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考

路遥的小说《人生》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对于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而言,…

路遥的小说《人生》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对于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而言,中考,应该是“紧要处”那几步中的第一步,这一步迈出去,才能步入更大的殿堂,搭上更好的平台,成就更好的人生。
我们那一代人,中考之后,有一部分孩子将会考入高中,向着大学这个更辉煌的目标迈进;有一部分将会考入中专,把农村户口带出去,而且能找一份比较稳定的职业;还有一部分成绩差的同学进入技校或者职业中专,学习一技之长;最惨的一部分同学只能回家当小工或者修理地球。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我的初中生涯是在离家五里路的盘古庄联中度过的。从初一到初三,整整三年,我们村这一届有二十多个孩子,无冬历夏都是步行翻过两座小山岗才到学校,一起迎着风雪,一起踏着泥泞,转眼就到了毕业季。村里原先一起入学的二十多个孩子,坚持到中考的只有十七个。三年的联中的确是遭罪,中午学校没有食堂,只能自己带饭,那时候条件差,中午就是一块饼子或一块馒头,再从家里拿块葱头或者咸菜疙瘩就着吃。到了冬天,馒头和饼子硬得像石头蛋子,也得犟着吃,因为肚子里少东西,我们又是长身体的时候。
有一次,郭俊辉拿了个咸鸭蛋被我瞄见了,肚子里的馋虫狠狠地抓挠着我的胃,趁着下课的空当,我把咸鸭蛋抠了个眼,把里面掏着吃完了,蛋壳放在他桌洞里。到了中午吃午饭的时候,他发现了鸭蛋成了空壳,瞬间红了眼。问我是不是偷吃了,我做贼心虚,再加上旁边有告密者,也不得不承认,他拿着小铁锯磨成的小刀,不由分说,朝着我肚子就是一下,嘣地一声,小铁锯断了。幸亏当时是冬天,我穿的厚棉袄,里面还有毛衣和卫生衣,才没有受伤。三年的风风雨雨,转眼间过来了,四邻八乡的同学们都有了感情。

那个时代,七月是个改变命运的月份,从来都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被称为黑色的七月。高考是七月七号、八号、九号三天,结束后接着便是中考。我参加的中考是在九四年七月十二号和十三号,考点是在黄山路学校。那时候汽车很少,所以没有包车,也没有家长接送,中考都是自己骑自行车去,个别不会骑车或者有残疾的同学,都是由班里身体比较强壮的同学带着去。
一大早,班主任崔政令老师领着班里的学生,三人一帮,五人一伙,骑着自行车,从盘古庄往东趟过乳山河,经过泗水头、桑行埠、泸上才到了老果汁厂那。我家的自行车是三代单传,老化严重,干蹬腿不赶道,而且还把我的腚磨得生疼。我于是一边走一边埋怨家里,看着那些骑飞轮的同学,心里真是羡慕得要命。那个年代交通条件不便利,我们很少有人去过夏村,一切都觉得那么新奇,看着高楼大厦,看着城里人穿着时髦的衣服,心里兴奋而又紧张,以至于赶了二十多里路,也没觉得累,甚至有点意犹未尽。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到了考点,有人说,快看,对面就是一中,放眼望去,一中新盖的三栋教学楼气势恢宏,中间还有游廊相连,心中真是又向往又敬畏。那时候一中不仅是乳山最高学府,在全省也是数一数二的好学校,我心想,要是能考到这里来就好了,不过我又对自己说,哪里有那么容易,能进入这里的都是尖子里的尖子。考点的院子里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群,有的谈笑风生、有的神情紧张、有的在相互打气加油……印象最深的是一位穿着连衣裙子的城里小姑娘,戴着眼镜、扎着两个马尾,正在和同伴们说说笑笑,在这么紧张的气氛里显得格外与众不同。后来入学之后,我和这位小姑娘恰好分到了同一个班里,这是后话。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那时候参加考试没有父母陪,一切都靠自己,进了考场,想想考前老师的嘱托,仔细审题,合理搭配时间,不死抠难题等等。第一场语文,除了刚开考的十分钟心通通通跳之外,觉得和平时的考试没有什么大差,全部的题做完还有二十分钟,我又仔细检查了一遍。两个学科之间有四十分钟的休息时间,我们几个还在校园里逛了逛景,人家城里的学校就是比村里的高级。中午我们都是自己带的饭,这顿饭不比平常,都是父母精心准备的,我们几个好朋友凑在一起,找个阴凉地一坐,你吃我一口,我吃你一口,其乐无穷。我妈也没给我准备什么好饭,烙的媳妇饼,两个咸鸭蛋,一提咸鸭蛋,就想起小铁锯磨成的小刀,我妈也是,在她的印象里媳妇饼就是最好的东西了可能。

六个学科统共考了一天半,感觉发挥正常,除了化学和数学各有一个大题不会之外,其余题好赖都做完了。考完试,我们骑着自行车往回走,走到老车站那,我使个眼色我们几个就溜出了大部队,朝着河滨公园去了。早就听说有个河滨公园,还从来没有去过。我们四五个人到了河滨公园,趴在栅栏外往里看,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里面有亭台楼榭、各种动物,假山,水里还有船,走到大门口才知道,人家还收门票,每人两块钱,我们舍舍疼,买了门票,进去开了眼界,我们都从来没有坐过船,心里都痒痒,过去一打听,每人五块,我们伸伸舌头,只有坐在岸边干眼馋。溜达到河滨公园西南角,有处荷花池,旁边有个大姨让我们照相,照相倒也不贵,一人一块五,可是需要三天后来取,一寻思,吃胖了走瘦了,于是没有照相。这时候,我们看到几个孩子从荷花池边的栅栏缺口处钻了进来,我去,这门票不白花了么,心疼懊悔,可也没办法。
回到家,父母问我考得咋样,我说就那样,他们也没有再问,妈说,明天就跟我上山薅草,你爸去闯东家,地里的草都有庄稼高了。我心想,这是亲妈么,中考结束也不让放松下,可是我又能说什么呢?第二天,天不亮就把我叫起来,“趁着日头没出来,赶紧上山”,我们娘俩上山,干到九点多太阳毒了,就回来。干了三个周的农活,有人捎信让第二天去学校拿分,我们村一个老师跑到我家来,“大光子,你考上了,考上了一中。”我高兴地老大一会没有返过神,妈在一块嘟囔,“哪里赶上考个文登师范,早点把户口带出去,早点挣钱。”

今年受新冠肺炎的影响,中考推迟到今天才进行,今天是中考的第一天,走到考点外,看到很多等待孩子的家长,他们紧张的表情不亚于自己在经历一次考试。我的一个好朋友的孩子也是今年中考,他告诉我,失眠好几天了。其实大可不必这样,我担任毕业班班主任多年,中高考绝对是平日里实力的体现,高考不是烧香拜佛,也不是撞大运。“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虽然是人生的重要关口,但是仍需要平常心对待,只要正常发挥自己的成绩,每个人都是胜利者。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