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胡达古拉(十四)

第六章 2、朝鲁和金凤矛盾的缘由 胡达古拉:“儿媳妇是接回来了,却把老公公给得罪了!我心思着这可是猪八戒端盘子…

第六章

2、朝鲁和金凤矛盾的缘由

胡达古拉:“儿媳妇是接回来了,却把老公公给得罪了!我心思着这可是猪八戒端盘子——落了忙活,也落了砢碜!”
斯琴:“不是我二奶奶和我哥求你去接人的吗?”
乌力吉:“是啊!如果今天年三十再不去把人接回来,那可真就成了死扣了!老百姓打架都望人拉,这给他们家办事,咋还把二叔给得罪了呢?”
胡达古拉:“就是啊!你们没看二叔那脸子呢,阴得跟水嘟噜似的!都不拿正眼瞅我。说出话来,能噎人个跟头!”
说着她学着吴二叔的摸样:“他对朝鲁说:‘老爷们儿就得像个老爷们儿样儿!家里外头得挺起腰来!净听些个老娘们儿家家摆摆划划的,还能成大事?’”
乌力吉:“这是指桑骂槐,表面上是训朝鲁,其实是给你听呢!”
胡达古拉点头说:“我自然能听出来了。”
斯琴:“这是为啥?”
胡达古拉:“我估摸着,可能是这么一回事。平时啊,他们公公媳妇之间就有矛盾。”
斯琴:“他们不是分家另过吗?”
图片
胡达古拉:“朝鲁和他哥哥两家都没有儿子,全是姑娘孩儿。老公公一心想让金凤再给老吴家生一个儿子。老大两口子是城里人,压根儿就不想再要孩子。这金凤也不太拿二叔的话当回事,只想有一个姑娘就得了。二叔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
乌力吉:“这是他的心病。”
胡达古拉:“这回打仗呢,只是一个引子。二叔他认为凭他们家的实力,朝鲁也打不了光棍儿,还能再娶妻生子。于是,他就诚心不给儿媳妇面子,盘算着要么把金凤给彻底制服了,让她生儿子,要不就离婚。可惜啊!朝鲁是舍不了金凤,老是央及二婶去接人。这时候,我也没有和他商量商量,就跟着去接人了,而且还接回来了,是给他打乱了计划了!”
乌力吉:“我这个吴二叔啊!就是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男女平等的意识实在少得可怜!封建的传宗接代的意识还挺顽固!”
胡达古拉:“老公就是看得准!末了还是二婶呛了他两句,赵书记又出了面,我才下了台阶。”
斯琴:“别看我二奶奶平时对老头是唯唯诺诺的,可是要真的叫起真来,我二爷爷根本就不是个儿!有一回,我看那老太太目光凌厉得瘆人!结果是,我二爷爷立马儿就蔫了!”
胡达古拉:“臭丫头,还真叫你说对了。啥时候,跟谁学会察言观色了?”
斯琴:“跟你学的呗!我们学的心理学课里也有啊!“
胡达古拉:“那你说,你二爷爷家,儿媳妇和老公公家闹矛盾了,我又夹在中间挺不得劲儿的,该怎么办?“
斯琴:“咋办?凉(拌)!凉他几天!这事不能赶热乎的,得冷处理。”
胡达古拉:“不行啊!我俩又都是村里的干部,弄不好要影响工作的。再说了,咱们王府村,干部群众邻里乡亲之间历来都是挺和气的,为这事在心里隔隔着,种下仇儿,不好啊!”
图片
斯琴:“反正是现在各方面都在气头上,不好解决问题的。”
胡达古拉:“我琢磨着,‘鬼怕送,人怕敬’!我是小辈儿,多说几句好话,准能解决问题!”
乌力吉:“这法子行。”
斯琴:“爸!你就知道拍我妈的马屁!”
乌力吉:“用词不准确,我怎么能是拍马屁?应该是拍夫人屁!”
胡达古拉:“你们爷俩不要光逗稀溜,帮我出出主意好不?”
乌力吉:“得选一个合适的场合,合适的时机,才好呢!”
斯琴:“明天就行。大年初一,我们去给他拜年,他还能说嗓子外的话?”
胡达古拉:“对!趁拜年的机会,咱们约朝鲁一家一起去拜年,通着斯琴和乌云他们小一辈儿孩子的面,他就是有多大的火,也得压着了!”
乌力吉:“别说了,快吃饭吧!大年三十的团圆饭怎么像理论研讨会似的?”
胡达古拉:“不说了,不说了!我提议一杯衷心庆祝我的女儿和我的老公在过去的一年里取得的成就!”
乌力吉:“我也庆祝我的爱女和老婆在过去的一年里所取得的成就!”
斯琴:“庆祝老爸老妈——错了——是不是叫小妈?在过去的一年里取得的成绩!”
胡达古拉:“鬼丫头!我也祝你新年好运!”说着,胡达古拉又转过脸来对丈夫说:“新的一年里,咱们豁上花点钱,把你的作品集印出来!”
乌力吉:“哎呦!那可是得点钱了!再说吧,咱们家经济条件还不宽裕,斯琴还在念书,再等等,再等等!”
胡达古拉:“没事!紧手紧手就过去了,不就是几万块钱嘛!你听我的!”
斯琴:“我同意!我老爸发表了那么多的作品,早就应该出一本书了!我也可以申请助学贷款,给家里减轻一些负担!”
图片
胡达古拉:“不用,不用!借贷款还是要还的,咱们家还不至于要到借贷款的地步呢!你就一门的心思的好好读书!就得了!有孝心,等你参加工作了,再帮你爸爸出新书吧!这回出书,我有安排!”
乌力吉有些纳闷儿,问妻子:“我虽然不管钱当家,可是家里收入的钱都有数啊!你是从哪里整来的钱啊?莫非是斯琴她姥姥要赞助咱们?”
胡达古拉说一撇嘴说:“她姥姥赞助?你做梦去吧!我那老妈啊,对儿子啊,那是从身上割肉,把心掏出都行!对丫头们,那叫狠着呢!她少剥削咱们点儿啊!我就知足了!今年过年啊,她让咱们初一就去给她拜年去,我估计是又要摊派了!不过,这我都有安排!”
说着话,她得意的从兜里掏出一个存款折来,递给乌力吉:“你看看!”
斯琴抢先把存款折打开,惊讶的叫道:“整整六万元哎!”
乌力吉也惊叹:“咋来的这多钱啊?莫不是你当村官贪污的吧?”
胡达古拉:“去你的吧!你是隔着筛子看人——把人都看零碎了!咱们是公私分明!过去我经常对你们说,家里没钱了,是骗你们的!”
乌力吉和斯琴互相对视一眼,同时对着胡达古拉喊起来:“好你个大骗子呢!”
胡达古拉:“善意的欺骗!”
斯琴:“那也是欺骗!害得我笔记本比人家晚买半年!衣服也没几件名牌!我还以为家里真没有存款呢!”
乌力吉感慨的对斯琴说:“你妈当这个小家不但对我们扣,对自己更是扣!不容易啊!骗就骗了吧!咱们爷们儿就这样糊涂着过吧,省心。”
胡达古拉:“谢谢乌力吉老师支持我!”
乌力吉:“不用那些虚闲套!春晚节目都结束了,该睡觉了!”
听爸爸这么一说,斯琴还真就打了一个哈欠,摆摆手,回自己卧室睡觉去了。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