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的大雨扑面而来

北方的春色中,再也没有比一朵桃花更艳丽的颜色了。 相比其他草木的花期更迭,我可能更期待桃花。它们总是能在这初春…

北方的春色中,再也没有比一朵桃花更艳丽的颜色了。
相比其他草木的花期更迭,我可能更期待桃花。它们总是能在这初春的万丈枯色中,迸发出浓烈而灼热的光芒,浓灼到妖冶到滥觞到奢靡,但并不讨人嫌。
一年之中,自春而始,广袤而面如土色的北方山川,借了桃花的灼艳,才更了颜面,换了天地,多了一份妩媚和鲜亮。难怪,有那么多的地名中凑巧似的,皆带了“桃花”的招牌,桃花坞、桃花埠、桃花岛、桃花源、桃花山。桃花就是旧时的线下“网红”,招蜂引蝶一般有吸睛之功有媚惑之魅。这桃色的花,这桃花的世界,如春天的大雨,盛装出场,扑面而来。
品性高雅的人,意在兰梅竹菊,并不把桃花放在眼下。桃花,桃花,却坐稳了人间至艳的俗粉之花,把俗世的色彩开出了惊世的芬芳,可以贴面代妆,亦可插鬓增色,香艳至极,不可方物。在吾乡,最初时的乡间,桃花并没有现在这样茂盛,历时数年的桃果经济发展下来,竟然从未预料到现在已是遍地桃花、处处桃乡。每值春时,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在每处连片的桃花掩映之下,以“桃花节”的名义粉香争艳,颜色倒不输别的地方。
扎雷拉比的话:“你以为鸟是自由的。你错了,花才是。”好了,年年桃花,粉色依旧,开得自由恣意、不管不顾,我意不在此。我只是一个提灯徒步的人,决意寻找几瓣开在他年、尚有颜色的桃花。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1.寻找一朵涿郡的桃花
当我准备去找一朵桃花时,最先想到了幽州涿郡一处庄上的桃花。
那是汉末三月,初春的一天。
风尘仆仆,大耳垂肩,双手及膝的刘备正想干一番大事。
髯长二尺、面如重枣的河东解良人关羽,推一辆车子也正在赶路。
他二人被燕人张飞双双拦在了他的庄上,意欲共举大事。他们都知到了幽州太守刘焉的招军榜文。
桃花开了。宗室刘焉心不在焉,正与校尉邹靖商义对付气焰日炽的红巾军,邹校尉提议招募义兵。这两个在历史上再没留下多少记录的文武官员,顾不上户外的桃红柳绿,而要面对即将杀将过来遍地红巾武装。他们情急之义,并未多想,无意间却促成了一段流传千古结义故事,故事的一个标志性的符号,便是“桃花”。
此时,“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的涿郡汉子张翼德,与刘关二人一见如故,经过交谈,秉性相投,意欲结交,便说了下面一段话:
“吾庄后有一桃园,花开正盛;明日当于园中祭告天地,我三人结为兄弟,协力同心,然后可图大事。”
刘关二人齐声附和:“如此甚好。”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那年,天下大乱,群雄竞起,执一柄刀,牵几匹马,置几副甲,就能拉起一支队伍,后世之人能数上名号的乱世英雄此际都纷纷站了出来。
那时,春光正好,桃花正艳,春天正以它惯常的手段,刺激着三个年轻男人的雄性荷尔蒙,只待勃然而发,一发便不可抑。
占有地主之宜的涿郡本地青年张飞表现得格外兴奋、主动、直接、热情、坦荡,仿若一只冲冠而起的公鸡,兴致勃勃、气势冲冲、喊声荡荡。他先是厉声说了正在兀自叹息的刘备一顿,“大丈夫不与国家出力,何故长叹?”接着,主动加了两位大哥的好友,一边晒他的朋友圈一边直播带货式地忙着向大家邀“赞”:什么自己“世居涿郡,颇有庄田”,什么喜好卖酒屠猪,专好结交天下豪杰,什么桃花灼灼正当祭天结义。
桃园三结义,真正的主导者,不是刘大哥、关二哥,不是别人,而是燕人张翼德。相比二位哥哥,他的处境已是优裕,既不像刘大哥那样自诩皇叔有所图谋,又不像关二哥那样手中还有人命官司正在跑路,他的小日子原是不错的,妥妥的小康之家。但是,他表现得异常兴奋,主动而激动,好像一下看到了日后许多年的光辉岁月,看到了一路喝断长坂坡,大战吕奉先,治理蜀中,主理阆中,以至许多马上驰骋纵横捭阖的诸般风景。这与两千多年后的现代年轻人所接受的张飞有所不同,在他们习惯于低头浏览的小小手机屏幕,调侃这个黑脸汉子的许多段子,并不合当时他刚出场时的情境。
他们说他太黑,与二哥关云长站在一起就是一部外国名著《红与黑》。
他们说他鲁莽冲动,没有主见,大哥二哥说完,他只会说“俺也一样”。
他们说他粗鲁,没有情调,是全天下粗人的扛把子。
不对呀,兄弟三人的演义故事一开始,登场亮相大半天,并没有提到张老三的肤色,二十个字的相貌描绘中,没有一个关于颜色的,更不用说是黑是白是糙是细。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他本是正常人的肤色呢?连关二哥都特意提到了“面如重枣”,倒是这粉红的桃花为张三哥衬了一道别样的颜色,红彤彤的,像一团火,这倒符合他的性格。他也不鲁莽,面对生人,先是瞄了大半天刘大哥,觉得是一路人,“恰才见公看榜而叹,故此相问”。说人家粗鲁、没有情调,也没道理,单是桃园结义中的诸多细节就比我们随便一个现代人做得都细致得多:什么乌牛白马做了祭礼,什么宰牛设酒聚合乡勇,什么就势得赠于商人张世平、苏双的马匹、金银和镔铁,几乎是一个人包揽了拉起一支队伍的全部工作,连带军事斗争准备、政治工作动员、后勤保障到位,都一一做了。
这样细致入微的工作能力,真是应了那句鸡汤: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
接下来,玄德才有了自己趁手的双股剑,云长才得了成就一世英名、重达八十二斤的“冷艳锯”,当然还有张老三他自己的那杆丈八点钢矛。至于情调,更不必说。桃园的地方是他选的,那句煽情的“花开正盛”也是他说的。拜个把子、结个金兰,还要在桃花之下,指天盟誓。要花作甚?除了气氛,环境,再就是情调。情调的结论只有一个:张飞同志就是当时一个标准的文艺青年。
当我寻找一朵当年涿郡的桃花时,才觉得我们许多人拍了晒了许多桃花在自己朋友圈,那不过是一种极其肤浅的情调。两千多年前涿郡桃园花开正盛时节的那三个年青人,选了了桃花祭酒,入了桃园结义,人家才是真正的大情调,大情怀。他们从这个桃花正艳的春天里,汲取了我们想象不到的力量、勇气和情谊,正是我们缺少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2. 长安郊外的桃花
崔护的《题都城南庄》,是全唐诗收录他的两首七言中的一首: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另一首七言:

