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胡达古拉(三十三)

第十三章 1、武奎的皮影有意思? 傍晚,王府广场上,一群男女村民排练东北大秧歌。悠扬的唢呐激越的锣鼓,场面十分…

第十三章

1、武奎的皮影有意思?
傍晚,王府广场上,一群男女村民排练东北大秧歌。悠扬的唢呐激越的锣鼓,场面十分热闹。
在广场的一角,武奎和另外三名影匠正在唱影。唱的是《回杯记》。那武奎一边摆弄着影人子,一边拿腔捏调的唱王二姐思夫一段:
“二哥哥进京他去赶考,一去就六年他还没有还乡。走了一天奴家画上一道,走了这个两天就道成了双。也不知道二哥哥走了多少日,横着三竖着四画我满了墙。要不是爹妈看得紧,画道道儿我就画在了大街上!”
台下一片笑声。
武奎又接着唱:“想二哥哥想得我吃不下去半碗饭,想二哥哥喝不下去半碗汤。哎!什么叫做饭哪个又叫汤?不吃不喝还透着窝囊。十七八的姑娘我禁不住地饿,前心贴在我的后心上。哎!谁见过,十七八的姑娘她拄着拐棍,离开了拐棍她还手扶着墙!”
仔细观察,台下看影戏的观众大都是50——60多岁的人。胡达古拉的母亲正在看影戏,感情非常投入。听武奎唱得声情并茂,开心的笑了:“这老东西!唱的还这么好!”
那边的秧歌队扭了一会儿之后,金凤一声口哨之后,场上的人们都肃静下来了。

金凤:“咱们休息一会儿吧。今天的东北大秧歌,就练到这儿了。等明个儿,咱们再把咱们老蒙古的安代舞也练习练习!”
这边的皮影戏也煞戏了。武奎和几个影匠开始撤窗户、拆台子了。看见胡母起身往场子外面走回家去。武奎赶紧追过去:“来看影戏了?”
胡母:“是啊。好些年没听这玩意了,听说你们几个又把班子成落起来了,就来听听。没想到这多年了,你的嗓子还是挺好的,听着还挺有味的呢。”
武奎:“就是孤零零的一个老家伙,每天闲得没意思了,就哼哼几段,也解了闷了,也把嗓子遛了。”
胡母:“你们还出去唱吗?有人请你们唱吗?”
武奎:“有哪。还不少呢。就是我们唱不过来啊。就我们几个人了,岁数也都不小了,不是这个有事,就是那个脱离不开的。能唱几场就唱几场呗。”
胡母:“我记得你是属马的,和我同岁,今年平70了吧。”
武奎:“我生日比你大,你得叫我哥哥。”
胡母:“我记着呢。”
武奎:“你们家伟才也有二十多了吧?订婚了没?”

胡母:“正处着呢,今年我想给他办了。你可要来喝喜酒啊。”
俩人沉默了一会儿,胡母问:“嫂子都走了这些年了,你也没有想着再找个老伴?”
武奎:“咋没想?人家不是不乐意嘛。”
胡母又没话了,稍停了一会儿:“不乐意的就拉倒呗,不是有乐意跟你的吗?”
武奎:“是有乐意的。可是我不乐意。”
胡母:“那就没办法了,咱们就是这个命了。”
武奎:“大妹子!我就想不通了,你早就明白我的心思。到底有啥顾虑的?过去呢,你说是孩子小,现在孩子也都大了,该考虑考虑我们的晚年生活了。”
胡母:“孩子大了,就得围着孩子转,这些事得听听孩子们的意见。得等把孩子都安排完了,我才能说自己改嫁的事情吧?”
武奎长叹一声:“唉!你就推吧!我等着你。”
胡母面容凝重起来。

随便聊聊的图片
(未完待续)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