的事情?别说是现在新时代了,就是老王爷贡桑诺尔布开始办女子学堂那功夫,就提倡尊重妇女了!这不,啥也没顾上,我就跑过来了。就这事啊,我得把话给您二老说明白。这事毕竟是金凤和朝鲁的家庭内部问题,最终咋解决,还得看她俩是个啥态度。您二老和我二婶您们谁都不能替他们当家包办,就像当年给他们订婚结婚一样,是不是?”
二婶马上随声附和:“对啊,对啊!”
金凤妈的枪头马上朝着二婶来了:“你少多嘴!听胡达古拉说!”
胡达古拉:“正因为是他们小两口的事情,——只要是没出手续,就得称他们是俩口子。大叔大婶您们说是不?”
金凤爸:“是啊,闺女你说咋办吧。”
胡达古拉:“我看啊,把金凤也找出来,咱们当面锣,对面鼓的把事情说说清楚。能在一起过呢,咱们就说以后咋过。不能过呢,咱们就说不能过的。好不?”
金凤爸:“到底是村干部,话说得就是透落。”
他转脸对老伴:“你去把金凤找过来。”
金凤妈到另一房间把金凤找了过来。金凤进屋来用怨恨的眼光盯了一眼朝鲁,站在屋地中央那里。胡达古拉马上站起走过来抓住金凤的手,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图片
胡达古拉:“瞧,几天不见,我的妹子都见瘦了,眼圈也有点青,受委屈了!”
金凤眼圈一红,几乎哭出来:“姐!他朝鲁是个混蛋!他那个当村主任的爹也是老糊涂!那天,朝鲁喝得醉醺醺的,我说了他几句,他就和我吵,还动手打我,我去村里找你你不在,就把朝鲁打人的事情告诉给他爹了,你猜,这个当村干部的老公公说个啥?”
大家都注意听。
金凤接着说:“他说,‘老爷们喝点酒算啥毛病?蒙古人好喝酒,是由来已久的。打两下子,就打两下子吧,那也揭不下来了啊!有什么可闹的?’你们都听听?这是一个当村干部的老公公说的话吗?我一赌气就回家来了。朝鲁!可惜了我对你的那份感情啊!你咋忍心想起来下手打我啊!你心思着我已经嫁了你了,是打到网里的鱼了?我不跟你过了还不行吗?”
说到伤心处,金凤哭了。
达古拉:“咱王府有一个伟大的挺有才的人说得好:‘老婆娶来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祸害的’!”
听到这话,金凤哭得更厉害了。
胡达古拉接着说:“要说啊,头些年,咱们这地方啊,喝了酒打老婆骂孩子的还是挺普遍的。这几年,喝酒打老婆的可没有了。我们朝鲁兄弟就是有本事!开了打老婆的头了!不错啊!这个事,我们妇女联合会决不答应!今个儿啊你要是不好好承认错误,就是金凤饶了你,我们妇联也饶不了你!非得把你整得顶风臭四十里不可!要是金凤不跟你,就让你打后半辈子的光棍儿!”
图片
胡达古拉说着,捅一把朝鲁,示意他说话。
朝鲁:“爸、妈,达古拉姐、金凤!我错啦,我以后改正!”
金凤妈:“吔!还以后改正!你也甭用改了!这里没人希的听你的检讨!我们金凤嫁你图希个啥?今天是年三十,等过完年,镇政府管事的干部上了班,你们把手续一办,就各奔东西了!”
朝鲁:“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我改正!”
金凤妈:“那喝酒的人,说是不喝了,要忌酒了,就好像放屁一样,根本就没人信!”
金凤:“当初,你追求我的时候,找介绍人来甜言蜜语的净说好听的了!说是你老实听话!说你忠厚可靠,说你干活着调不惜力。可是,结了婚有了孩子以后,你就越来越不像话了!过日子没个道道儿也就不说了,一有两个钱儿,你就喝酒去!说说你吧,你还烦!这样的破日子还能过吗?干脆,咱们分手拉倒!你也省得烦,我也省得操心。你再去找个天仙女,一天天的伺候着你喝酒,让你爹看着有多好!”
朝鲁:“我再不喝酒了,我保证!我保证对你好!听你的话还不行?”
金凤:“你走吧!咱们离婚吧!这样,咱们都能解脱!”
朝鲁:“我不离婚!”
图片
胡达古拉:“我来说几句吧。金凤当年和朝鲁搞对象的时候,我是最清楚不过的了。领结婚证,办理计划生育手续都是我经的手。那时候,我就说金凤精明,朝鲁能干,肯定是一对好夫妻。现在,虽然发生一些矛盾,毛病主要出在朝鲁身上。让我看,主要他改好了,你们还能成为好夫妻的。”
金凤:“胡姐!您别说了!我是伤透了心了!决不会再跟他过了!我原以为,他老实忠厚,只要听话,好好过,日子还能过不好?嫁给他也就是多操点心就是了,我也有安全感,没想到,这老实人的轴脾气真叫人受不了!他的那个糊涂爹更让人可气!我是没法子跟他过了!”
胡达古拉:“朝鲁兄弟啊,我问你,金凤说你啥,你动手打人来啊?”
朝鲁:“她让我别一天天就知道喝酒,说是让我琢磨点生财之道。”
金凤:“这话有错吗?你看人家胡姐她们家,乌力吉大哥养猪好几十口,一年卖两三茬儿,十万二十万的进家,你就不眼热?一说你就是,‘家里有余粮,银行有存款。’就你存的那两个破钱,说出来都让人脸红!这回,就进了万数块钱,你就烧作的不得了了!说不过我你还动手!你叫人吗!”
