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的响水桥

我的家乡在镇原县开边镇甄家沟。这里没有名山名景,只有连绵不断的丘陵沟壑。那条当年汹涌澎湃的茹河水由于上游的治理…

我的家乡在镇原县开边镇甄家沟。这里没有名山名景,只有连绵不断的丘陵沟壑。那条当年汹涌澎湃的茹河水由于上游的治理和用水截流,已经失去了往日的风采,跟小溪流差不多,时不时地还彻底断流,露出泛白的河床!

站在大众桥上,看着宛若溪流的茹河怔怔发呆,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七十年代初……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那时候我和同村的十多个伙伴在上小学,虽然破衣烂衫,食不果腹,但少年时期贪玩好动的天性没有磨灭。暑假期间早上和下午帮家里挣工分,中午则相约到河里玩一阵子水。胆大的到‘大澄子’那里的深水区比赛扎猛子‘打闷眼’。胆小的就只能在响水桥那里冲个凉。我天生火命最怕水,小时候去姥姥家跟着表兄弟看水磨坊磨面,见人家一大帮岁娃娃在水渠里玩得不亦乐乎我也下去了,结果刚走了几步就脚下发飘倒在水里,要不是旁边洗衣服的老表嫂眼疾手快把我捞出来恐怕就淹死了!从那以后就在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阴影!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里,早上跟着大人在地里干了一上午的农活,出了一身臭汗,沾了一身黄土,用手一摸一把黄泥!中午回家吃了半碗高粱面菜糊糊,没吃饱再喝半碗凉地椒茶,撂下饭碗,双手捂着咣当乱响的肚子,着急忙慌地跑向心中的戏水圣地——茹河响水桥!

响水桥在岔门沟口往下约五十米的河中。这里往上十来米往下十来米都是泥沙石子儿河床,只有这里是绵柔的羊肝石河床,而且还有一个三四十公分高的石坎儿!平缓的河水突然跳崖发出响亮的声音,老远就能听见。

由于这里离路口较近,河面又相对较宽,过了河脚上不沾泥不用特意洗脚,可以直接穿鞋上岸,所以人们都愿意从这里趟水过河,久而久之这个‘渡口’就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响水桥!老辈人都叫响桥子。说是响水桥其实只有响水没有桥!人们只在心里盼望这里能有一座桥……

当年的茹河水流比现在要大好多倍,那时的彭阳县也没有什么大型工厂,河水没有被污染,是两岸人民的主要生活水源之一!盛夏季节,只要是不发洪水的日子,茹河水就清澈见底,流过河中的石坎儿潺潺有声,欢快地向来往的行人诉说着岁月的沧桑。河水被中午的大太阳一晒温暖舒适,趴在响水桥下光滑的石板河床上任凭温柔的河水劈头盖脑地浇在身上,清凉爽滑,无比惬意!闭上眼睛细细聆听河水从不同高度不同方向跃下石坎儿落在深浅不一的石头上或者鹅卵石上发出各种不同的声音,仿佛一架钢琴正在弹奏动人的交响曲!时而低沉若无,如泣如诉;时而欢快悦耳,浅吟低唱。让人沉醉,暂时忘却了腹中的饥饿和生活的艰辛。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正在沉思,国道上一辆大挂车呼啸而过,尖利刺耳的喇叭声把我的思绪又拉回现在,昔日的响水桥已不见踪迹,在原来响水桥的地方由陈克文筹建的大众桥飞架南北,实现了老一辈人的梦想!国家村村通工程让宽阔的水泥大道穿过岔壕四通八达;河对面长期坑洼不平的乡道已改为国道正式通车!大小车辆川流不息,乡亲们正沿着党中央设计的康庄大道奋力前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