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怎样都阻挡不了我去快乐的生活和工作

我和两个同事被安排成一组,去乡下招生,我看着去招生的四个乡镇,一下子蒙圈了,李集镇,桃园镇,官山镇及岚山镇,我…

我和两个同事被安排成一组,去乡下招生,我看着去招生的四个乡镇,一下子蒙圈了,李集镇,桃园镇,官山镇及岚山镇,我长这么大都没去过桃园镇,之前我的一个同事的母亲去世,我和几个同事前去吊唁,算是去过李集地盘,当时候,来去匆匆,对于路盲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路过官山镇,别人说那是官山镇,我眼睛扫描一下所谓的官山镇。一同事的奶奶去世,我去送花圈,去过那个同事所在的村子停留一会,我连方位都没清楚,人家告诉我他家属于岚山镇,就跟其他人回来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去这四个地方一无所知。

我问另外两人还有熟悉的人在那里工作,俩人异口同声的说没有,我问部门领导要去哪些单位和部门宣传,事先我们单位可有什么相关的联系方式等等,领导回复没有任何信息,依赖个人的社会关系,发挥自己的智慧,自己想办法去宣传。

我差点把脑袋想破了,挖掘认识的人有谁在这些地方工作,最后我终于想到有个初中老同学好像在李集镇教办作助理,我如找到救命稻草,赶紧联系这位老同学,他回复已经两年前调离这个镇,我一下子像泄气的皮球,感觉唯一的希望又破灭了。我跟他调侃以为他还在李集,以为自己终于找到所谓的过硬的社会关系了,可是他竟然调走了,就把招生的事情跟他吐槽一遍。他在电话里轻笑一下,虽然他不在那里工作,但是那里的人他熟悉呀,可以帮我联系呀!他这么一说,我恍然大悟,方意识到自己真傻。

他把几个镇的教办助理的情况说一遍,官山镇的教办主任竟然也是我的同学,他说回头跟这几个教办主任打个招呼,我突然觉得自己太幸运了,有这么一个热心老同学,感情之情无以言表,只会说太感谢老同学了,对于常年两点一线的我,只奔波于单位和家庭,实在不知道怎么去应付这些事情,我这时候真希望五湖四海皆有自己的朋友,学校就这样把我们这些圈在笼子里的人冷不丁推出去招生,也经过任何培训,不知道别人是什么感觉,我的感觉就是蒙圈。

我回头找闺蜜说了去这几个镇招生的事,跟她说幸亏有这位老同学曾经在那里工作,把同学发给我这几个镇教办助理的姓名和号码给她看,我为了炫耀自己庆幸有这样一个热心的老同学,她一下子看到桃园的教办助理是她的同学,她立马联系这个助理让她多关照我。

回到家跟先生说了这事,先生说应该找周,周可是我们铁哥们,我一心想着教育系统的人,还有其他部门都有需要学历提升的人,我给周发信息,他发个视频给我,意思他在应酬,我简单说明情况,他回复明天帮我联系,我突然觉得心里的重压消失了,这位铁哥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估计有350天有应酬,我也就不打搅了。

我们刚开始上车,两位同事吐槽,没头绪不知道怎么宣传,我调侃说我们应该这样想,不管怎样我们不需要去单位打卡,曾来没到这个集镇,就当来散心,我们得感谢领导安排我们来招生,我们才有机会来到自己曾来没来的地方,我们平时也没有机会这样在一起聊天,加深友谊,我们一辈子都不忘记在李集变电所我们三个人在人家的传达室里整理材料……他们俩也被我渲染了,都哈哈笑说还真是的。我们一整天下来,顶风淋雨,去了镇政府,变电所,教办,村支部,财政所,执法大队……我们秉承拒绝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反正也不认识,就当出来散心,所以我们三人其乐融融,很幸运,一天下来遇到的人对我们基本是客气的,我感觉一天很快就结束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不管结果如何,任何事情尽力去做,结果交给上帝,所以无论怎样都阻挡不了我去快乐的生活和工作。这算是我热爱生活的积极表现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