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走过这间咖啡屋

华子打来电话,问我九华山花台的映山红可开了?他要带着小琴来花台赏花。末了,他不忘说一句:“叔,现在时间都归我自…

华子打来电话,问我九华山花台的映山红可开了?他要带着小琴来花台赏花。末了,他不忘说一句:“叔,现在时间都归我自己,城里的咖啡屋关掉了”。

华子从乡下到城里谋生,继而关店重回乡下,他经历的过往还是有些说头的。

01

华子是我们东圩埂后生,论辈份比我小一辈,说岁数也就小我十来岁。他是继我之后东圩埂最有希望考上大学的人,却因家里出了点事情,将这个间距拉长为22个年头。华子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疫情后,痛下决心,关掉在省城开的咖啡屋,带老婆小琴回乡下,跟大舅哥后面养龙虾,套养些泥鳅,往农家乐方向发展。
小琴的两个哥哥是我初中同学,我听他说,小琴对华子的这一决定抑制不住的乐。那天在城里装车时,小琴一直在笑,华子说她没心没肺,生意倒了,还穷乐。小琴挽着他的胳膊,“就是回乡下讨饭,也比你在城里意乱情迷强。”华子本来有气,甩开她的手,闷头往皮卡车上装东西。
他们从东圩埂去省城转眼快二十个年头了,先打工,后开家小饭店,都没攒下钱。华子坚持在大学城附近开了个咖啡屋,时光久了,反倒攒了一套城里的房子,还有一个门面。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我大学毕业好多年,华子去金牛中学读高中,他不仅学习好,还无师自通蓝球打得特别好。成绩好,一脸的阳光,喜欢他的女同学很多。街边上的姑娘小琴是其中一个,当时像灰姑娘似的,排不上队。后来华子落小琴手里,这与她的两个哥哥有很大关系。他们从小宠着小妹,见小妹真喜欢华子,农忙时,两个哥哥主动来华子家搭把手,先把华子家田里大活干得差不多了,才回去忙自家的活。小琴的两个嫂子逮两条鱼,也要跑来送一条鱼给华子家,华子妈逢人就说小琴一家人都好。
华子原本稳当当的能考取大学,他高考那年初春,父亲去世前闭不上眼,都说老人有心愿未了。华子妈大声说:“老头子,你儿子会娶小琴过门的!”老头子喉咙直响,眼睛睁得老大。邻居们赶紧说,“华子,你答应你爸吧,让他安心上路!”华子哭了,“我会娶小琴做您儿媳妇!”华子守孝当月,小琴彩礼没要,就嫁过来了。乡下习俗,热孝期间不婚娶,三年内不能婚娶。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华子没能参加高考,他跟东圩埂做瓦匠的堂兄进了城,到公安局新大楼工地上做小工。小琴生下儿子刚一岁时,就把娃儿丢到娘家,缠着跟华子进城打工。一来她离不开华子,二来她也担心城里花里胡哨的,生怕华子受不了诱惑,得近距离盯着他。小琴先在一家酒店当服务员,做熟了就逼着华子跟后堂师傅学厨艺,免得他在工地上学坏。上次春节回家酒多了,他跟同学吹牛:“你们知道公安局大楼是怎么盖起来的吗?”大家乱猜一通,他眼睛红红的说,“你们都猜错了,大楼是嫖客打的桩,小姐灌的浆。”瞧瞧,这样的话都能从他嘴巴里说出来,再不看紧点还了得?!

