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朵朵开

1. 阳光下,桃花朵朵开。 桃花的粉经过三月,像经过我的梦。 其实,有没有梦没有关系,只要还有这些花,只要还有…

随便聊聊的图片
1.

阳光下,桃花朵朵开。
桃花的粉经过三月,像经过我的梦。
其实,有没有梦没有关系,只要还有这些花,只要还有花枝旁嫩生生的叶。只要还有花树下绿茵茵的草。

昨天在朋友圈看见一段话是这样写的:向来佩服那些对植物如数家珍的人。是的,就是这样的。
记得有一年三月去踏青,有幸搭乘呙老师的车,每当我遇见不认识的植物时,旁边的呙老师就会脱口而出那些树,那些草,那些花的名字。在他那里,我认识了红叶石楠、紫藤、合欢……并记住了羽状复叶。也从那以后,我开始有意识地去认识我身边的一些植物。

《红楼梦》里有一个片段,颇为有趣。大观园修好,贾政带着一大群清客去参观,并给各处取名。在后来的蘅芜苑(当时还没有名字),他们见到了许多美丽的花草,只是都不太认识,正当此时,宝玉走过来头头是道介绍开来,可未及宝玉说完,贾政大喝一声:“谁问你来。”
每每读到这里,我总会在心里勾勒贾政气咻咻和宝玉委屈的样子,尔后,忍不住莞尔一笑。可爱灵秀的宝玉,怎么就遇见了一肚子经济仕途且迂腐透顶的贾政呢?

2.

去安安学校,把她带出来办身份证。现在中考改革,初二的孩子与初三的孩子一起参加中考。
“我们考几门小科。”安安说。

我们到达办证地点时,前面已经排了很长的队了。清一色的初中学生。中间偶尔夹杂的一两个社会人在抱怨等了这么久还轮不上。办事的人说,平时我们每天办几个个,这两天每天一百多。又说学校也不提前预约一下,那样他们可以多派人手。
我也觉得着急,在那里来回踱步。安安看着我,无奈的样子。办身份证必须本人在,要不然安安拍照了就可以回学校了。

期间有人问黄山头镇的在这里能办呢?答:不能。
安安告诉我说他们班还有武汉户口的。
“他妈妈早上就带他走了,他晚上能回来吗?”
这我还真不知道的。
“我们家桃花今天开得可漂亮了。”我拿出手机,给她看手机相册里我早上拍的桃花。

3.

从夹竹园回来后等芷涵吃饭,中间我收衣服叠衣服。
“与我一起去走走吗?”
她笑:“那你等我一会。”
自然是愿意的。

一横渠那边有两段水面很洁净,碧波粼粼的那种。
看见一朵蒲公英,毛绒绒的小球,太可爱了。
“你看,蒲公英!”我指给芷涵看。
“你拍吗?”她放慢脚步。
“嗯,算了,拍不出来那种味道。”我说,“蒲公英花拍得好看,很明亮的。”

“这个是什么?”芷涵问缠在栾树上的枯藤。
“木薯。”
“你怎么知道?”
“我去年看见它,形色了。”我笑,“我看它的花和红薯很像,然后形色,木薯。”
“它为什么要爬树上去?”
“你知道红薯啦。红薯是不是牵很长的藤蔓。这个木薯与红薯一样也牵藤蔓,有树,它的藤自然就顺着爬上去了。”我这样想,就这样告诉芷涵。
“爹爹今年还种红薯吗?”
“肯定啊。他恨不能天天吃红薯的人,肯定会种。”

回到家,看见妈妈的自行车立在门口却不见她的人。我一边大声喊一边四处张望:“妈妈,说恁那回来啦。”
“刚回来,自行车都还没推进屋。”妈妈从菜地里出来,满面笑容。我看她一眼,只见她的裤管上到处都沾着泥巴。
“今天回来身上怎么弄这么多泥巴?”

妈妈一边推自行车进屋一边说,“我一到屋就去菜园和你爸爸把这薄膜盖起好了啦。泥巴是在菜园里弄的”
“种的什么?”我问。
“苋菜和空心菜。还育了一点红薯种。明天就农历二月了,这些都该种了。”

你永远无法估量,一个摸了几十年菜蔬的老妇对它们的感情。在她心里,菜蔬不惟是菜蔬,菜蔬是她生活的保障、陪伴、抚慰、寄托和生命意义的所在。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