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胡达古拉(二十六)

几个人都笑了。 吴二叔右侧的李二旦, 40来岁,外号叫“李二掰划”的说: “哼!你吴主任把杠爷蹿登去了会场,是…

几个人都笑了。
吴二叔右侧的李二旦, 40来岁,外号叫“李二掰划”的说:
“哼!你吴主任把杠爷蹿登去了会场,是不是想让他那个老倔种给胡达古拉她们找点麻烦啊?在一边儿看笑话啊?”
吴二叔得意的笑了。
李二掰划又说:“那老倔种可是个抬杠的好手!说是有一回他上集买毛驴,刚对一头驴撒目了几眼,卖驴的就贴上来了,只个劲儿的夸奖起自己的驴来:‘这驴口青,膘情好,活计还好!’老杠爷吭的一杠子:‘活计好?活计好,它能扎花描云子?’把那个卖驴的噎了个眼蓝!”
官二哥说:“老杠头的笑话多了,可以让胡达古拉的男人乌力吉编一本书了!那年,镇干部找他动员栽烤烟,他眼一翻:‘我自己的地该种啥,不该种啥,我知道!’镇干部说,栽烤烟效益好。他眼睛一瞪:‘我自己的小毛驴,愿意从屁股眼儿喂料!’气得那个干部厥嘎的一下子就走了。”
七十六说:“那老杠子在会场上不知道怎么抬呢?肯定会有笑话的。”
大掰划说:“老杠头不一定会为难胡达古拉的。他对镇里的干部肯定不客气,就是镇书记和旗书记来了来了也不好使!”
官二哥说:“反正是今天咋也得有点乐子出来,好好听着吧。那老杠子一天不和人抬杠都心里难受的,更何况他今年过年还心不顺呢!”
吴二叔问:“他咋心不顺了?”
官二哥说:“还不是儿媳妇给气的!”
图片
一句话让吴二叔引起共鸣,他有感而发,一边摸着麻将牌,一边说:“娶了媳妇,等于过房出儿子去了!连老伴都开始摆邪了!”
正在这时,吴二叔兜里的电话响了,吴二叔停住摸牌的手,掏出手机看一下号码:“喂,镇长你好!”
手机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二叔!过年好!打电话给您拜年了!”
二叔高兴的对着手机回话:“镇长你也过年好!你爸你妈和你们一家都挺好的吧!”
手机的女声:“好,好,都好!二叔可别镇长、镇长的称呼我,我现在只是副镇长,还没把副字去掉呢!”
二叔:“那还不是早晚的事情。”
电话里说:“谢谢二叔鼓励!春节期间你们都搞些啥活动啊!”
二叔说:“没啥事,我们老哥几个打麻将呢!”
图片
电话里说:“难得过个春节,应该放松一下。胡达古拉她们干啥呢?也是喝酒娱乐呢吧?”
“没有。她和赵书记他们在村里搞什么‘和谐家庭讲座’。我懒得整那些虚头巴脑的,就躲出来玩了。”
“……”电话里沉默了半分钟,没有声音。
二叔以为对方没话,要挂电话了,就对着话筒说:“没事了吧,没事就挂电话吧,我们再玩一会儿。”
手机话筒里传来一声叹息:“唉!二叔啊!我算是服了您了!您可真行啊!”
二叔有些不解,对着话筒说:“咋了,咋了?玩麻将咋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手机话筒的女声说:“今年是村委换届选举之年,人家都积极行动起来了,您还有心思玩?什么‘和谐家庭’讲座,无非是争取民心,为拉选票做铺垫吧!这样的活动,您不参加,还在玩麻将,是不是太迟钝了?上届换届,就有人鼓捣事儿了,现在您还没个对策,提防着点,怎么可以啊!”
听到这里,吴二叔坐不住了。他冲几位麻友摆了摆手,示意他有事不玩了。随即他便一边听着电话,一边急匆匆的向外面走去。
大掰划说:“这咋了?接个电话就坐不住‘金銮殿’了!真扫兴。”
(未完待续)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