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要做的事,看花

今天终于有点阳光了,出门转了一圈,看了桃花、二月兰、油菜花、荠菜花、猫儿眼、点地梅、海棠、蒲公英、等等,还认识…

今天终于有点阳光了,出门转了一圈,看了桃花、二月兰、油菜花、荠菜花、猫儿眼、点地梅、海棠、蒲公英、等等,还认识了新的乡野植物田紫草,叶如迷迭香,柳叶形,俊若女子弯弯细眉,花白细小,比点地梅还小,若雪,星星点点,清白娇小,也很热闹。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还在翠草丛遇见人家坐着小板凳拾捡地耳,仔细,认真,不急不躁,周身野花铺锦,我以为这真是在做一件有意思,修身养性之雅事。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还想去另外地方看樱花海,却有点累了,打道回府。
从紫荆花掩映的北门进小区,迎头见到两妇人在挑马兰头。用小剪刀,一茎一茎地剪,一点不嫌费事,罩中已盈翠,蒿香阵阵。
目及处,单元门口都有一片葳蕤翠绿的马兰头,自然让人想着栽种马兰菊的人,一定好性情。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走过斜枝的开败花的桃树,看到围墙边空地上,紫烟袅袅,我几乎是惊喜地跳起来了:“天哪,好多紫花地丁!”
我不像上次碰见堇菜花那样,迟疑地不敢叫出名字。
这个一定是紫花地丁,她们统统都是迷人的深紫色,贴着地面,静气而娇羞地开着,你挤我,我挤你,前呼后拥,开出紫色的浪漫花海。
我蹲下去,深情地看,用心地拍。当我抬眼寻找新的拍摄点时,发现旁边有女人在晾衣架晒被子,她的目光穿过被子的缝隙看我,眼神充满了不理解,她一定因看到我,几乎是趴下拍图,怀疑我我不正常。
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仍然沉浸于我与紫花地丁的世界里。
又过来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提着大包小包,估计是去踏青野炊吧。她们看到我低头弓腰的样子,很好奇,停下来看我,问我干什么。我回答,拍花玩。她们斜眼望望,嗤之以鼻,这么小的花,有啥好看的,然后离开。
我内心激动之情并不因此而减弱,正惆怅拍不出实物美的效果。低头想寻找别致的单朵,拍个微距。听到有年轻女人的声音:“哇,这花好漂亮啊!”
我心想,终于来一个跟我合拍的,看出小花的美,但我没说话。
一朵小紫花,颤巍巍地深情地对我扬起笑脸,我正要满心疼爱地把镜头对着这朵花,听到女子礼貌地问我:“请问这是什么花?”
我认真地对焦,没抬头:“紫花地丁,还可以吃!”
继续看那些小精灵,一只白蝴蝶翩翩而来,落在我脚边的花瓣,我屏住呼吸,欲要靠近,有女子说话,声音很高,把蝴蝶惊飞了。
我顺着声音望过去,见年轻的女子,正低头掐紫花地丁,不远处有穿黑大衣的年轻女子抱个孩子,脸色阴沉:“你就信人家话,不要吃中毒了,还得叫杨明把你送医院去!”
掐花的女子,似乎也被花迷住了,跟没听见一样,目光清澈地看着我:“我知道能吃,我小时吃过,不过叶子比这长。”
我本来想跟她说说还有早开地堇与紫花地丁模样难辨认,但都是堇科,可食。旁边黑大衣女子走过来,阴沉的脸变成不耐烦,还带着股怒气:“人家害你,你也信,什么都能吃!”
掐花的女子依依不舍地站起来,握着几朵紫花,对我无奈又抱歉地一笑。黑大衣女子怀中的孩子见到花,乐呵呵地伸出手抓。女子开心地把花给了孩子,黑大衣女子气鼓鼓地:“什么都给你孩子玩!”把孩子手中的花夺过去,狠狠地扔了。
孩子嗷嗷哭起来,她们哄着孩子,离我远去,消失在远处的紫荆花路。
我坐在花丛,一切还是这么美。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5张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