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时候

今天我想跟你说一说,我的小时候。 我出生的地方叫:独树。其中,附近村子又因为姓氏不同,划成不同的独树。比如,李…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今天我想跟你说一说,我的小时候。

我出生的地方叫:独树。其中,附近村子又因为姓氏不同,划成不同的独树。比如,李家独树,周家独树。我出生的村子,就叫徐家独树。

徐家独树又在公社时期因为村子比较大,分为了3个公社。后来也形成了3个小村。本来叫徐家独树一队,二队,三队。后来,就成了一村,二村,三村。这三个村,地理位置紧挨。村里风气却是不一样。一村沿着一条河,听起来人都比较爱干活。二村的人忠厚踏实,也有不少读书人。三村,也就是我在的村,爱读书的不多,也不喜欢种地,喜欢做点小买卖,或者那时叫做“投机倒把”的事。

我的家又恰好在二村和三村的分界线上,这三村的风气,不是我们想要的。家里人想要孩子好好读书。我和哥哥姐姐三个人都是老早就去读书了。

对的,我是家里的老小。还是超生的。你大约不会明白什么是超生。在以前国家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一家生几个孩子,都是有规定的。我们家,有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就符合规定了。而在我妈36岁的时候,又怀了我。这事,据说在家里引起了巨大争议。有人要求跟着党的政策走,有人,比如我的妈妈的妈妈,都以生命为贵,认为有了就要生下来。于是,我妈排除了千难万险,把我生了下来。

我出生的时候,脐带绕脖,3圈。好在接生婆,经验丰富,有惊无险。

我自己无法想象我出生的时候,家里的样子。因为在我记事起,家里已经把土屋的小院重新修整了一圈。只记得我的妈妈讲起以前的穷困日子,和下雨天,泥地里的生活。所以,有时候,我感觉我是家里的福星,自从有了我,家里没有极端的困苦了。

其实也不是。我小时候,应了那句老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我二年级的时候,家里开的小卖部经营不下去了,还要供应三个孩子读书。爸爸妈妈就要另寻出路。这个新出路,就是每天用摩托车拉着一个木排车,然后去不同的地方,卖鞋子。这叫“赶集卖鞋”。在农村按照农历过日子,每天在附近的地方都有一个集市,大家聚在一个地方,摆摊卖东西。所以,我的爸爸妈妈每天要一早就走,晚上才回来。

就因为这个出路,我需要自己拿着钥匙,出门去上学,放学自己回家。记得爸爸把一串钥匙给我串好给我时,很骄傲的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很好。”

就因为这样的语气,我没觉得早当家是件困苦的事,反而觉得有点骄傲。

那时候,我在学校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压力。全学校3个班,3个年级,3个老师。我学的快,还和同学关系好,每天在学校玩的很开心。放学回家,就换做另一种模样。开始淘米做稀饭,摘菜准备炒菜。

按照妈妈的话,我是个心灵手巧的人。总是计算着爸爸妈妈快到家的时候,饭菜正好出锅,这样趁热。

大多数时候是可以趁热的。有时候,摩托车坏了,或者赶集的时候遇到了工商税务查证的麻烦事,爸爸妈妈突然不能早回来。那时候没有电话也没有手机,就要担惊受怕的一晚上。

有一次,我做好了饭菜,等爸妈回家。等呀,等呀,等呀。怎么也等不来。坐在大椅子上,睡过去了。等醒来的时候,爸爸妈妈回家了。妈妈,从口袋里掏出来几个新鲜栗子,给我烧着吃。说是,摩托车又坏了,修了很久很久。妈妈在等的地方,发现有几棵栗子树,就捡了几个给我。那栗子烧了,又面又甜。太好吃了。于是,那一晚的担惊受怕,最终成了甜蜜的记忆。

这样的事发生过不少。不过,我记得的不多。

小时候的记忆,我总是一个人,去学校。再回家。如果是周末,早上一起来,我就开始收拾屋子,院子。收拾干干净净了,甚是满足。在院子里展开一个“铺缇”(草制的垫子),找几本哥哥姐姐的老课本,躺着看书。偶尔写写作业。

那时候的日子,就是这样。慢慢地,满满地。

当然,我家里还有动物。妈妈爱养猫,吓唬老鼠。我们养过一只老的狸花猫,非常好看,又聪明。她从来不吃死的老鼠,所以不太会被药到。可怜的是,她最后捉了一只吃了老鼠药还未死的老鼠,把她毒死了。

这样的事,在农村时常发生。因为农村人最讨厌老鼠糟蹋粮食。如果没有养猫,就会用老鼠药药老鼠。这样,猫并不知情,可能就被毒死了。

我痛恨放老鼠药的,可是,很多家都不养猫。所以,卖老鼠药的人在逢集的时候,大声吆喝。有一个女的,瘦瘦的,干干的,黑黑的。长得真像老鼠。她每逢一个集都来卖老鼠药。大家都叫她老鼠精。我从来不去她摊前,因为我讨厌老鼠药。

就这样,我们还是养了四五只猫。要么是狸花,要么是橘猫。我都是爱的了不得,天天要猫陪着我玩的。

当然,家里还会养狗。看家护院。最有意思的一只狗,脸上一半黑一半白。我的邻居奶奶给他起名:小花牛。小花牛虽然长得不好看,却很忠诚和聪明。在我爸爸妈妈赶集的时候,每晚很远它就可以听到摩托的声音,就开始欢快地汪汪叫。这样,我就立马准备饭菜上桌。我们从来都配合的天衣无缝。

其实,家里春天会养鸡。一群黄茸茸的小鸡,逐渐长成母鸡公鸡。在他们长大过程中,我也有巨大贡献,因为我每天都会用桶给他们拌食:稻糠,玉米面,麦麸。如果有野菜的时候,也会去拔草。切一切,放进去。鸡们就吃的很开心。

偶尔,小鸡如果不小心,跳进了水桶,就淹死了。这时候,可能会被烧着吃了。(这残酷吗?也不是。)少有的肉味,真的很解馋。

其实,春天里,还有其他的肉味。

我爱在草地里捉蚂蚱。用狗尾巴草,串一串,回家。如果妈妈有时间,还能给锅里放一点点油给炸了。这样又酥又香,真是人间美味。

夏天里呢,还有一种美味:知了猴。

下过雨过,地下的知了,开始挖洞出击,试图趁着夜幕爬上树,蜕壳,成蝉。而不巧的是,很多人,在他们挖洞未出,或者刚刚爬树的时候,就来寻找他们了。于是,他们又成了我们的美餐。

有时候,知了捡的不多,妈妈就用花椒剁了,加上鸡蛋,煎成饼。卷到煎饼里吃,真是香啊。

这么一写,都是吃的了。

对的,我小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学习的事。学习是在学校的。回家是干活和生活。

干的活,却没有形成困苦的感受,更多的是努力的快乐。正如,我的妈妈常常说的:“自己的劳动成果最甜蜜。”

当然,她最甜蜜的成果还是我。

今天是我妈妈的生日,祝她生日快乐。

亲爱的小孩,你期待我们一起去老家,在田地里捉蚂蚱吗?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