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乡村

很长时间没有起过这么早了,天上还没有一丝亮色,我们一行人,就坐着一辆小面包,在村子的路上行走着。长年在外地呆着…

很长时间没有起过这么早了,天上还没有一丝亮色,我们一行人,就坐着一辆小面包,在村子的路上行走着。长年在外地呆着,对于本乡本土的很多地方,却是生的很,更何况是在这样天色微明而未亮之时,更是少了很多的可参照的物体,所以全凭着司机开着车向前走,自已却不知道现在身处什么地方。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冬天的田野应该是一幅简洁的水墨画,但我隔着蒙蒙的玻璃,却只能看到路旁最近的树的模糊的影子,或是秋收之后玉米杆子堆着的隐约的影像。起先,车子行走很平稳,就着车灯的光亮,看到路是现在很多村里都通了的水泥土,这是我回到北方来之后,感觉挺深的一件事,就是基本上村村都通了水泥土,虽然不宽,但真正的与民造福却是真的。
走了几十分钟,车子忽然开始上下颠簸,从车外微曦的晨光中,居然看到了山的影子,而足下的路,也明显是那种坑洼不平的泥土路了。车子开始下坡,一个挺长的坡,然后进了一个村子,司机显然也是路不熟,开了一段,后倒,掉头,拐进旁边一个更陡的小路,走了几百米远,停在了一家农户的门前。
于是我们被迎了进去。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一个朋友结婚,我们是来贺喜的。我在这个地方呆的时间不长,认识的人自然不多,而因为在街上开了店,所以朋友当然也是开店的。这叫物以类聚。
朋友的家事,我所知不多,当然,也不想说的太多,其实他的儿子都八九岁了,现在结婚,可能也是情不得已。
一个很普通的农家,院子里挺立着一个架了黄澄澄玉米棒子的架子,上面挂了十多串玉米,在院子的灯光下,金黄可爱。而门上,院门前的大树上,都贴了红色的纸,或者是一个喜字,气氛就有了。
站在门前看,他家的前面是一条沟,沟底有水,在北方,水是极其惹人爱怜的物事,以我的心性,能伴水而居,确实也算得一件美好的事情。再向远处看,雾气里隐约的有山的影子,树在这样的氛围中,都化做了雾的一部分,蒙蒙的让人看不分明。我就在这样的晨光中呆立着,呼吸着这乡村冬天清冷的空气,直到有朋友出来喊吃饭。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饭是关中不知延续了多少年的招待客人的臊子面,而我对于美食不向不清楚,极不会享食欲之福,只是听同行的朋友说,味儿不错。而我感受的更多的是地地道道的家乡的一样风味,这种熟悉的味道,是十多的在外乡他地所不能体验的。每碗面照例只有几十根面条,所以我一气儿吃了二十多碗,二十多碗,听着吓人,而同行的朋友却有吃了四十多碗的。
回来时,是早上九点多钟,这时天已大亮了,村道旁的房屋都清清楚的在路旁站着,象一幅幅色调浓重的水墨画。车外,霜在所有能附着的物体上,都穿了一层若影若现的淡白,车内,却暖暖的,还有朋友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抽起烟来。在一年的四季里,每个季节都有他的可爱之处,而我,却对于冬天更有一份特殊的情节在,所有能浸入肌肤,能在记忆里深藏的东西,似乎都与冬天有关。现在在这冬天的村道上行走,却总是遍寻无痕。

车子走到野外的大道上,却看到路上有一个妇女,提了一份沉得的包,在冷冽的风中,艰难的行走着。于是朋友招呼司机停车,问那个妇女去哪儿,当听说正好是同路时,便让她上车,捎着一道走。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