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胡达古拉(二十)

1、胡母的规划 胡母家今天是非常的热闹。因为伟才的女朋友和他确立关系,同意嫁给他了,这让胡母高兴万分。年三十晚…

1、胡母的规划
胡母家今天是非常的热闹。因为伟才的女朋友和他确立关系,同意嫁给他了,这让胡母高兴万分。年三十晚上就让儿子分别打电话通知女儿姑爷外甥们都来家里聚餐,说是有重要事情要商量。于是,胡达古拉一家子、妹妹都达古拉和丈夫孟和也早早的带着15岁的儿子巴特尔给姥姥拜年来了。
大姑爷乌力吉性格随和,对老规矩礼数并不怎么看重,乐得来丈母娘这里过年。胡达古拉为了给吴二叔一家缓和矛盾,又把朝鲁一家子带去,顺路打了个照面算是把拜年的礼节尽到了。二姑娘都达古拉的丈夫孟和是县城里的人,家里还有弟弟妹妹,爹妈也不太计较儿子媳妇在哪里过年的规矩礼儿。这样,两口子带着孩子今年大年初一,老胡家显得特别热闹红火。
胡母坐在沙发上,除了陪着外甥们说说话外,看着姑娘、女婿们忙活着炒菜做饭,乐得像小孩子一样招呼斯琴、巴特尔和儿子伟才打扑克,拿出不少崭新的钞票来给外甥、外甥女发压岁钱。快乐的时光过得快,不觉不知间,就到了中午了。客厅中间八仙桌上摆满了鸡鸭鱼肉酒水茶糖。
胡母看见宴席摆好,便招呼儿女们就坐。当大姐的胡达古拉准备为妈妈斟酒,胡母摆手示意她放下,拿起酒瓶递给儿子说:“今天得让伟才满酒,这是我们胡家请你们,你们都是客人。”
胡伟才笑了,接过酒瓶开始逐一斟酒。胡达古拉也笑了,瞅瞅妹妹都达古拉说:“伟才兄弟长大了,用不着我这大丫头片子了,还成了胡家的客人了!”
都达古拉:“好事哎,我们这回可是成了客人了。老兄弟哦,你可要好好招待我们嘢!”
图片
乌力吉和孟和不好说什么,只是陪着笑脸客套。斯琴和巴特尔也有些拘束。
胡母见儿子给女儿女婿们的酒杯都分别斟满了各样的酒水,自己也把门前的酒杯端起来:
“今年我是破例把你们都请来过初一,热闹一下。自打你们姐俩出门子之后,多少年了?有十五、六年了吧?巴特尔今年都十五了吧!自从都达古拉出门子之后,我们老胡家的年三十和初一、二都是伟才我们娘俩素素淡淡的过的。”
一听丈母娘的话如此庄重,俩姑爷渐渐收起脸上的笑脸,开始严肃起来。胡达古拉笑着说话了:“我的妈哎!你把气氛搞得这样隆重干什么啊!”
胡母不接大女儿的话茬,只顾按着自己的思路说话:“你们都知道,你爸爸去世的时候,你们姐俩都十多岁了,我竟然还怀了伟才。当时政府的干部动员我计划生育,说我都有两个孩子了,再要生一个孩子,一个女人拖累着三个孩子可怎么过啊!我说我要生!”
说到这里,胡母语调有些悲壮起来:“我就不信我生不出个小子来!干部问我,为啥非得要男孩?我说,我因为没小子,可受了老鼻子的气了!”
“那功夫,男女干一样的活儿,工分就不一般多。男的十分,女人就八分!这还不算,我和你爸爸结婚都十来年了,你们姐俩也都大了,还在一铺炕上挤,想着批一处房基地盖三间房子吧,一找大小队干部,说是我们没儿子,不够条件!”
胡母停了停,咬了咬牙,接着说:“最可恨的是那个小吴老二,不批就不批吧,还笑话我!”
“人家也给咱们批了房基地了,您还记仇呢!”胡达古拉笑着接茬说。
胡母说:“我生儿子了!他敢不给我房基地?”

“还小吴老二呢,现在也是老吴老二了,也是咱们村多年的村官领导了。”妹妹都达古拉也插话说。
“也倒是,这吴二叔的村主任在你们王府村还当得挺稳当,都连选连任好几届了!”孟和插话。
胡母一听,鼻子哼了一声说:“村主任那点儿工作,是个‘好汉子不喜得干,熊汉子干不了’ 的活计!咱们王府村里有尿的男人没人希得和他争。只要有人站出来,他立马儿就得下台!我的达古拉是个女的,要是男的话,早就把他顶下去了!”
孟和不同意丈母娘的观点接口说:“妈啊!男女平等的法律从建国的时候就颁布了,都五十多年了,您咋还是老观念啊!叫我说,大姐就干得很好,要是竞选的话,也能选上,肯定比他吴老二干得好!现在,从中央到地方,哪一级不都有女领导干部啊!”
胡母说:“那是大官,大官好当。村主任这个活计,女人不行!”
孟和说:“国外还有女首相呢!”
胡母说:“那是国外,咱们中国不行。”
孟和说:“外地有许多女领导干部,都干得挺好!”
胡母说:“外地行,咱们这儿不行!”
伟才接上话茬:“我同意我大姐当村主任!我毛遂自荐当竞选拉票委员会主任,把吴老二干掉!”
胡母对伟才瞪一眼:“你咋不想想自己去竞选村主任?”
伟才一伸舌头。
图片
“妈哎!你没想过吗?你顶着那么大的压力,生了我老兄弟,算是有了主心骨。万一你要是再生出一个和我们一样的丫头可咋办?”都达古拉也插话问了一句。
“要是再生出个丫头片子,要不我就掐死她!要不我就去死!”胡母说得挺狠。
“我的亲妈哎!干啥啊?大年正月初一就像痛说‘革命’家史一样,什么死了活了的?你也不忌讳了?咱们女人就这样不值钱啊!我们就是为了男人才活着的吗?”胡达古拉笑着嚷了起来。
乌力吉笑了:“圣经说,神就是用男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所以,女人离不开男人。”
“去你的吧!男人就能够离开女人了?我看男人更离不开女人!那朝鲁要是年前不把金凤接回来,这个年他兴许都过不来!”胡达古拉攻击乌力吉是一点客气不留。
“咋回事?”胡母也从悲壮的情绪里摆脱出来了,一边吃菜,一边问话。
斯琴便把年三十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对姥姥告诉了一遍。
“报应啊!当年他笑话我,说我没儿子,连一块房身地都不给批。他倒是有两个儿子,现在不也是为没有孙子着急!”胡母开心了,又端起酒杯来说:“再喝一杯酒!算是我和去世你们的阿布敬两位姑爷的,我有事要求你们!”
乌力吉和孟和端着酒杯站起来:“阿嫫您有事就说!我们担不起!”
姐俩心里也纳闷儿:老妈今年这是咋了?
(未完待续)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