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关系

亲密关系 1. 蛙鸣不止。那样的声音,在我听来,总是有些让人心动的。 这两天,我还听到布谷鸟的叫声。咕咕——咕…

随便聊聊的图片

亲密关系

1.

蛙鸣不止。那样的声音,在我听来,总是有些让人心动的。
这两天,我还听到布谷鸟的叫声。咕咕——咕咕——我仔细听,并为此着迷。

鸟鸣是从来都不少的。譬如此刻,不知是什么鸟在我窗外戛戛戛戛地叫,另一只鸟在应和,但应和的声音比那只鸟的声音要尖细一些,也短促一些。

是一只雄鸟与一只雌鸟么?它们如此亲密地应答,是在谈恋爱吗?
我这样想着,自己也禁不住笑了。

2.

周末总会忙一些。
上午教几个孩子作业,日记,看图写话,还有数学的除法,最要命的是他们写字都不认真,想起我们小时候老师说过的话:你看你这字像鸡子刨的一样。
此话不假。
我握着他们的手一笔一划地教一会。

要说写字,其实只要认真对待,总不至于太难看。感觉他们好像只是把那字凑在一起,至于摆放的好看不好看,完全不在心上。我说左右结构的字要写得紧凑一些,一般来说,撇捺的笔画要舒展一些……这样的话,他们是完全记不住的。

胡祖航说明天抽空练字,但愿他端正态度,把字写得好一些。我有时急了,会说,你看你的字像不像棍子杵在那,硬锉锉的。

忽然很庆幸自己,芷涵安安两姐妹的字都还不错。我在她们开始写字的时候就要求她们认真书写。自认为孩子的好习惯比什么都重要。

3.

有人留言,说很向往小桥村。我说,小桥村的确是很美的。
自然,小桥村也有不让人满意的地方。

昨天与芷涵漫步,回家的时候遇见小叔与方林叔在屋后的路上说话。我喊他们,他们正在说屋后的水沟脏兮兮的。
“往瓦池方向的沟去年用挖机挖深了,清理了,现在的水看起来漂亮多了,我们这边如果那样弄一下就好了。”我说。
“他们说没钱啦。那边是上面有人来看,村里自然要把面子工程做好。”小叔与方林叔几乎同时这样说。

以前我们屋后的河沟是分到每家每户养鱼的。
那时水好,清凌凌的,鱼儿在水中欢快地游来游去,拨出悦耳的声音,偶尔,有调皮的银鱼跃出水面,划出耀眼的白光。

我记得每年春天,男人们女人们就挑着一担水桶晃悠悠地从村头池塘买回鱼苗,倒进水沟。到了夏天,勤快的人会割点青草撒进去,引得鱼儿浮出水面争食,很是可爱。等到腊月,大家会齐心合力借来水泵,抽干河水,捞起活蹦乱跳的鱼儿。

过年分鱼是件快乐的事,男女老少齐上阵,大家伙都像过节一样。我们女孩子站在岸边,看男孩子下河摸鱼。孩子在河沟边摸到的鱼,主人家是不管的,全归于他。有运气好的孩子会在沟边摸出大黑鱼(财鱼),大人们看一眼,只亲昵地笑:“这小子,运气真好。”
腊月摸鱼叫人想来温暖。

惟南方的冬日多雨。雨天檐头廊下,都牵起绳索或搭了长长的竹竿,晾分鱼后妈妈洗净的全家的衣服。那时没有洗衣机甩干机,衣服湿漉漉的我很不喜欢,但虽小孩,亦知道不可怨,只盼望快快晴天,帮妈妈把衣服拿到阳光底下去一件件晒干。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