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胡达古拉(三十)

第十一章 2、新年新打算 正说着,武文秀端着一盘凉菜从厨房走出来了,放在桌上说:“还真等着我呢?来吧,咱们开始…

第十一章

2、新年新打算
正说着,武文秀端着一盘凉菜从厨房走出来了,放在桌上说:“还真等着我呢?来吧,咱们开始!请当家的造句!”
百岁对武文秀说:“你说吧!在家里你说了算,我们全听你的!”
武文秀说:“别,别,咱俩一起来吧。首先敬咱们协会的田主席!难得到我乡下来看望我们这些乡土作家,还给我们带来了好消息!再就是敬我老爸的,难得您今年在我们家过年,让我这当丫头的和当女婿的也尽一份孝心;第三杯酒是敬老同学的,祝愿你们养猪发财,工作顺利!”
随着武文秀的提议,大家连着干三杯酒。斯琴和苏和两个在校大学生喝的是啤酒,其余的都喝的是白酒。然后,百岁宣布:“下面咱们就不吃‘大锅饭’了,一对一,单挑儿,不醉不罢休!”
说着,百岁一手拿壶,一手端酒杯:“我先敬老爸一杯,祝您晚年幸福;再敬田主席一杯,祝愿你们和乌力吉文学创作大丰收;再和胡达古拉干一杯,祝你村官工作顺利,为老百姓多办好事。”
武文秀说:“我得和斯琴喝一杯,要是将来你真嫁到我们家来,可得手下留情啊!”
巴雅尔说:“妈妈,你说些个啥!”
斯琴笑了:“没事。我和我姨开玩笑来。”
老武奎也端起酒杯:“田主席,你是贵客,是作家主席,我敬你一杯!胡达古拉,叔敬你一杯酒,这一年来你可为村民没少操心,叔谢谢你!”
图片
田园站起来端酒杯说:“谢谢大叔!谢谢几位朋友!我非常高兴!这次来王府村,会会乌力吉和文秀两位老师,商量一下今年我们出书的事情。我知道,这几年,两位老师都写了不少的作品,我们协会打算申请一下政府财政,给我们补助点儿印刷费,把我们的作品印成书,也算是了结我们这些写字人的心愿。”
百岁、胡达古拉和斯琴、那森都纷纷拍手先后说:
“好啊!”
“好啊!”
“太棒了!”
田园笑着说:“现在的作家不像过去那样吃香了。写出书来还得自己想办法找钱印去。早些年,填履历表的时候,在‘有何特长’一栏里,好多人都填上‘爱好文学’这样的几个字;搞对象也都把‘爱好文学’当做优势条件搬出来。现在不行了,文学家、作家不值钱了!据说,有的人一听别人称呼他是作家,就恼了:说‘你才是作家!你们全家人都是作家!’”
武奎说:“还真是那样!那时候会写书,当作家的人可了不起了!”
田园:“我分析原因是:早先文化人稀缺,有几个识字的人都很稀罕,那要是再会写书,那就不得了了。文化娱乐项目更少,看书是一项很好的精神享受。现在呢,社会发展了,文化水平普遍提高了,不识字的人成了极少数,大家都能写写说说的了,能写书的人越来越多了,而读者的欣赏水平也越来越高了,还有电视、微信、网络把人们的时间占得满满的。所以说写书搞文学的人就不被重视了。”
胡达古拉:“特别是写得好的人不多了。”
田园:“就是。咱们王府这地方不一样,历来是出人才的地方。早先的喀喇沁王爷励志图强,兴办教育,提高民族素质,是中国近代史上的杰出人物。咱们乡土作家,就生活在人民群众之中,每天都和老百姓打交道,不用像他们那些个大作家,写点东西还要下来体验生活。乌力吉和文秀老师的作品从来都是挺受咱们旗内的读者欢迎的。”
“说得好,敬酒一杯。”百岁见缝插针。
田园喝了酒接着说:“王府这地方文化底蕴深厚,乡土文学创作前景广阔。”
乌力吉和文秀说:“就怕是写不出好作品来,弄出一些垃圾来。”
胡达古拉:“正好,像赵本山调侃宋丹丹那样:印出些书没人看,‘村头厕所没纸了!’给人家擦屁屁吧!”
图片
文秀:“现在人们讲究了,没人再用书纸、报纸什么的上厕所了。”
田园:“今年是村委会换届选举之年,选出什么样的村干部是关系到千家万户切身利益的事情,你们要注意观察生活,写一些这方面题材是可以感动人吸引人们眼球的。”
文秀:“好啊!从现在开始,我就和胡达古拉同吃同住同劳动,来一个三同,就以她为模特创作一个东西。”
百岁笑了:“你三同了,人家乌力吉怎么办?”
胡达古拉笑着对乌力吉说:“那你可就成了没人管的孩孩了!”
乌力吉:“那好办,我就采访企业家,和百岁三同去!”
文秀:“哇塞!两部文学巨著和企业巨子、政坛新星就要诞生了!”
胡达古拉撇嘴:“这叫什么?叫互相吹捧!”
百岁说:“我说说啊!新的一年开始了,我今年打算也出点钱,帮助乌力吉和文秀他们两个人把她们的书出出来,这不政府也要支持,就更好了。这两天,我看了看他们俩写的东西,挺好的嘛!像是喀喇沁王爷贡桑诺尔布的奇闻佚事啊,还有一些王府村的民间故事啊,都挺有意思的。有些个诗歌、散文也不错的,再就是,你们在村里文艺活动里编出来的小品了,快板了,三句半什么的,也很有意思的!花几个钱,把这些东西印成书,也是你们的人生总结嘛!”
胡达古拉笑了:“好啊!我也有这个打算,帮着乌力吉出书呢!你这一说,你是大老板,有钱,你可得多出点了!”
武文秀:“钱都由我们出,胡达古拉就帮着找找镇里的领导给写个序言了什么的就行了!”
图片
百岁说:“序言自己写。领导也不懂,找他们写了也说不到点子上。读者还以为是为了撑门面。”
那年,乌力吉写了一个电影剧本名字叫《爷们儿和娘们儿的故事》被一家电影制片厂给排成了电影。一下子,他名声远播。因为“有才”,他被镇政府的一个领导看中了,选拔他到镇政府当了文化站长,专门负责新闻报道宣传广播一类的工作。干了一年多的时候,他的小说、剧本什么的倒是整出好几个来了,可是关于本镇的新闻报道却没有一篇被上级新闻部门采纳。领导的政绩宣传不出去,旗委政府领导对王府镇的工作不满意。遭到了批评的党委书记发火了:“那些扯鸡巴蛋的玩意儿倒是整了不少,正儿八经的新闻报道怎么一篇也整不上去?”
想到这些,乌力吉说:“百岁这么评说我们的作品,我特感动!只要你们说好,只要村里老乡愿意看,我们就知足了!”
武奎也兴致勃勃的提议:“不要忘了我们的皮影戏啊,你们村官,还有企业家什么的,这皮影也是咱们老百姓的好玩意儿啊!早先年间,我们这些影匠,也是挺吃香的,只不过是现在让电影、电视给挤兑的没有多少地盘了!”
百岁:“行啊!我们工地开工的时候,你们班子去我们那里唱些日子吧!工人和市民都喜欢听。我多给你们点钱,也算是支持支持你们!”
武奎:“不用多给!给我们那几位影匠师傅开工钱就可以了!”
百岁:“还有一个事情,那就是让胡达古拉竞选村主任的事儿!”
武奎:“对对对!咱们村要想过得好,非得选一个好的当家人不可!”
(未完待续)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