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度

他听说她买了小乌龟,他很不高兴,说她无聊又迷信,原因是她的姐姐打电话给她说根据她的生辰八字,她姐姐找一个算命的…

他听说她买了小乌龟,他很不高兴,说她无聊又迷信,原因是她的姐姐打电话给她说根据她的生辰八字,她姐姐找一个算命的老人给她算了一下,告诉她今年要养个乌龟外加车上要挂一个有中国结的平安符,今年就平安了。她嘴里调侃她姐姐迷信,可是心里还是有点惊诧的,因为前两天她刚做过一个噩梦,梦中不仅她病了还有开车外出出了意外,她从噩梦中惊醒,那么巧合的暗示,又加上她姐姐说又不损失什么,就当好玩的事,赶紧去买。所以她这才决定买这两只乌龟。
自从小乌龟来了之后,她常常对着小乌龟凝视,什么都不想就那么静静看它,看它那睥睨的眼神,看它缩着头静静让时间流逝,她也跟着虚度时间,有时候他打电话问她在干嘛,她回答在看小乌龟,他表示怀疑能看那么久,事实真是如此。
他回来之后,于是两人头碰头就在那瞅着这两只小乌龟,他们的儿子调侃终于有龟儿子了,也不把注意力放他身上了,就几天的功夫,他就习惯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去看小乌龟,还口口声声地说是“我的小乌龟”。她在心里暗笑他也太善变了吧,才几天的功夫就由讨厌变成喜欢了,主动承担所有照顾小乌龟的任务。认真地计量水槽的水量和小乌龟的用餐量。他小心翼翼呵护它们,没事的时候就在一边盯着它们。
她和他一起看,像两个不懂事的娃娃对小乌龟的一举一动都保持一种好奇心,讨论它们这样做是什么意思,阳光洒在他们身上,似乎时光停止,世间只剩下他们俩,她猛然抬头,看到他那专注可爱的模样,她心里突然想到王小波曾经对李银河说过的话““我和你像两个小孩,围着一个神秘的果酱罐,一点一点地尝它,看看里面有多少甜。”
阳光温润,似乎他的身上发出一种光,让她觉得安心又踏实。她想起她已经习惯他每天絮絮叨叨中大惊小怪,有时候她正在忙手头的活,他打个电话过来,只为问她有没有冷,有没有按时吃饭,天气怎么样。或者给她发个信息告诉她他要出去吃早餐,早餐吃了什么……她开始厌烦他没完没了,他常常委屈,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如果早晚他不打电话,不视频,不发信息,她就会特别不习惯。
她渐渐喜欢和他一起泡茶然后喝上一下午,一起散步看着夕阳一点点淹没,夜幕慢慢到来,对着一花一草研究如何拍好看,他们一起准备简单的一饭一菜,都睡不着的时候眯着眼睛彼此天马行空的说话。
他最近迷上了书法,她会在他练书法的时候,她在一边看书,她抬头常常看到他在纸张写满了她的名字,她不知道他为啥那么爱写她的名字,他不仅在纸上写,也在沙滩写过,在雪上写过,她曾来没有告诉过他,一次偶然机会她打开他的工作日记,工作日记上也有她的名字。
她的外甥女来看她,跟她说:“姨夫对你多好,对你的称呼不下于5个!我爸曾来不叫我妈的名字,平时都是没有称呼直接说话!”他笑着说哪有,外甥女随口就说出好几个,她掩口微笑。
她不知道他手术的时候,他紧张成什么样子,等到病理结果出来的时候,显示是良性。他给她发了信息:“我这一生都是坚定不移的唯物主义者,唯有你,我希望有来生。”她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
随便聊聊的图片

如果把所有不为挣钱做的事都叫虚度时光,她愿意今生和他虚度更多更多的时光,今生还有好多没有实现的事情需要和他一起去做,和赚钱无关。她想起李元胜的诗:
我想和你互相浪费
一起虚度短的沉默,长的无意义
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
比如靠在栏杆上,低头看水的镜子
直到所有被虚度的事物
在我们身后,长出薄薄的翅膀。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