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十五

元霄节在记忆里 是一盏四四方方的木头架子 灯笼 板刻的杨柳青年画 那个打鼓少年 是远比吉庆有余 远比小人书里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元霄节在记忆里
是一盏四四方方的木头架子
灯笼
板刻的杨柳青年画
那个打鼓少年
是远比吉庆有余
远比小人书里的内容
更吸引我

天一黑
从三姐手里接过灯笼
我们就出门了
乡村的架板庄子
从南到北 从上到下
一层层 一团团
一簇簇 三三两两的灯笼
开始聚拢

刚一出门
隔壁的老汉奶就喊开了
老人接过灯笼
仔细地照亮
窑洞里黑漆漆的每一个角落
和遗忘在角落里的那份虔诚
今晚老汉奶会给我们几个
她自己咬不动的核桃,枣……
平日里就没有这种待遇
还没走到她的当院里
她的拐杖就会抢先出来招呼
我们这群叽叽喳喳的
麻雀

老汉奶是队里的伍保户
无儿无女
甚至连姓氏都没有
老汉奶是队里的管饭处
是队长会计经常光顾的地方
老汉奶一炒汤
当庄里就香了
老汉奶一烙韭菜盒子
当庄里就cuan了
老汉奶伤害着
我童年的鼻孔
和咽到肚子里的
满嘴的涎水

老汉奶孤苦伶仃
我家姊妹伙多
又是邻居
便经常被呼来唤去
秋梅,喜玲,旦旦……
摇着门拴子
用拐杖光光光砸门的
老汉奶
就差要背走我家的
那两扇薄门板

后来窑塌的没法住了
我们搬到了四队马坊的西头
老汉奶住到了科研站的箍窑里
她临死的那年
驴声马叫唤地在涝池畔
喊了整整一个月
队长会计就趷蹴在门口
挡着不让人进去
我妈冲进去后哭着出来了
回到家,几天不吃饭……

如今的十五
找一个久违的木架子灯笼
不料打败打鼓少年的
居然是喜洋洋和灰太狼
记忆里黑漆漆的架板庄子
早已聚不起三二个灯笼
毁庄还田的平jian
断了回去的路
现在家家都cuan着
饭桌上都香着
而我的鼻孔早已麻木
连涎水都咽不到肚子里去
包括这个十五
包括这一段涩涩的回忆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