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边尽是踢腿君

满城尽带黄金甲!这大家耳熟能详。河边尽是踢腿君!这是我的期盼。 这个“淡”明显是要慢慢地扯。我尽量扯得清白一些…

满城尽带黄金甲!这大家耳熟能详。河边尽是踢腿君!这是我的期盼。

这个“淡”明显是要慢慢地扯。我尽量扯得清白一些,没扯明白的,请河友们在下方留言区继续扯。咱河边自有高人,我只不过抛出这个话题而已。

现在的人,都爱上个网,跟家人的亲密度和跟网络的亲密度相比,似乎前者远不及后者,甚至家人相互之间越来越疏离,人与网络却早就融为了一体。

网络是个好东西,可是网上有一样东西,让我格外堵心,颇为无奈,甚至极为痛心——那就是各种病重的求助者。

我通常不会怀疑求助信息的真假,基本上都会果断捐出几个铜板,希望聚沙成塔,涓细成流,于求助者有些助益,帮了需要帮助的人,心里总能略获舒坦,这应该就是“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吧。

可是,这类捐款真的有用吗?能解决几个问题?尤其是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吗?我觉得答案是否定的、残酷的、现实的。

先要搞清楚一些情况,比如:求助者跟病魔之间的一些逻辑关系。

如果求助者是因为缺钱才导致病魔缠身,那是缺钱在先。可是,我们身边不乏一辈子都过得清苦的人,病魔却不怎么青睐他(她),无疾而终,尽了天年。要是因为缺钱在先,那我等早就该病入膏肓了啊?!

如果求助者是因为病魔缠身才导致缺钱,那就是得病在先。那估计没有人会跟他(她)结婚成家、生儿育女,为什么代为求助的却都是另一半、或子女呢?以当今人们现实的人生观,一个病重之人,谁会娶她嫁他?莫非这个世界真的有这么伟大的爱情?

在我看来,缺钱跟得病或许是有一定的联系,但难说是必然的。即使有这样的案例,那也是偶然的,不具备代表性。

人的病最大的症结在于:认知不足,风险来临而不自知。也就是说,当一个人身体病重时,他(她)的认知上的“病”比身体上的“病”来得更早更重,其后果是必然的。

认知上有什么问题呢?还是生冷寒凉,还是久坐不动,还是过度思虑……觉得自己明明活得好好的,其实所干的事却是“自作死,不可活”,这就是最要命的“错觉”吧!当今,能明白这个道理,还能身体力行规避的人应该少之又少啊!我有一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赶脚。

我有个亲戚,最近心脏搭了五个支架,几次旁过鬼门关。毋庸置疑,他曾经无限地、毫无节制地使用了自己的身体,现在把家折腾得遍体鳞伤,早知今日,悔不当初啊!

近期,我又有所顿悟:这个世界除了有三种病没法治以外,其他的病都好治、都有的治,甚至根本就算不上是个病,就是一点点偏象而已。这三种不治之症就是:一、懒癌,二、自私,三、无知。

无知,这个病相对好治一点,有针对性地听讲座看些书,所听所看一对路,“脑回路”一打通,不管多么重的病便有了获治的机会。当然,这对学习能力学习态度提出了要求,人是要“活到老,学到老”的,学习永远在路上。为保健康,就要学医。不学医,为人父母,就是不称职;为人子女,就是不孝顺。有针对性地学习应该是个非常享受的事,那是在跟智者对话,在跟智慧交流。错误的观念因为有所学,而得以改变纠正、不再坚持。正确的认知因为有所悟,而得以固化加强、更加坚定。半本书都不看的人也好办,听话照做就可以了。那些固执己见,不思半点改变的人,说起来头头是道,一开口就不在一个“频道”上,那,这个病恐怕就没得治了。

自私,这个“淡”我就不扯了,免得扯不清剪不断理更乱。

懒癌,一个人的病,全在这个“懒”字。跟懒相比较,无知和自私都不是什么大错。也就是说,一懒生百病。既无知又自私还懒惰的人,得什么病都不奇怪;既无知又自私还懒惰的人,得什么病都是不治之症。

随便聊聊的图片

反过来,勤奋治百病。自知又会有无数的人是不认可这个观点的。我要说方法一定要对路,最好搞清楚人得病的机理,你再勤奋起来才对路数。拼命地胡吃海塞、生冷寒凉,算不算勤奋呢?这就完全不对路了。注意“七分饱”就行了,吃多了,勤奋效果被打折,恐怕又没卵用了。

中医认为“阳化气,阴成形”、“动为阳,静为阴”、“热为阳,寒为阴”。当一个人动起来,阳气充足,周身内外都热了起来,就没有得病的前提条件了。反之,当一个人整天久坐不动,加上长期熬夜伤阳,长期生冷损阳,气血不和,周身内外得不到濡养,不得病才没有天理。一盆冰水通过加热化升为汽,一团热汽遇足够的冷就凝固成冰。

