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经历过的童年趣事

童年似一个万花筒,五彩斑斓,趣事、乐事、傻事应有尽有。童年的美好在于它的真实,无忧无虑,肆无忌惮。 学龄前到小…

童年似一个万花筒,五彩斑斓,趣事、乐事、傻事应有尽有。童年的美好在于它的真实,无忧无虑,肆无忌惮。
学龄前到小学三年级,女娃男娃自由自在,心无旁骛地在一起玩耍,跳皮筋、踢毽子、摔泥巴、抓子子、解板板,甚至经常玩过家家游戏,捏几个泥娃娃,你当爹来我当娘。大约从四年级开始,所有的友好往来戛然停止,交流方式不是打架就是对骂,以及男生们放到女生课桌上的毛毛虫。排斥期悄然降临了。
我的校园并不美,低矮的土墙,简陋的教室,但是不缺乏明媚的阳光,可敬的老师、欢快的歌声、琅琅的读书声、流经校园的小溪水、操场旁挺拔的白杨树,一切都是和谐的模样。然而,曾几何时,校园土墙上用粉笔歪歪扭扭写着宝珠和丽芳是一对对,鲜花和文理是一对对,丽平和三锁是一对对,林鱼和雨田是一对对……绯闻来得突然,来得猛烈,简直是猝不及防。心知肚明,无疑是那个外号叫嘎硬的调皮男生编排的游戏。其中,宝珠和丽芳还配有歌谣,“甚是宝来甚是丽,宝丽二人比高低,白面卷卷吃不退”,犹如流行歌曲一样传遍了整个校园。嘎硬每天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洋洋得意,满脸坏笑。名字上榜的女生、男生惊魂未定,又无可奈何。男女生之间的鸿沟,是上帝播撒的爱的种子?是懵懵懂懂的爱的萌芽?
四年级上学期的一次作文课,题目是:给爸爸的一封信,信的格式,最后写祝爸爸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张老师讲评我作文的平常之举,“顺利”二字就像神赐之物,给了嘎硬一个契机。一下课,嘎硬用纸卷一个小喇叭,嬉笑着高喊:顺利、惠霞是一对对。可不是吗,班里有一个男生叫贾顺利。我和顺利上了配对榜。
本来即使配了对,就是个恶作剧。偏偏我是个一根筋,爱较真的人。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从此,顺利对我来说就是洪水猛兽,是我的敌人,他有没有恨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恨透他了,我甚至恨他妈妈,怎给他取了这个名字。
从此,我的心被一种仇恨的力量占据了。我给同学们发作业本时,其他同学的,轻轻放到课桌上,唯独发给贾顺利时,所有的愤怒化成了一声巨响“啪”,远距离投放。贾顺利心里甚感受,未曾考虑。
那次全公社统考是在大牛店社中进行的。张老师带队,我们班十几个学生骑着自行车来到社中。一开始随便把车放到一个地方,一会考场管理人员过来要求我们把车子搬到规定区域。这时候张老师发话了:顺利,你把惠霞的车子也一起挪了。啊呀,那还了得?我的车子用他挪?我倔强地高声地喊到:张老师,我自己来。张老师当时一头雾水,当然,车子是我自己挪的。贾顺利当时甚感受,未曾考虑。
考试完了,学校给放了一天假,和伙伴们一起玩耍。闺蜜兼五姑姑爱桃有意无意对我说:惠霞,考试那天搬车子的事你太过分了,你当时的状态简直是暴怒,把人家顺利尴尬的,朝着我们直吐舌头。啊,有吗?
四十多年过去了,岁月无痕沧桑有迹,收获了知天命的年纪,想起小时候的情景,自己哑然失笑了。我的心如同灌了铅,往下沉,我欠顺利一个道歉。鲁迅先生所言:游戏是儿童正当的行为。没有这些游戏陪伴,童年将会是何等的寂寞和苍白。童年的游戏,宛如乐谱,谱出令人神往的趣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