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这些老人,一直都在

去瓦池,遇见挎竹篮的婆婆。八十了吧?佝偻着腰,乱蓬蓬的白发飞着。 她挨家挨户地问:“要野芹菜吗?” 大多数人并…

去瓦池,遇见挎竹篮的婆婆。八十了吧?佝偻着腰,乱蓬蓬的白发飞着。
她挨家挨户地问:“要野芹菜吗?”
大多数人并不作答,只看她一眼。少数人摆手,说不要。
不能怪人家不理她。瓦池就是瓦池,那里虽说是条小街,但毕竟还是在乡下。乡下哪里没有野芹菜呀,出去转一圈,不就有了吗?
“怎么不去斗湖堤卖呢?”我想,“这么大年纪,她又不会骑车什么的,走去卖这点子菜也是不划算的。”这样想的时候,我不禁多看了她几眼。野芹不多,数得清的几把搁在篮子里。两块钱一把,应能卖个十块八块的。
这大年纪,寻这些大约也花了不少时间。
婆婆看我看她的篮子,眼睛现出一种光,把篮子往我这边送过来,连忙问:“姑娘,你要野芹菜吗?”
我歉意地笑:“我家门口就种了的。您去那头的馆子看看,他们做生意的,说不定需要。”
她有些失望,低下头,又挎着她的篮子向前去了。
莫名的,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重滋味。
不过十几分钟,我回小桥,又看见了那个婆婆——她刚从我说的那家餐馆出来。
我又朝她的篮子看,篮子里空空如也。
我的心忽然轻松了许多。

随便聊聊的图片

好久不见方林叔。今日看见他,喊他,问怎么这么久不见他。他告诉我他在民安小区搞卫生,每天早上四五点钟去一趟,下午二点多再去一趟,每趟两个小时。
我说那不错,趁现在身体还好,做点事赚点钱蛮好的。他笑着说是的。
“我爸要是有您这身体,我妈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人要得病是没法的事。”方林叔说,“你妈能干,她现在这样也不错。”
“都要过日子。像玉珍姨(方林叔的老婆)在环城路扫地也好,离得近。”
“你玉珍姨搞不得几天了。她快到年龄了。现在环卫所承包了,说她年龄大了,要换人。他们是还没有找到人,要是找到了只怕都把她辞了。”
“哦。现在环卫所都承包出去呀?”我问。
“哪里都承包。承包出去了他们就轻松了啦。你看这些单位有几个正式工还搞事呢?”
这让我想到某某局,那里上堤护堤,然后锄草什么的,简单说,只要是需要劳动力,都是他们出低价请附近的农民,然后一切自然是他们做的。嗯,关键是那些被请的农民还以为得到多大的眷顾似的。
事实上,做小工也需要与里面的某人攀上点什么关系才好。
忽然觉得我这样说似乎不太好。但又想,这不过是绝大多数人都知道的现实罢了。

 

爸爸妈妈

早饭时我对芷涵说,要她帮爸爸在网上看一个收音机。
“早上我看你爹爹(我们这里这样叫)一个人坐在门口发呆,给他买一个收音机了给他搭伴。”
芷涵听我这样说,抿嘴笑。
爸爸经常一个人发呆,劳动,除了妈妈,他和我们说话都不多。现在妈妈白天又不在家,有个收音机在旁边,他可以选自己爱听的节目,大约不会那么孤单。
这几天他把老了的菠菜,菜薹什么的全薅了。我们这几家人都没有养鸡养鸭,那些菜薅了也就薅了。爸爸对土地是充满感情的。我看它把那些菜剁碎,再用耙子把它们搭开均匀地铺在菜地,这样在犁地的时候就全翻地里去了。
不需要很长时间,那些菜就会沤烂成肥,营养下一季的菜蔬。
今年妈妈说不再卖菜,只种一点够我们吃就好。多余的地全部种黄豆。
“黄豆简单,撒一把豆子就不要么管了。到收的时候直接卖给下乡来的贩子就算哒。我年纪大了,还要我和年轻一样,起早卖菜了白天还去跟他们烧火,咧我搞不动了。”妈妈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