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亲的拖鞋约定

小时候的家,经常缺这缺那,且不说大件,小到一个书包,一双鞋,都不能得到及时供给。 十一岁的夏天,从镇上集市发生…

小时候的家,经常缺这缺那,且不说大件,小到一个书包,一双鞋,都不能得到及时供给。

十一岁的夏天,从镇上集市发生流行到村庄的凉拖鞋,在家境稍好的同学脚上,显得足下生辉,从看一眼到借穿一下,再想拥有一双,一念呵成。回家便跟母亲说起自己时尚新潮的拖鞋愿望,低头忙活的她似乎没有听见,我提高嗓门几次无果之后耍起了我的小脾气,哭哭拽拽,不情不愿,用尽所有能想到的法子博取了母亲一句轻描淡写的回复:期中考试拿到第一再说。

在绝望中我看到了希望,像迷航的小艇突然发现了亮着红光的灯塔,在苦苦熬过期中考试前数不清的日日夜夜之后,我把希望变成了现实,如愿拿到期中考试第一的成绩,一路跑回家,恨不得将脚上的千层底手工布鞋扔到一个连自己都看不见也捡不回来的角落,那样便可以为获得一双漂亮时尚的新拖鞋增添胜算的筹码。

母亲没有食言,带我来到镇上,集市不大,我老远就看见卖拖鞋的商店,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成为一双拖鞋的小主人,那种幸福与激动,远远超越了现在小孩不用争取就可以获得一顿米其林大餐。

我加快脚步走在前面,来到朝思暮想的拖鞋摊子前,不用选择的相中了班里同学穿的同款,回头看母亲还在后面,在卖小吃的摊前停下来了,旁边还有一个约摸跟我差不多大的蓬头垢面的孩子,我有些急不可耐,快速跑了过去,看到母亲已经买了两个碗口大的烧饼,然后又买了一袋馒头,我盘算这有吃有穿的赶集,心想她是要加倍奖励我这个期中考试第一的学霸,心头掠过一丝醉人的春风,像凯旋归来的士兵,准备接受这理所当然的犒赏。

但我接着看到她把买好的烧饼和馒头递向那个蓬头垢面、眼神呆滞的孩子,那孩子便像抢夺似的接了过去,立马消失在我像追光一样盯着他的视野。我茫然若失,烧饼摊主递过来一句话,大姐,你给他送这么多吃的,这傻子将来是没法还你这份人情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明白了那吃的根本就没有我的份,是母亲买来送给街头流浪的傻孩子的,我仍然不失望,因为我心里燃烧的火焰聚焦在拖鞋上,只有拖鞋在那一刻才能平息我呼之欲出的急切念想,我拉着母亲走到拖鞋摊子前,示意她我相中的那双,母亲拿起那双鞋,问店主价钱,四块,她看了看放下拖鞋,问店主有便宜的吗,店主回复这是最便宜的,还有五块八块的。

母亲显得有点难为情,朝拖鞋摊上看了又看,然后又用商量的眼神看了看我,说这拖鞋怎么穿也不方便,我的情绪立马变了风向,委屈与怨愤起来,我明白她已经无力兑现我们的拖鞋约定了,因为买了烧饼和馒头,透支了买拖鞋的预算。

我全然不顾店主与其他顾客的存在,不顾她因为手头钱不够而捉襟见肘的窘境,顾自失望与委屈,涨潮的泪水决堤了,我哭闹起来,像两三岁的小孩被拿走至爱的玩具,她开始苍白的许诺下一次考试得第一再来,表示愿意用买烧饼馒头剩下的钱满足我吃一碗面来临时补偿,我拒绝了,因为任性,也因为看到她的难堪慢慢心软了下来。

回去的路上,母亲絮叨不停,说同是父母生的傻孩子比我可怜,给他一点吃的应该,我矜持着倔强的外表,心里慢慢腾出空来装下她这些话。后来我拿了不知多少个考试第一,那双我曾经为之神魂颠倒的拖鞋再也没有被我提起。

在前不久刚过去的春节,我跟她谈起这往事,她仍然记忆犹新,顺道把外婆教她做人做事的土味家话跟我说了一遍,小学文化的母亲,一字不漏的将祖辈的可贵传统承袭下来,践行一生。

如今母亲已年近七旬,质朴得像一件水洗无数次掉了颜色的麻布大褂,配合她毫不更新的时代观念,时刻叮嘱我们善良待人、勤勉做事。在她的人生格局里,用勤劳善良编织一生,便是踏实富足的一生。

谨以此文献给我质朴平凡的母亲曾庆兰,祝天下母亲三八妇女节快乐,健康平安!

© 来源/作者:何小艳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