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汉味

婆婆在周末的时候会做一大碗红烧鸡,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可以吃上两天。 吃剩菜吧,其实是一种学问,再好吃的东西连着好…

随便聊聊的图片
婆婆在周末的时候会做一大碗红烧鸡,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可以吃上两天。

吃剩菜吧,其实是一种学问,再好吃的东西连着好几顿也会没有味道的。

上周发现了一种特别适宜春天的吃剩菜办法,特别记录。

买一支春笋切丝,春节礼包里找几朵花菇泡开切片,再从去年疫情买的一大包腐竹里拿几粒泡发开。

热锅冷油,花菇片先下油锅,炒香,第二样放笋丝,适量盐,最后放腐竹,翻炒。

这时,整个镬子里已经飘出了美好的水溶性氨基酸香气,高光时刻到了,把隔夜红烧鸡放将进去,少量水,大火开锅转小火,闷十分钟出锅。

出锅时,红烧鸡已经不再是原来那只孤单的菜鸡,和它在一起的是秋天黄豆的醇厚,冬天花菇的肥美,春天笋的鲜甜。

鸡肉的数量不多,俨然是这支队伍的不可或缺的灵魂。花菇春笋腐竹它们都带上了红烧鸡的味道,但还努力用自己的风格重新定义和阐述红烧鸡的韵味。

第一天做的口感是浓香,剩了点汤,第二天又添了笋丝花菇腐竹炒了一镬子,味道虽然清淡不少,也别有一番小清新。

沾沾自喜地和同事分享了这个方法,被嫌弃了。

我觉得这个是我的宣传不够端正,没有把这个菜的背景告诉大家。

之前在玉佛寺吃素面,有一种叫罗汉上素的浇头,主要原料就是香菇笋和腐竹,还有些其它豆制品和蔬菜,用麻油炒得咸咸的,很是美妙。

我的春日特供剩菜复热大法取的就是罗汉素的鲜美。这样这个菜谱就可以描述为,把花菇、笋丝、腐竹翻炒后,倒入提前准备的高sheng汤cai,大火煮开,小火闷十分钟出锅。

所以共同的文化背景尤其重要,如果没有共同的文化背景,还不愿意持有一颗开放而包容的强大心脏,随便预设立场,没有根据的肆意批评,也没有啥实力,当然就让人不吃这一套。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