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坐”中的颜如玉

初春的一场雪,粉妆了这个塞外小城一一阿拉善左旗。今天是周末,我值班。偌大一栋楼和院落,空荡荡我一人。于是,一包…

初春的一场雪,粉妆了这个塞外小城一一阿拉善左旗。今天是周末,我值班。偌大一栋楼和院落,空荡荡我一人。于是,一包烟,一杯茶,一本书。我坐桌前,打开了贾平凹的小说《暂坐》。在”暂坐”中,茗茶赏美。

古人言: 书中自有颜如玉。当我打开书,堪称金陵十二钗的十二个美女,随着茶庄的茶香,粉墨登场,扑面而来。使我禁不住脱囗道:这边风景独好啊!

书中的这十二个美女,以一个叫“海若”,摸打滚爬在商场数年的女强人为首,经常相聚在”暂坐”茶庄,茗茶抽烟,诉说自己的人生、爱情、家庭,喜怒哀乐。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这些女人来自各个行业,独一无二的标签:单身女人。虽然有离异的,有外国的,甚至还有同性恋的,相欢一堂,讨论的话题,两个字:利益。每个人看起来外表美如仙女下凡,着装着无比华丽的时髦外衣,过着富婆、女强人的精致一掷千金的生活。她们利用各自的美色,混迹于各种豪华娱乐场所,甚至为”利益”,出卖色相。然而,当她们累了、倦了、伤心了,就来聚在海若的“暂坐”茶庄里,茗茶抽烟打麻将,说说话,聊聊天……

而暂坐里唯一和她们关系暖昧的男主人是一个作家和书画家,仿佛是贾大作家的缩影。

我读贾平凹的第一篇作品,是我小时在一个黄昏的下午,在我家窑洞崖头一个半截麦草垛下,从一本破旧的《人民文学》上读得。作品名不记得了。但还记得作品的开头是:黄昏,两只准备归巢的鸟,在树枝上,蹦来跳去,叽叽喳喳……

这位男主人作家,和这十二个女人都有着千丝万缕的道不清说不明的情愫,他却唯独占有了俄罗斯美女安妮。正如他的一句话:都是饮食男女,谁也别笑话谁,我们都是饿了而已。此时,又使我想起贾平凹巜废都》中一句话:我们睡在哪里?都是睡在夜里。尤其在书中对这漂亮女人的描写:“漂亮女人精致的手袋上,塞满了卫生纸,也不敢进澡堂,华丽外套下可能是廉价的内衣,高跟鞋也不敢脱,里面的袜子可能都被脚趾戮破几个洞。越是不是艺术家的人,做派却越像艺术家,就像越没钱的人,越是难做的像有钱的主……”,当我读完这段话时,囗中念念有词:精辟、入木三分。现实生活中,这样的女人男人,比比皆是。这就是人生,生活。

其实人生就是一场“暂坐”。不管你辉煌也好,卑微也罢,富贵也好,贫穷也罢,最终曲终人散,人去楼空。就像《暂坐》书中,所描写的这个欲望中的古城西安,和在这个城市中生活中的这十二位中年女子,在追求经济独立,精神自由、潇洒、时尚的生活中所遭遇的困境。她们艰辛过、慌张过、挣扎过、焦虑过和恐惧过,又以爱和希望支撑着前行。可是结果,这个”暂坐”茶庄,在一场莫名其妙的烈火中倒塌……

天将暮,我掩卷起身,望着窗户外,白茫茫的道路,怦然间,想起了巜红楼梦》中结尾一句的描写: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