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的一场演讲赛

三月五日那天,觉得是个很特殊的日子。大脑里一通检索:今天是二十四节气的“惊蛰”;今天将要召开全国人大代表会;还…

三月五日那天,觉得是个很特殊的日子。大脑里一通检索:今天是二十四节气的“惊蛰”;今天将要召开全国人大代表会;还有今天是“学雷锋活动日”。一想起“雷锋”,突然就一下子联想到了三十年前的一场演讲赛。

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是我的青年时代。这个时候我在留坝县的中小学里教书。不同时期,分别当过语文老师、数学老师和物理老师。你感到奇怪是吧,怎么还串校串科了呢?再告诉你,我还带过历史、地理课,当过音乐、体育、舞蹈老师呢,惊掉下巴了吧?

随便聊聊的图片

你以为我是个临时代课的?那你错了,我一直在教育岗位上工作;你以为我是个替补的?你还是错了!在这期间,我被评过先进教育工作者、优秀教师、全县十大教学能手称号、得过初中物理统考全县第一的证书和奖励;参加过首届陕南民歌大赛,我表演的电视镜头上了市台省台中央台;摄影作品得过全国大赛一等奖……

彻底蒙圈了吧?告诉你谜底吧,我最早毕业于“汉中师范学校”,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我们走的是“曲线救国”的道路,在当时整个国家缺乏小学教师的时刻,上完高中再上了中师。毕业后文理兼用,能教小学,也能教初中。用春节联欢晚会里孙涛一句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套话来说,那就是:“我骄傲!”

老鼠摆擂,小打小闹;酒后真言,过眼云烟。一番伙夫打鼓——自吹(炊)自擂后,咱们言归正传。

这场由省、市、县委宣传部联合组织发起的“讲文明·树新风”演讲赛,声势浩大,颇受各级领导重视。以“五级跳”的形式,自下而上,选拔晋级。先由各基层单位组织比赛,第一名参加部门比赛,各部门比赛第一名,再参加县级比赛,县级赛后第一名参加市级比赛,直到省级大赛。

用现在的话来说,我高歌猛进、一路绿灯,打到了第四关,参加了市级大赛。然后形势却急转直下,如坐过山车般跌落……

之所以难忘,是因为十分钟的演讲赛,我不但做到了脱稿演讲,还行云流水样一气呵成。演讲中既有动作表情,还有说学逗唱。我是井底之蛙,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但三十多年来,在这方小天地,自持无人超越。也或许现在的年轻人对演讲赛这样的活动不屑一顾,也或许是我自闭自恋,反正一阵阵就连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之所以难忘,还由于去参加市级大赛前后的一些难以名状的遭遇……

我清楚的记得,我的演讲题目是《雷锋,还会再走吗?》。在经过了学校、区教育组、县文教体育系统的三级选拔赛后,我进入了全县各系统选手参与的县级大赛。

由于前三场选拔赛的逐步提炼和不断校正,我对演讲稿已经烂熟于心,动作表情也逐渐自然到位。这场演讲赛在县影剧院大礼堂进行的,到了演讲的时候,我走上台去,用眼光环视一周,开口深情唱起了陈少华的《为人民服务》,两句过后,一千多人的剧场鸦雀无声,也许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特殊的开场方式。稍一停顿,全场就爆发出了一片掌声。

接着我从这首歌曲引入到了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这篇光辉文章,自然就带出了雷锋的事迹。在毛主席1963年3月5日向全国发出了“向雷锋同志学习”以后,在描述全国各地学雷锋活动中涌现出来的感人事迹时,我分别用了普通话、关中话、广东话、四川话、河南话这些方言,来对不同的人物对话进行了不同的表述,带动全场观众,跟着我娓娓道来的节奏,时而微笑静听、时而鼓掌欢呼。

特别是我根据七八十年代学雷锋活动被冷落后,报纸报道过一个老太婆,去河南“洛阳”看望部队的儿子,被火车站服务人员马马虎虎、误导到陕西“略阳”的情形时,用不同方言、不同人物的语气,讲述的活灵活现,使听者如同亲临现场,如见其人。我看见前排的评委,有几个人都点头露出了赞许的目光,我信心更足了。

在一阵热烈掌声后,我走下了讲台。因为我是第二个出场,评委没有给我打满分的,有打99分的。但各系统二十多个人演讲完毕,也没有一个人的分数能超过我。我总分遥遥领先,得了全县第一。鲜花、掌声、赞誉和奖励一起袭来。县上也初步决定,由我作为县级选手,到时候参加汉中市的演讲比赛。有领导说要组建演讲团,第一个选我;有领导说要调我到宣传部门去工作。

当时感觉这辈子最光彩自豪的事情莫过于此了,自然有些沾沾自喜。人年轻的时候癫狂,不知天高地厚。还梦想着能凭此“本事”改变自己的命运。谁知下一场的游戏,就击碎了我的一场大梦。

回到学校后不久,明显感觉到不知什么事情得罪了校长。先是他专门听了我一人的课,后安排教导主任仔细检查了我的教案和作业批改情况。这些说来也正常,但这位校长对我的批评指责,越来越多,越来越苛刻刁钻。就连我在学校运动会上做广播员,使用学校一只本来就有问题的旧话筒,不知咋地,过后再也不能正常使用时,他硬把话筒塞给我,要我赔100元钱。后来他收了我的钱,也根本没有交到学校账上。

