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果树瀑布

时隔四年,再游赏黄果树瀑布。上次因脚力不得劲,主要行走于上游陡坡塘瀑布和下游的天星桥几公里“有水皆成瀑,是石总…

时隔四年,再游赏黄果树瀑布。上次因脚力不得劲,主要行走于上游陡坡塘瀑布和下游的天星桥几公里“有水皆成瀑,是石总盘根”的景观,遗憾没有走近进大瀑布和水帘洞,这次直奔遗憾而来。
买票、排队、行进,我们顺着山弯一步一步地向前移动, 只能听“訇訇声闻十里外”,却不能见“万里水汇一水大”,好生着急。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多么期待可以马上通过放行关卡一睹为快呀。一个等,两个等,三个等,近了,近了,到关卡了!轰隆隆的吼水声越来越响,看见瀑布的全身了!如此气势磅礴的瀑布,却难以用语言表达出来。身边的人都快活地“哇!哇!”直叹,不停地指指点点。

随便聊聊的图片

行进在大瀑布侧面百十米的小道上,感觉全身都被震颤。宽大的瀑流似巨练合股飞空,声如闷雷,气势雄厉。水流像着了魔一样,连绵不断地砸向犀牛潭。潭中乳花爆裂,水浪翻涌飞溅,秒杀了一大众人马的呼喊。浓浓的水雾在瀑流争先恐后的撞击下不断地生成,不断地弥散,整个犀牛潭的空中仿佛仙气氤氲,白得透亮。徐霞客老先生如此描述:“捣珠崩玉,飞沫反涌,如烟雾腾空,势甚雄伟;所谓‘珠帘钩不卷,匹练挂遥峰’,俱不足以拟其壮也,高峻数倍者有之,而从无此阔而大者”。实乃震撼!
我们的周围全是水汽。雾珠扑到脸上、手臂上,清凉清凉的,在这样的大夏天里煞是享受。几十米路程没走完,我们的头发已湿润润的了。太阳照射过来,白花花的瀑布前,一挂弯弯的彩虹横卧半空,格外醒目,给整个犀牛潭增加了几分魔幻的味道。我们都很惊喜,可谁都不再说话,实在想表达就打个哑语,因为临近瀑布,嗓门儿提得再高也无法叫醒旁人的耳朵。

走近瀑布,小路延伸到后方壁崖中,黑咕隆咚的。潮湿的路边立着一块水润的石头,上面竖写着“水帘洞”三个红色大字。原以为是在瀑布后崖上开凿的一条通行小路,没想到真有一个洞府。“水帘洞”之名大概是从《西游记》中迁移出来的。
我们穿了雨衣,走进水帘洞。里面还算空旷,长长的洞穴没有规则可言,拐弯抹角的,约有百余米。洞壁没有开凿的痕迹,应该是一个天然溶洞,大概因为水流天长日久的侵蚀而形成。洞里湿淋淋的,洞顶在漏水,崖壁在冒水,地上在淌水,门口更是遮天蔽日吼叫着的瀑水。站在洞窟边沿零距离与瀑布对话,只有听的份儿,没有说的格。瀑布形成极厚极厚的宽阔水帘疯狂地下坠,惊天动地,生生不息。其间被巨大的崖岩改道的瀑布,显得与众不同,像被激怒的巨人,发出力拔山兮的狂笑之声,冲撞着山岩,冲撞着同伴,桀骜不驯地彰显着自己无穷的生命雄力。

“众流赴壑急如梭,泻作层滩千尺波。”行走在伟岸的瀑布脚下,成群过往的人如蝼蚁一般,是如此的渺小。我们裹着雨衣,在水魔窟里小心翼翼地行走。不敢在水帘洞里停留过久,外面的水注帘一阵赶一阵地冲着洞内恐吓个没完,仿佛稍不留神就会取走几个人命。走出洞穴,像做了一次探险归来,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紧张的小心脏总算回到原来的位置。褪去雨衣,身上也是湿漉漉的。使劲张张嘴,揉揉被震得发木的耳朵,我们一家人向白水河下游走去。
黄果树瀑布河叫白水河,古时候这瀑布就叫白水河瀑布,后来因本地一带广泛分布着黄葛榕树,从而更名为黄果树瀑布,也叫“黄葛墅”瀑布和“黄桷树”瀑布。

瀑布下游的河面很宽,水流的速度也随之缓和开来。河水变清了,恢复了绿莹莹的颜色,在宽大的河床里偶尔打个趔趄,欢快地奔跑。两岸都有观景台,高低错落,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欣赏大瀑布。游人们争先恐后,选着各种姿势,举着手机和相机,左怕右拍,巴不得把这神奇的灵水咔进行囊里捎回家去。
黄果树瀑布让人叹为观止,其实它只是这一带瀑布群中的一景,因为最大气、最壮观而成为了贵州瀑布群的代名词。沿着白水河上行下行,都可以欣赏到风格各异的瀑布。以黄果树瀑布为中心,上游的陡坡塘瀑布像是老大,“但见其上横白阔数丈,翻空涌雪,而不见其下截,盖为对崖所隔也。”在86版的《西游记》电视剧片尾曲中集集出现。下游也分布着十多个层级不同的瀑布,引人入胜。四年前我们一家就追着瀑布群着跑了个全程。没有细数过,据说白水河上下,一共分布着18个大小不同的瀑布,被称为“三大阶梯,九级跃宕,十八飞瀑。”正如辛弃疾观瀑后赋诗曰:“白水浩荡群山中,骤止断崖跌九重。声若雷滚撼天地,势如江翻腾蛟龙。”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