02

又一年春节回家,小琴两个哥哥商量,“你俩熟悉饭店,让两个嫂子进城帮你们,开个小饭店。”华子想起常去的学校旁边小饭店,进出的人流不少。两个大舅哥陪他实地考察,正好有饭店贴出租告示,约好户主,华子一大家人来,当场拍板租下来。两个舅哥开辆货车,连沙带水泥、涂料全拉来,男女上阵,学生开学前,小酒店已焕然一新。华子亲笔写出菜谱,特别注明:学生只收菜金,吃饭不要钱!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小饭店生意火,进出的多是学生,三五个人点几个素菜,加一个荤菜,男生们能加三次饭。看上去很火的生意,一年算下来,抵了房租,没有余款,还没算上舅哥自产的大米与菜钱。胖二嫂一拍大腿:“这些伢们,把我们饭店当小食堂了,我们白白给他们做了一年的饭!”第二年,两个嫂子借口孩子上学不肯来了,华子俩口子硬撑着干了半年。
华子有一天去买菜,一个气质出众的女人老看他,听他声音后,上前问:“你是不是金牛中学打蓝球的华子?”华子看她好眼熟。“我是凤妮呀,老同学。”女人笑容满面。华子这才想起来,那年这个同班同学考上武汉大学,轰动全校。凤妮白述在这附近一所高校教书,华子报了自己饭店名字,让她有空过来看看。凤妮很是惊喜,“哦,就在我们学校西门,改日我去看你。”
凤妮到华子饭店是下午,带来了两大袋咖啡,她刚从海南旅游回来,这咖啡产自兴隆,纯正的海南香味。她亲自调制出三杯,一缕闻起来糊糊的香味溢满了小饭店。小琴端起一杯到门口坐下,给华子腾出空间好说话。凤妮用小勺轻搅咖啡,笑逐颜开。恰好此时,有一对学生情侣进店,女生嗅嗅,“好香啊!”男生一边上二楼,一边说,“老板娘,冲两杯咖啡,送小包厢来!”小琴手足无措,凤妮帮冲了两杯,示意小琴送楼上去。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楼上小包厢里的两个人什么时候走的,不知道。小琴去收拾时,见杯子底下压着20块钱,地上一堆餐巾纸。她边收拾着餐巾纸,边叽咕着,“屁孩子,又不干好事。”这样的事情,她早已见怪不怪了,伢们看上去还没有发育成熟,却一点也舍不得浪费青春,逃学到学里来嗨哟一阵子,爸妈不心疼,小琴倒心疼起这大把的餐巾纸了。
凤妮走后,华子晚上在床上明显睡不着。悄悄起来找出凤妮临走时丢下了一包咖啡,煮沸了水,冲了一杯咖啡,独自端坐窗前发呆。小琴也没心思入梦,在床上不时翻滚一下。两人各怀各的心思。
次日,华子开始忙碌起来,把二楼三个包厢隔成了六个小包厢雅座,他叮嘱妻子买些好的卫生纸放各个包厢雅座,并在小饭店门口贴出告示:“本店下午专供海南兴隆咖啡,小包厢免费。”

03

一楼饭店没生火,二楼咖啡却异常香。渐渐的,来喝咖啡的学生排队,他们都不愿坐一楼,耐心等楼上小包厢空出来。

小琴是一个结过婚的女人,每天清理包厢雅座里垃圾桶卫生纸,忽然明白那餐巾纸上粘乎乎的东西是啥,不由得脸都红了。她既心疼那些看上去还未发育完好的女孩子,就这样草率地在这巴掌大的小包厢做了件在乡下女孩子看来非常神圣的事情。她的心里窝着一股无名火,有事没事便跟华子发脾气。华子每次都劝她,“这些都是成长过程必须的经历!”“莫不是你也还想要这经历吧?”小琴一想到风妮气就不打一处来。
小琴明显感觉到凤妮来咖啡屋的次数多了起来,而且看华子的眼神一次比一次更暧昧。凤妮的老公在国外,两个人来来往往见一次面,也是难得的事情。她每次来店里喝咖啡,小琴隐隐约约也听了个大慨,他们是大学同学,在樱花树下私定了终身,考研后在不同的学校,此后她来这所高校任教,而老公却去海外留学,至今也没有生个一男半女,依旧是单身的模样。像她这年龄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一个单身有学问的女人,又不能随便,这寂寞的长夜里来找中学同学华子品一杯咖啡,自然成了最好的消遣。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5张

小琴思前想后,渐渐感到华子处在一种极不安全的境况。开门纳客,来者都是客,总不能将凤妮拒之店外吧。这些年自从这“咖啡屋”开张以来,生意好得不得了,夜静更深时依然有学生络绎不绝来,时常到凌晨还关不了门。当然,这些年间在城里买了一套商品房,还在政务区买了一个门面房,这都归功于“咖啡”。只是,现在老公身陷险境,所有的咖啡都是凤妮从兴隆和国外引进的,若不将凤妮拒之店外,自己的老公又越来越危险。
小琴失眠了。
这期间,小琴的咖啡屋还引来过两个警察,他们是来查处咖啡屋是否涉黄。小琴吓得直抖,躲在一边听其中一个警察是金牛的,原来是华子同校同学,那年招飞选走的,只是一上飞机便晕,只好转业了。他与华子同学,这事儿就小了,他带同事在一楼喝茶,使眼色让小琴上二楼去。小琴忙不迭地收拾干净后,他们才上楼,转一圈走了。

警察走后,小琴问华子真查出问题乍办?“罚款呗,不然他们哪来盖大楼的钱!”小琴这才想起来华子那年在老家吹牛时说的话,“大楼是嫖客打的桩,小姐灌的浆”。这头闷骚的驴心里象明镜似的。小琴气呼呼的,“肯定是马路对面520宾馆人闹的鬼,她们开的钟点房那么贵,还要登记身份证,傻瓜才去呢!”
这以后,华子也让那个飞行员校友带些同事来吃饭,他专程回老家从舅哥那弄来野生黄鳝,偶尔还有野生老鳖。再遇上检查时,华子提前把二楼包厢清空,干干净净的。
华子回乡下的事,事前没告诉凤妮。她老公留学归国,也在这所校园里教书。华子用绳子绑紧车上东西,小琴坐在副驾驶,路上竟破天荒听华子在唱歌,“在希望的田野上……”。
这个闷葫芦,关了咖啡店,心里干净轻松了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