更大的麻烦在后头。当时二十多个教师都住在学校里,每人一间宿舍,还带有一个简易小厨房,放学后都是自己做饭。我们几个年轻教师约定:每周一次,每人轮流张罗一顿饭菜,大家互相请客。这天中午轮到了我,就怕影响下午上课,我只拿出了几瓶啤酒。可是还是有一位教师喝醉了,他倒是回宿舍躺下了。校长过会儿找到我,训斥说全部是我的错,是我在聚众酗酒,影响了学校正常教学。这位教师下午的课必须由我来上,可是我同时有课呀。他说那他不管,也不准调课,我必须都要兼顾。还拿了把椅子坐在校园当中,死眼盯着我。

相信现在大部分教师和学生连“复式教学”都没有见过,那是在一个教室里,由一个教师给坐着不同年级的两拨及以上的学生轮流上课。可我比这还要过头,我得给相距一百多米远的两个教室的学生进行“跑式教学”。我得这个教室里讲一阵子,赶紧又跑到那个教室里讲一阵子,来回好几趟。还得在心里不停地求菩萨保佑,在我离开的教室里不要出乱子,那几个调皮捣蛋的学生不要相互打得头破血流,不然我就更惨了。
这独一无二的“跑式教学”绝对不是教学上的创新,我只感到是一种惩罚和污辱。在我几十年的教书生涯中只此一回,相信其他教书的,也不曾有过这样的体验。

我小心翼翼地进行着我的教学工作,生怕再生出什么枝节来。对参加市上的演讲赛不再抱有希望,也不敢向其他人打听。感觉过了好久了,也没有一丁点儿消息。

一个周四的晚上,辅导完学生的晚自习后,我批改了学生作业,备了第二天的课,回到宿舍已经很晚了了,洗漱后正准备上床睡觉,听到有人敲门。打开一看,是校长满脸通红的闯了进来,口里喷着酒气说:明天你到市上参加演讲赛。

我一听,TMD,这么突然袭击,这是要玩死我呀。我说我不想去,他说你必须去,不去学校、局里、县上都要收拾你。

我当时就意识到这里面有猫腻,忽然就想起读过的《水浒》来,我断定这家伙就是王伦,可我也不是林冲呀,我没有林冲的胆魄和武艺呀,不然我一刀劈了他!我没有资历和背景与他抗衡,他在县上有亲戚当大官哩,暂且忍气吞声吧。

我问他局里什么时候通知的,他说上周,他忘了,刚才才想起来。我问有文件吗,他说有。我去他那儿拿了文件回来,一看:妈的!文件都下了两周了,第二天上午八点就要开始在汉中进行演讲赛,而且和县上的要求有些不同,必须修改讲稿。当时学校照的是小水电,忽明忽暗的闪烁着,更要命的是晚上12点就停止发电了。一看时间,已经11点50了。

刚找到蜡烛点燃,电灯就熄了。在昏暗的蜡烛下改好了稿子,又默读了几遍。隔壁是其他老师的宿舍,都是旧教室改建的,隔墙只有半截,上面是竹席顶棚,贯通的,根本不隔音,又不好读出声来。凌晨三点睡下,却怎么也睡不着。想了许多许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想通。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晕头晕脑的骑着自行车出发了,要赶20多里路去搭开往汉中的班车。

人倒霉的时候,喝冷水都会塞牙缝,现在我深深地相信这句话了。没走多久,天下起雨来了。走着走着衣服就被淋湿了,这个还不打紧。关键是路面湿了,出现稀泥了。自行车泥瓦里糊进死黄泥,就走不动了。要么用棍子剜掉黄泥再继续走一段,要么就扛着自行车走。踉踉跄跄赶到公路边上,在一个老乡家寄了自行车。拧干了衣服上的水,再穿上,站在公路边一边风干着衣服,一边等班车。

赶到汉中赛场,11点多了。演讲赛已经接近了尾声,按抽取剩下的顺序,也已经过了。赶紧给人家说明了情况,得到允许,最后一个出场。

心情太复杂了,前前后后、起起落落遭遇了这么多的事情,一个晚上又没有睡着,还被雨淋了一场。唱歌时有跑调、演讲中有停顿、表情还配合不准确。没有讲到悲伤的事情,眼泪却掉了下来,彻底搞砸了!我都不知道最后是怎么走下讲台的。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我的演讲在这里全然没有了优势,虽然没有落到全市的最后去垫底,却也只得了个连我都记不住的中间名次,折戟沙场、抱憾而归。

过了好几年,才彻底弄清楚,我是怎样得罪了这位校长的。一天晚上他去一个女教师宿舍里“谈工作”,他老婆到处找他,没有人告诉他。问到我时,我不知好歹,给她说了实话。就这,惹下祸了。

县上给局里和学校同时下了文件,因为是邮寄,怕耽搁,又电话同时告知了局里,让通知学校和我。

学校只有一部电话,安在校长办公室里,只有他接了电话。过了两天的文件通知也被他接了,全校就他一个人知道。他从头一周的周一到第二周的周四晚上,将通知压了将近两周,在他和我都没有退路的时刻,才不得已醉醺醺的“通知”了我,算计的多么精、准、狠呀,不得不说在这方面确实是个“人才”!

而我年轻幼稚,懵懵懂懂,只看见世上一片阳光。那知道还有阴影和陷坑呢。

过后又一想,我的演讲也还有遗憾。当说到七八十年代雷锋在我们这儿“消失”的时候,在美国西点军校,却挂出了雷锋的画像,成了人家崇拜的偶像时,原打算模仿美国人说几句英语的,但由于英语水平实在太烂,只好放弃了。阴差阳错的,这一辈子都没有学好英语,也是我的一大憾事。以至于现在使用个图片、视频软件什么的,只能使用国产和汉化的,对洋软件只能是“望洋兴叹”呀!

这次难忘的演讲赛过去三十年了。从此,我再也未涉足过那曾经充满希望的演讲台。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