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花

我对丁香花的喜爱,要追溯到我的大学时代,我农村走出来的学生,可以说土到骨子里头。我记不清当时候班级搞什么活动,…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对丁香花的喜爱,要追溯到我的大学时代,我农村走出来的学生,可以说土到骨子里头。我记不清当时候班级搞什么活动,只记得室友朗诵了一首诗叫《雨巷》,她在朗诵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一位身材苗条的姑娘,打着油纸伞彳亍在青石板路上,忧郁而彷徨。从此我喜欢上了那些平平仄仄的青石板路,虽然没有看过丁香花,但是丁香两个字深深嵌在心中。
当我工作后,某天发现校园的一角传来阵阵香气,我顺着香气找到了几棵开着洁白的花的树,起初,我不知道它是什么花,只觉得这花素洁,不妖娆而且给人很安静的感觉,不像白玉兰那样遗世独立,高雅莹洁,带点清高孤傲,凸显别的花平凡普通。而我看到的花因为有绿叶陪衬,花儿显得温和、清纯。一个办公室的小同事,她对花颇有研究,她能区分迎春花和金钟花,杏花和樱花绣球花和琼花等等,她告诉我这个是丁香花,边上那个是琼花。于是我深深地记住了它,而且喜欢上了它。
每次看到它就会想到戴望舒的《雨巷》也会想到我那青春年少的室友。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冷漠、
凄清,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走近,
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像梦一般的
像梦一般的凄婉迷茫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消散了,
甚至她的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撑着油纸伞,
独自彷徨在悠长、
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也许年纪大了,我越来越喜欢喜欢一些温和、柔软、美感的词,比如今天同事下了满满一锅饺子,饺子肚子鼓鼓,在锅里翻滚,同事称胖胖的饺子,我就觉得有了“胖胖的”三个字,饺子一下子变喜感了,然后似乎感觉到她心中的欢喜。我越来越讨厌那种生涩的词句及所谓粗俗不堪接地气的诗,比如流行的浅浅体,乌青体,梨花体,逼仄体等。在我看来就是说了一段话用回车键把它单独成行,装饰成现代诗的模样。前一段流行的余秀华的诗《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以及她相关的诗,我真心同情诗人的经历,佩服她努力上进敬业的精神,我读不出她写的诗有多好。这种接地气的诗,恕我不能违心去称赞,也许是因为我个人的水平太低的缘故。对于现代诗,我还是喜欢徐志摩、戴望舒,席慕容、林徽因、余光中、海子等他们的诗,感觉他们的诗真正体现现代诗的自由、流畅及美。
我向来看书都是零散的,没有系统去研究和琢磨,跟着感觉走,能吸引我的就看看,不能吸引我的,即使书评说再好,我也懒得去看,就像我为人处事一样,对喜欢的人自然会亲近,对不喜欢的人怎么也无法勉强自己违心去逢迎,出于礼貌和修养,我只能做到敬而远之,客气再客气。所以我的理解也是肤浅的更多倾向于主观认识,我只做选择喜欢不喜欢不做评价,因为他们写得好不好,我也不能说出子丑寅卯的条条框框。相对于深层次的研究探讨,我始终是个门外汉。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就像一个人再优秀,和我没有关系,在我心中他啥也不是,一个人再平凡,只要他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人,在我心中就是无可替代。活着活着,我成了一个没有是非观念的人了,感觉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好人与坏人之说,看他怎么对我,只要真心对我好,我就应该回报这份真情仅此而已。人性太复杂,是一个对立统一的矛盾体,经不起所有考验,所以怎么也无法界定纯粹的好人与坏人。
人如此,文章亦如此吧?想到人性的复杂或许就学会了换位思考,更能包容和体谅别人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