胡达古拉:“现在,我算是闹清楚,是盐从哪儿咸,醋打哪儿咸了!朝鲁从心眼里说,你媳妇说得对不对?”
朝鲁:“我知道我不对。在她跟前,我也没有对的时候啊!”
金凤:“胡姐,你们都听听!他这是什么态度?”
朝鲁:“那怎么办?我打你是不对,已经打了,也揭不下来了,要不,你也打我,多打几下,捞回去不就得了?”
金凤:“我也不打你。我就是不回去了!你再找一个好的吧!”
朝鲁:“你不回去,那孩子老找我要妈,我该咋办?”
金凤:“你爱咋办,就咋办!你不会再给她找个新妈!要不,孩子我要,让你轻手利脚地娶天仙女去!”
朝鲁:“孩子我还要呢!”
图片
胡达古拉:“好了,好了!朝鲁!我看这事都怨你!别说你还没啥理儿,就是有理你也不能打人啊!咱们这儿老辈子那功夫,老王爷就提倡男女平等,那是什么时候啊!那是封建社会啊!现在都解放60来年了,都是21世纪了,咋还动手动脚的?你必须真心实意的认错才行!”
朝鲁:“我保证不喝酒了!一个老爷们儿,就为喝点酒,让老娘们儿家说说刮刮的。”
胡达古拉:“最主要的是,你要知道心疼媳妇,好好琢磨琢磨过日子之道!那媳妇娶来是让人疼的,不是让人打的,打老婆,那不叫什么英雄好汉!金凤说得不错,咱们现在虽然衣食不愁了,可是照人家发达地方,比人家城里人还差好大一块呢!咱们这叫‘小富即安’!”
金凤爸:“还真是这样。”
胡达古拉:“你们想过没有?离一个,嫁一个,进一家,出一家的,容易吗?就说孩子吧,那功夫孩子不是落在后爹手底下,就是落在后妈的手底下。你们的心该是啥滋味?再说了,你们的感情根本就没有破裂,互相还惦记着,怎么能离婚啊!离婚这事啊,受伤害最重的是孩子!老话说的好啊!‘能叫爹妈缺儿女,不叫儿女缺爹妈’!让孩子缺爹少妈的,你们心里落忍吗?金凤妹子啊,既然朝鲁已经认错了,看在孩子的面上,你就原谅他这一次,给他一次机会吧。我想朝鲁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金凤妈:“那可保不准!”
胡达古拉:“要那样,我就发动全村的妇女来批判他,还像今天这样,再打车把她给送回来!二婶您说行不?”
二婶:“行,行,行!那咋不行啊!”
金凤:“我都和他爸都吵翻了,没法子回去了。我们就拉倒吧!缘分尽了!”
胡达古拉:“老人是不会计较你们的。只要你们年轻人旺旺祥祥的,他们是不会和你们一般见识的!二婶,您说呢?”
二婶:“对!你爸那儿,我回去说。再说了,你们都是各过各的日子,管他什么事?”
胡达古拉:“等过了年有功夫,我会劝劝吴主任的。”
金凤不语。
胡达古拉站起身来,出屋去另一个房间把女儿乌云叫到屋里。女儿一见妈妈,马上扑过来扎进妈妈的怀抱,哭起来:“妈妈,你们不要离婚!”
金凤泪如雨下。
乌云:“妈妈、妈妈回家过年吧,我想你啊!”
金凤抱着女儿落泪。金凤爸妈也都难过的低下头。
乌云又说:“爸爸妈妈!要是我知道你们这样打架的话,我就不让你们结婚!”
在场的人都笑了。
胡达古拉:“小乌云是咱们的公主,是小太阳,太阳一出来,天就晴了!”
图片
金凤:“告诉你,朝鲁!今天看在胡大姐的面子,看在孩子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一次!等你以后再扎刺!看我找胡大姐怎么收拾你!”
胡达古拉:“对!决不轻饶!叔、婶,那我们可就走了啊!得让他们一家回去吃团圆饭啊!”
金凤爸:“要不是年三十,我非得留你们在我家吃饭不可!孩子还得你给多关心啊!”
金凤妈:“胡达古拉主任啊!你可不能再让你金凤妹子受委屈了!婶子拜托你了!”
胡达古拉:“没问题!我保证!好了,今天是大年三十,家家都吃团圆饭。叔婶你们在家安心和您们的儿孙们过年吧!金凤当年是我经手给他们办理的结婚和计划生育的手续,今后我还要负责帮着把他们的小日子过好了!您们就放心吧!”
二婶:“亲家公、亲家母,谢谢了!我们走了!”
金凤妈:“走吧,走吧!回去也得管管你们老头子,还当村干部呢!?”
二婶:“嗨!我倒是想管,可是管不了啊。”
金凤妈:“那是你招数不行!得想好招!”
金凤爸:“中了,中了!想什么招?人家的事情用你操心?”
乌云:“姥姥姥爷再见!明天我们就给您拜年来!”
金风爸:“好孩子!管着你爸点儿,让他少喝酒,那玩意儿喝多了不但乱性,也伤身子啊!
朝鲁:“爸妈!您们放心吧!我这回是改了!刚才来的路上胡姐可说我了!人家都忙了一年了,年三十也没落消停,斯琴妹子也是刚回来,她们娘儿俩还没说几句话呢!我们就把人家给劳动来了!我再不改,还叫人吗?”
金凤爸、妈和金凤等人齐声向胡达古拉致谢。
金凤妈抓住胡达古拉的手:“好孩子!可多谢你了!刚才说些个不中听的话,可别往心里去啊!”
胡达古拉:“你们这样,都让我不好意思了!行了!你们也别送了,我们这就走了!”
金凤爸金凤妈眼含热泪送他们出来。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