黯黯严城罢鼓鼙,数声相续出寒栖。
不嫌惊破纱窗梦,却恐为妖半夜啼。

桃花诗取自《诗经·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中的意象,“人面桃花”却从此成了崔护的个人专利。
但说桃花,必不能避开崔护的这朵桃花。
崔护何许人?
博陵崔氏之后。
中唐时期,太原王,范阳卢,荥阳郑,清河、博陵崔,陇西、赵郡李,并称世家大族七大姓。崔氏自东汉至宋先后出了二十多位宰相、将军,侍郞以上官员多达上百位,诗人、文学家、书画家更是不可胜数。孟棨在《本事诗》中记有崔护科考落第去长安南郊游玩,在一农家讨水喝邂逅了美丽的桃花女,才子佳人以诗相赠,互为知音,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是也。翌年,同一时节,重访故人不见,遂题诗《题都城南庄》而去。不曾想,故人归来见诗动情,悲郁而亡,桃花陨落,最后,崔护在桃花女旁恸哭招魂“某在斯,某在斯”,桃花女死而复活,“其父大喜,遂以女归之”。
此即“崔护谒浆”故事。
崔护与张飞一样,也是燕人。当年他南下长安时,比刘关张结义的时间要早一些,那时博陵(定州)的桃花还未开放,而长安的桃花开得正艳,在他“寻春遇艳”又“重寻不遇”时,也是桃花盛开的时候。也不知他为何都选在长安桃花正开的时候来,是一年一度的春闱,还是刻意要准备交“桃花运”来的,亦或是大族家风传承,重诺守信,情感含蓄蕴藉,只做不说?他即便心生爱慕也不会热烈表白、傲世狂歌,诗中用了一个“笑”字意指盛开的桃花,同时也暗送了一种心情。那种香艳的色彩,便在春风中漫漶开来,直到今天。
后人太喜欢这个桃色的诗作,决不放过这个题材,编了不同的剧本演绎这个故事。现在,有代表性的有欧阳予倩就此写了京剧《人面桃花》,还有秦腔《人面桃花》。电视剧《装台》里有大段关于此剧的排练、置景、装台故事。但我不喜欢秦腔叙事中的《人面桃花》,剧情被写成了崔护看上了民间女子桃花,后结伉俪,桃花野性未泯,不堪崔家管束,被崔母逐出家门,始乱终弃,崔护无奈只好含泪写下“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崔氏即是大族,家学之外,家风优良,“守孝悌,次谨信,泛众,而亲仁”当是有过之无不及,既不会轻易娶回一个桃花,也断不会随便丢弃一个桃花。“春桃生花,季女宜家”,我们只能肯定他们这段桃花运无果,不能把一段含蓄的爱情变得人为变得凄美。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