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的安徽

又是一年洪水季。 几天前,通过网络上流传的视频得知,安徽屯溪老大桥被洪水冲毁,这座始建于明嘉靖十五年,有着48…

又是一年洪水季。

几天前,通过网络上流传的视频得知,安徽屯溪老大桥被洪水冲毁,这座始建于明嘉靖十五年,有着485岁历史的老大桥,既是徽州文化里的一个重要载体,也是几代安徽人的记忆。今夕,轰然倒塌,实在痛心。

随便聊聊的图片

几年前,曾带我父亲去黄山,一向对旅游提不起兴致的老年人,主动提议,要求我顺路带他去一趟屯溪,去看看屯溪老大桥。六墩,七孔,桥面是由青石条砌成的一座连环石拱桥,桥身古朴,虽显沧桑,倒也别具特色,我父亲站在桥上感慨:“看过了,不遗憾了”。

“新安江水碧悠悠,两岸人家散若舟。几夜屯溪桥下梦,断肠春色似扬州”——如同诗里写的一般,这座桥,以其独特的姿态,在许许多多安徽人记忆中占有一席之地。

桥也有生命,送别屯溪老大桥,今天,想再次(几年前写过一篇关于洪水,见公号旧文)聊聊摧毁大桥的罪魁祸首——洪水。

作为土生土长的安徽人,印象里,大大小小的洪水曾历经多次。

且就说说1991年吧。关于当年那场洪水,今时今日,再查阅当年的资料,都是用“特大洪水”这样的字眼,来形容这场重大水灾的。

有多大呢?我将仅有的一些记忆片段串起来。

我的家乡地处圩区(沿江滨湖等低洼易涝地区),依稀记得当年,父母响应村里号召,去圩里修河堤,预防洪水来袭。时至洪水季,连续多日强降雨后,水位越长越高,眼看形势严峻,“破圩”在即,父母果断将我送去姥姥家,然后和及村里人一起,只身加入抗洪抢险,装土袋,筑堤。

多日后,在我胡搅蛮缠之下,姥姥终于答应送我回家看看。但走着走着,眼前一片汪洋,那条通往我家的小马路,已被洪水淹没的没了踪影。我穿着一条小短裤,双腿埋在水底,放声嚎啕大哭……那年我9岁。

这次洪涝,让我家以及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乡亲,生活变得尤其艰难。很多年之后,我从各种资料里看到,当年,安徽全省受灾人口达4800多万人,占全省总人口近70%,死伤几百人,农作物受灾面积430多万公顷,各项直接经济损失近70亿人民币。

后来,有不少坊间传言,说当年安徽原本可以不用这么惨烈,但安徽又不得不承担她的历史使命——炸坝泄洪,保隔壁。

这场“特大洪水”,于我父母而言,实乃一场天大的灾难。但于我们这些孩童而言,也不都是惨痛的记忆。

当后来,父亲用小船将我从姥姥家接回时,我才知道,洪水已淹到了我的家门口,与家里的门槛持平。人坐在门槛上,一只脚在家,另一只脚可以戏水玩耍。而且,如果要出家门,就必须靠划船才能出行,但那会儿,船是稀缺的。

为了安全,大人虽明令禁止,小孩不允许私自划船或下水游泳,但只要趁父母不备,我们就会纷纷出动,拿出家里的洗澡盆(80年代木制的大盆)出去划水。有时候,划着划着,盆翻了,喝几口水,扑通扑通几下,湿漉漉的再爬起来,把盆翻过来继续划……

少年不知愁滋味。

当大人们焦头烂额,不得不为接下来的生机一筹莫展时,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除了顽皮戏水,还在为了能去领取抗洪救灾物资,兴奋不已。因为作为“灾民”,我们不仅可以领回来几瓶健力宝汽水,还能领回来那个香脆香脆的“北京”方便面……

多年后,那个无知少年已经长大了。

而类似上述这般“特大洪水”,后来又几次造访安徽境内。而今,包括安徽在内的全国多地又遭遇历史性灾情,防汛形势严峻,让人揪心不已。据新华社消息,截至今天下午6时,安徽省22条(座)河流湖泊出现超警戒水位,而且,受强降雨影响,其中两地发生超历史最高水位大洪水……

逆水前行,乘风破浪,希望汛情尽快结束。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