人得天地之全性,草木得天地之偏性。人体“一气周流”,人就不会有病。人得病后,就是借草木之偏性来纠正人的不全不圆。寒病就用热药,热病即用寒药。你可知道,中医给你开的不仅仅是药,他给你开的是“时间”,你得了夏天一般的热病,他就给你开冬天一样的凉寒药;你得了冬天一般的寒病,他就给你开夏天一样的温热药。乾隆御医黄元御说人体就是一小宇宙,如此这般,就是要帮助你维护他所说的人体“圆运动”。

西医的手术确实厉害,其长处,中医只够望其项背,根本不够看。但是人体就像一块田,人得病就像田里长了不该长的东西。西医的办法基本上就是割割割,再难有高大上的办法。为什么会长这些不该长的东西呢?关键还是这块田出了问题,这块田就适合长这些东西。中医基本上不会理会田里长了啥,只会关注这块田本身,中医会把主要的精力花在治理好这块田上。急则治病标,缓则治病本。中医的全局观整体观、先本后标、标本兼治,明显高了西医一大截。这一点,西医就要望中医的项背了。因为医理不通,能把这个道理参悟到这个程度的西医应该是不多的。所以,你说你让这样的人去给你治某些慢性病,这个病能治好吗?你信吗?放心吗?

 

绕了这大一个弯弯,下面就逐渐要扯到“河边尽是踢腿君”了。

人的病,三分靠药,七分靠练。如果你单靠药,不肯刻苦,那这一辈子就靠药了,被药虐了。药性还会随着人体机能的下降而变差,变得不管用。

人得病,就像外敌入侵,药物就像向外借来的援军,能管用一阵子,终归还是难以为继,甚至要投降的。练功就相当于自家练兵,只有自家兵强马壮,总有东山再起之日。

我身边遇到过真实的糖尿病案例,五十多岁的人,连续吃了十年的糖尿病药,他每天都是极勤劳的,都会流上几身臭汗。某日,他突然说他的糖尿病好了,我是抱着极怀疑的态度,亲眼见医生给他多次量血糖,检测结果相当正常,所以糖尿病是可以调理好的。我想其他的病,应该也是异病同理吧!

什么是练功,就是要流汗,想法子把汗逼出来。尤其是舌底淤青重的,体内必寒淤,无一例外。运动排寒祛湿才是王道正途,当然最好是搭配一点热药,效果会更佳。比如:四逆散、四君子、四妙散、理中汤、二陈汤、陈夏六君子等,许多老中医围绕一两个经验方,加加减减,就这么活人无数。

图片

我推荐登山、站桩、踢腿和缓慢深蹲。

“朝走高,夜走平”,就是早上去爬山,晚上还要坚持日行万步。“坐死行活睡神经”,意即整日懒坐死路一条,日行万步百病不生,睡得太狠神经犯病。

喜马拉雅里面有许多关于站桩的讲座,无病每天站半小时以上,病轻每天站一个小时,病重的每天站两个小时,一次难以完成就分两次。

哈哈,踢腿。公园里,各种人都在练习对自己有利的功法。看不懂的人,心里在骂人家是个傻逼。看得懂的人,心里在赞佩人家是个高手。心中有佛的人,眼里人人皆佛。自己是个傻逼,看谁都是个傻逼。道理其实是一样的,偏见跟无知都离真理很遥远。

近日,一位美女同事告诉我,她的外公生前每天都踢腿打拳,年近百岁,无疾而终。我说,你的外公是位高人啦!

半个月前,我在英德栖湖酒店住了一晚,席梦思大床看起来高端大气,其实,我平躺不是,侧睡不是,趴着又不习惯。第二天,我的人简直散了架,腰都直不起来,后悔当夜没有在地板上开铺。苦恼之时,正好听到一个关于踢腿的讲座,我赶紧照办,当天见效,三天痊愈,这让我格外的惊喜。

踢腿强身是有道理的,许多人贪凉饮冷,伤了脾胃,中焦不通,导致心火不降,肾水不升,上热下寒,一派寒瘀之象。通过踢腿,带动气血升降,上下条畅通达,以点带面,以局部促全身,自然就有病治病,无病强身。懂得此医理后,我自信满满,感觉眼里不再有病人,重病可转变为轻症,大病可转变为小病,小病根本就算不上病,就是略有偏象而已,稍作调整即愈。

 

昨天,去医院探望病人,同病房的邻床,男,47岁,脑梗塞,左侧胳膊和腿都不能动弹,他的老婆正背对着他,一把鼻涕一把泪。我跟他吹了牛,早一点遇到我,可能就不会有事了,他的表情五味杂陈。当然,他没有发病前,大概率是跟你一样不会信我的。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聊到这里,各位河友们知道这些道理后,尤其是疾病缠身的人,不能等自己躺床不起后再来想办法。现在觉得有点理,就行动起来,把腿踢起来,踢得猎猎作响,日踢千次,日行万步,让疾病成为你的腿下败将。

© 来源/作者:西部天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