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桥村,你好

桃红、李白、菜花黄。真正是春事烂漫到难管难收。 “这油菜花长得真好,又高又壮,比我们学校的好多了。我们学校的油…

桃红、李白、菜花黄。真正是春事烂漫到难管难收。

“这油菜花长得真好,又高又壮,比我们学校的好多了。我们学校的油菜花年年好多人去看,踩得个稀巴烂。”芷涵站在油菜花旁,扶着其中一株说。
我笑着,说:“奶奶他们得靠它换油吃,自然要把它种好。”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最喜欢的还是桃花。
“人面桃花相映红”里的“红”,是在说桃花的红还是说人面的红呢?今日有友给我发来几张照片,每张照片里都氤氲着红,晕染着红。我仔细看了看,是几棵桃树,比我家门前的桃花颜色跳脱多了。
“碧桃花?”我在心里想。

胡兰成在《今生今世》里的开篇就写“桃花难画,因要画它的静。”于我,桃不仅仅是美,还有它暗示给我的某种说不出的神奇的力量。比如桃符,桃木,桃枝。
据说桃木与桃枝有压邪驱鬼的作用。我在怀孕期间,为祈祷能顺利生产,妈妈在门背后给我立了桃枝,床底下放了桃木。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桃枝、桃木一直陪伴着我,每每看到它们,我的心会莫名地多几分安心。
桃符自然是一种历史悠久的民俗文化。古人在辞旧迎新之际,用桃木板分别写上“神荼”、“郁垒”二神的名字,悬挂、嵌缀于门首,意在祈福灭祸。

饭后漫走,看见一个妇人在菜地拢土筑沟。她挽着头发,穿着雨靴,能干的样子。菜地边,几棵李花白扑扑的。树下,细细碎碎的花瓣,把地都铺白了。大声与她招呼,说她的李子树真美,菜园真美,妇人站起身,眼睛环视一圈,笑答之:“在乡下赚不了多的钱,就是看着这点子花、这点子绿,心情会很好。”

走至瓦池河公园那边,看瓦池河的治理了一半又丢在那,大堆小堆的土,高的矮的工程车在三月的阳光下安静着,散淡着,无奈着。
遇见从彩钢瓦拦住的工地里面走出来的男人在使劲剁脚。(他的鞋子上沾了厚厚的泥巴。)他嘴里不知在咕哝着什么。想到众生皆苦,生活总有困顿挫折,如此好的春光,兴许能给他一丝安慰。

该有多少人在等着这里开工呢?
该有多少人在等着这里的工程结束了结了工钱好过一截日子?
我不知道。
只知道邹先生他们最近一直在半停工状态,他说急也急不来。
生活来来去去,我们各有各的轨迹,各有各的定数。

从瓦池河那边回转,在小区看见菊在晒一床大花棉被。她的公公婆婆坐在门前边晒太阳边择野芹,神态安详。
一股子野芹的香味。

忍不住也采了一把野芹,一脸满足,不枉出去转了一圈。
回家,对着桃花李花油菜花拍照,在心底默默:小桥村,你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