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春天

小春天 而今,满坡的细草已经绿了 它不知道春天就安静地坐在旁边 她在镜子里,描眉、擦胭脂 一弯银亮的溪水,白色…

小春天

而今,满坡的细草已经绿了
它不知道春天就安静地坐在旁边

她在镜子里,描眉、擦胭脂
一弯银亮的溪水,白色的香味

我也是第一次察觉到的
我的头一会儿偏左,一会儿偏右

“宝贝,别跑太远!”
是一位母亲在追逐她的孩子

这世俗间的欢愉,呼喊不止
我把双脚伸进阳光里
显得好看又宁静

你肯定不知道
我家房檐下的燕子已经来了
“叽叽叽,叽叽叽……”

但我真喜欢它们呀
总觉得它们声音里装着一颗

饱含万物的心。像刚被写好的
——小春天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三月二日记

清晨的阳光让人心情明媚。
一个人走向荆桥渠,为新鲜的紫花地丁拍照,为碧绿的艾草、长红茎的翅果菊拍照,为大片大片的菜花拍照……

春日多鸟语。不同声部的合唱,在晴空下叽叽咕咕。想给那些跳跃着的雀儿拍,却终是没有拍到。更远处,时有黑白相间的雀儿(鸦雀?)展翅掠过初蓝的春水,遥遥如王羲之的捺笔。
其实,只是普通的手机,幻想着能给它们留个影子,自己玩味罢了。

荆桥渠边的几株桃花李花,红的红,白的白,让我驻足。而水畔的一株柳树已是满身碧绿,不觉想起老贺的“碧玉妆成一树高”。
前两天听《唐之韵》,知道在唐朝的诗人当中,贺知章是做官做到最大的。又想到他的“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做了大官的贺知章回家,难道不坐轿吗?
真是没来由的想法。也正是这样的没来由,印证了我是个俗人。

早饭清炒了春韭,真真满口春天的味道。
陈韭在去冬的雨雪里颓黄,爸爸看见了,索性把它们全部割去。立春后的草木长得快,不过一月的功夫,新韭已至半尺来高。

妈妈用腊肉炖了萝卜,她说许久没吃萝卜,开春后的萝卜还是那么好吃。她告诉我这些是笑着的,很是欢喜的模样。
想想常人的生息,便是这一张口的细碎。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