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野菜

老婆喜欢挖野菜,每年春天总要去田野里寻寻觅觅,撒上几次欢,收获一些欢愉,既是对童年生活的重拾,也是对都市生活的…

老婆喜欢挖野菜,每年春天总要去田野里寻寻觅觅,撒上几次欢,收获一些欢愉,既是对童年生活的重拾,也是对都市生活的叛逆。我经常开玩笑说是开春仪式。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昨天是礼拜天,难得她没有加班,一大早就让我推荐挖野菜的地方,我给崂山北宅樱桃园的朋友打电话,朋友说野菜多的是,就是风有点大。有点风怕什么?我们这把年纪的人,大风大浪见多了,说干就干,准备好工具,我们上路了。

从市区到北宅不过半个小时车程,滨海大道上有点拥堵,都是大礼拜出来踏青赏花的人。春天来了,大家都有一些骚动的情绪。听着车窗外鼓荡的春风,欣赏着两边山坡上如雪的花海,大家的心情都是无比的爽。

一进朋友的樱桃园,就闻到一股淡淡的甜香,樱桃花开的绚烂恣肆,粉的花,白的花,缀满了枝头,也有一些刚刚绽放的,一阵大风吹过来,花枝乱颤。朋友说,要是今春的雨水给力,五一节前肯定能吃上味道鲜美的崂山樱桃。老婆眼尖,很快就发现了“宝贝”,一株樱桃树下的几颗肥硕的荠菜,那种喜悦之情,不亚于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工作者发现了神树,我和朋友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只见她动作敏捷地蹲下身子,从包里拿出小铲子,小心翼翼地把几颗荠菜挖了出来,甩掉附着的泥土,塞进包里,接着移动到另一颗树下。我也跟着行动起来,朋友说:“这里的荠菜多,可能是去年的老荠菜撒下了很多种子。”“我这里又发现了一群,赶快过来帮忙啊。”老婆又在那边发现了“宝藏”,有点忙活不过来的感觉,就这样不到一个钟头,我们就收获了满满两袋子荠菜。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荠菜是北方最常见的野菜品种,别看它不起眼,小小荠菜真正称得上春天的信使,年前年后,寒风呼啸,荠菜趴在地上,灰头土脸;春天一到,特别是春分以后,下过一场春雨,荠菜焕发了生机,嫩绿细长的羽状叶片立马支楞起来,如同野地里的一群皮小孩在比赛谁长得快。

野生荠菜的营养价值很高,富含丰富的维生素和多种微量元素,而且荠菜也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尤其是荠菜中含有大量的维生素A,对于治疗夜盲症和白内障有很好的效果,还可以清理胃肠,降低胆固醇、降血压,好处多多。正因为如此,这些年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的提高,大鱼大肉吃得不香了,荠菜倒是成了饭桌上的稀罕菜品。

汪曾祺老先生在文章里写道:“荠菜是野菜,但在我的家乡却是可以上席的。”所谓“上席”是指酒席上的正规菜肴,这倒不假,这些年青岛本地的酒店就开发出好多以荠菜为原料的菜品:凉菜有“蒜泥荠菜”“花生碎拌荠菜”,热菜有“荠菜炒蛋”“荠菜鸡蛋饼”“荠菜海蛎子汤”“荠菜汆鱼丸”等等,不一而足,味道都非常鲜美。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昨天我家采取了最传统的吃法,包荠菜饺子。都说是“饺子好吃菜难择”,挖回家的两包荠菜,费了我俩大半天的功夫,把荠菜一棵一棵择好,冲洗干净,放开水里焯一下,再放到凉水里浸泡,去掉土味儿;然后捞出荠菜攥掉水分,细刀切碎,配上韭菜末,绞好的五花肉,倒入各种调料,饺子馅儿就算大功告成了。在老婆的鼓励下,我还学会了一项新技能,平生第一次尝试包饺子,包出来一看模样还算周正,就包得更起劲了。您问味道怎么样?用青岛土话来说,“太平镇的大板儿车,木有挡啦”。当年南宋诗人陆游吃了荠菜,是这样说的:

日日思归饱蕨薇,
春来荠美忽忘归。
传夸真欲嫌荼苦,
自笑何时得瓠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