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梦

“叮叮叮”、“叮叮叮”… 凌晨十二点十分,老六又一次被闹钟叫醒,翻身关掉闹钟后,揉了揉干涩的双眼,打着哈欠,伸…

“叮叮叮”、“叮叮叮”…
凌晨十二点十分,老六又一次被闹钟叫醒,翻身关掉闹钟后,揉了揉干涩的双眼,打着哈欠,伸着懒腰,才从床上,挣扎起来。
简单洗漱了一下,坐在床上醒盹两分钟,便穿上工装,戴上安全帽,去班车处集合。
值长(班组长)点名之后,老六赶紧溜上车,找了个靠后的座位,这样可以多眯会儿。
到现场之后,还是一如既往地进行班前检查,老六一直负责锅炉一层和配电室的检查,打开手电,一是壮胆,二是为了更好地检查。刚入职的那段时间,老六检查的很仔细,每走一步都要四处看看,工作几年后,心里松懈了许多,开始了有的放矢。
这一次,老六发现一次风机的轴承处有漏油,好家伙,这属于三类缺陷,登缺之后,有绩效奖励,老六乐呵呵的拿出手机,拍下设备编号,以便上班后在系统里登记缺陷。
上了班,老六没声张,确认其它班组没有人登记这个缺陷,才偷着乐地去填写。
等忙了一段时间,值长和几个同事来到巡操室,围在老六旁边唠嗑,值长问“老六,没想到你还能回来,需不需要我通知班组之前的同事,聚一下?”
老六突然疑惑:“你能回来”是什么意思?我只是要离职,公司领导不批,怎么值长会这么说?
老六突然有了一种不安的预感,突然想起现实,是哈,已经离职四年了……
原来这是在梦里,老六赶紧把自己晃醒。醒了之后的老六,有些酸鼻子,刚才的触觉,真实到可怕。
但,醒了醒盹之后,又开始细细回忆起刚才的梦境。
对,离职的时候,值长早已不是梦里的雄哥,那为什么会做如此真实的梦?
想起来了,昨晚部门组织考试,考试内容是之前发电厂经常考的安全内容,让老六一下子想起在发电厂的那五年的点点滴滴。原本以为已经忘记了,没想到,还能想起那么真实的感受。
那时候,单位经常组织安全考试,虽然经常考,但每次都很认真备考,老六跟同一年分到运行部的骚瑞相互比较着,最后俩人都能做到只看题目前四个字,就可以背出答案的效果。
当时,好像烦恼很少,可能是因为待遇不错,加上当时的自己没有经历目前的烦恼,而且,上班不忙。就像早前《流浪地球》和《疯狂的外星人》大卖,原作品的作者刘慈欣接受采访的时候,称自己相当大一部分写作时间,是在电力系统的工作岗位上利用工作时间写的,“在岗位上写作,有一种占便宜的感觉”。
那时候的同事也好玩,趁老六夜班前睡觉的时候,去前台用固定电话骚扰他,后来老六每次睡觉都会把宿舍里的电话线拔掉,手机设成飞行模式。
还有,凌晨一点下了中班后,经常跟骚苏出去吃宵夜,以至于现在,还能经常想起单位门口阿珍烧烤的味道,尤其那个烤秋刀鱼。
还有,那群喜欢找各种由头聚餐的朋友。
还有……
说来也怪,最近总是梦见回去之前的单位上班,都说怀念过去是因为当下过的并不顺心,可能是现实压力大,以至于梦里还在挣扎,但这次梦不一样,真实到让人窒息,本来计划早起跑步,因为这场梦,丢了兴致。
白天上班,老六以为可以好好地回味一下,没想到,又一堆俗务缠身,来不及忧伤。欣慰的是,发现很多事情不在可控范围之内,牵起了继续悲伤的由头。
其实,也不必过于悲伤,总会好起来的,不是么?

老六想把梦境告诉好朋友,让好朋友宽慰自己,转念一想:自己都不靠谱,怎能要求别人靠谱呢,便打消了念头。
终究还是要靠自己,是吧。随便聊聊流浪地球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