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快乐一会儿

中午提前来到伙食团候饭,看到了让人忍俊不禁的一幕。工人们已经备好了所有的饭菜,他们趁这个空隙,取下口罩,拿着炊…

中午提前来到伙食团候饭,看到了让人忍俊不禁的一幕。工人们已经备好了所有的饭菜,他们趁这个空隙,取下口罩,拿着炊具在模拟舞台表演。一个姐姐双手握着一米多长的大铲子,像吹长号一样的姿势,鼓着腮帮,对着铲柄做出使劲吹奏的样子,身子还有节奏地晃来晃去。另一个姐姐则一手拿着一把长柄汤勺,配合她的节奏在空中舞来舞去,舞到兴致高时就敲击一下。其他几个人坐在下面围观,一边拍视频,一边喝彩,笑得前仰后合。笑声越大,两位姐姐表演得越是卖力,摆着更加夸张的造型,让大家尽情拍、尽情笑。
前来打饭的几位老师没有打搅他们,静静地站在后面欣赏,都自然而然地跟着扯开了嘴角。
快乐并不需要特殊的理由,仅仅因忙碌中拥有了一小段休息的时间,想让身体放松一下,让灵魂也快乐一会儿。这让我想起了主持人孟非在《随遇而安》中描述他早年当印刷工人的日子,小小年纪,每天干着最累的活儿,领着微薄的薪水,滴水成冰的寒冬长夜,最渴望睡觉的时刻,却不得不起来烧锅炉……可轮到休息的时候,他的身边总是围着一大群工友,听他津津有味地讲故事和笑话。

随便聊聊的图片

艰苦的岁月里,选择一种快乐的生活态度是多么重要!格拉索说,笑是一种没有副作用的镇静剂。每个人都渴望得到这种镇静剂,因为每个人都需要快乐,就像需要衣服一样。
曾读到这样一个故事:
一位访美中国女作家,在纽约街头遇到一位卖花的老太太。这位老太太穿着相当破旧,身体看上去也很虚弱,但脸上的神情却是那么祥和兴奋。女作家挑了一朵花,说:“你看起来很高兴。”“为什么不呢?一切都这么美好。”“对烦恼,你倒真能看得开。”女作家随口又说了一句。岂料,老太太的回答更令女作家大吃一惊:“耶稣在星期五被钉上十字架时,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一天,可三天后就是复活节。所以,当我遇到不幸时,就会等待三天,一切就恢复正常了。”
“等待三天”,一句简单的话,却道出了一种乐观的生活方式。我们得适时抛下烦恼和痛苦,用一种愉悦的心境去捕捉幸福,体验幸福,让灵魂也快乐一会儿。
布雷默说,真正的快乐是内在的,它只有在人类的心灵里才能发现;伊壁鸠鲁说,所谓的快乐,是指身体的无痛苦和灵魂的无纷扰;爱默生说,快乐就像香水,不是泼在别人身上,而是洒在自己身上……每个人对快乐的诠释大同小异,心境也是如出一辙。

生活中也有很多不快乐的人,往往因为一些不太重要的细节所牵绊,桎梏了灵魂,把快乐赶得很远很远。
前不久听到这样一个故事:
几位白领到海边度假,让其中一个人去买啤酒,一会儿,买啤酒的人回来了,大家吹着海风,喝着啤酒,很开心。这个时候,有人问那个买啤酒的人,这里的啤酒价格如何?那人说非常便宜。有人追问:“那要多少钱?”那人客气地说:“十元。”有人说:“天哪,这样的啤酒要十元,景区外面只要三元就行了。”大家一听,都把手中的啤酒杯放了下来。大家仍然吹着海风,那些啤酒再也没有人喝了。
快乐本来很简单,“吹着海风,喝点啤酒”,毋须追问,毋须清醒,好好享受当前这种美好就足够了。郑板桥的人生哲学里有重要的一课,就是“难得糊涂”,太过清醒和精明的人是得不到快乐的。我们就学着糊涂一点吧,让灵魂真正快乐一会儿。

快乐是身体的放松,灵魂的舒展,是幸福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快乐是一种情绪,容易被感染,也容易被驱散,当快乐降临的时候,让自己傻一点,呆一点,好好地享受一会儿。快乐没有好坏之分,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选择了快乐,就必然会快乐。
你有多久没有快乐了?不要忧心,马上扯开嘴角,静静听听自己的心跳,可否听见,快乐缓步而来,正萦绕身边,灵魂开始快乐地飞翔……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