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等热爱变为遗憾,别让希望空成失望

晚上的时候在朋友圈里听到了一个同事儿子弹唱的《千与千寻》主题曲,周深那个中文版本的,唱得很好,忽然就很感动,感…

随便聊聊亲爱的旅人啊的图片

晚上的时候在朋友圈里听到了一个同事儿子弹唱的《千与千寻》主题曲,周深那个中文版本的,唱得很好,忽然就很感动,感动的是那歌词与旋律,也有些感动于他那样的年纪。我们皆是从那样的年纪走过来,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正是这个道理,往往在我们读懂了一段歌词或文字的时候,便意味着不再是少年的那个年纪了。

春天的夜是禁不住胡思乱想的,这首歌叫《亲爱的旅人啊》,歌词写得很美,于是我想到了一首杜甫的诗。

诗的名字叫《赠卫八处士》,杜甫特喜欢以人的名字来给诗的命名,当然了,他的诗名里出现最多的人名还是李白。

这首诗很长,通俗易懂,你一读便知:

赠卫八处士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
问答乃未已,儿女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这诗是写老友重逢的,但我读完前两句,我就觉得这不止是在谈重逢,而是谈人生。回想起经历的过去一年多的光景,人间不过,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想到“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这十个字的时候,就禁不住要落下眼泪来。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参是指的参星,是猎户座中最亮的一颗,在天空的西方,商是指商星,是天蝎座中最亮的一颗,天空的东方。当东方的商星爬升出夜空的时候,西方的参星必然会慢慢沉落星空。而人生啊,也是如此,多少人说不相见就不相见了,就如那参星与商星,一别离,便是永久。

我们每个人的一生会遇见2920万人,但只会与3000人结交,而与我们关系亲密的人不过几十人而已,绝大多数的人我们只是擦肩而过,点头之交,萍水相逢,天各一方,然后便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了。

我们匆匆地赶路,期待着匆匆地重逢,饱受着经久的别离。就像《平凡之路》中所唱到的:我们徘徊着,在路上,我们沸腾着,不安着,你要去哪?而这赶着的路的人生里,芸芸众生不过是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世上没有那么多的久别重逢,世上多的是再未相见。

杜甫又说“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我们能在这烛光下又相逢了,想都不敢想。看到这句诗,我想到的是:在这样一个浮躁的社会里,亲人也好,挚友也罢,你有没有那么热烈地期盼一个人的到来,那么兴奋地盼望与一个人重逢,或许是如今科技进步了,交通发达了,朋友圈里经常见,朋友却不常有了罢。

后面杜甫还有一句特别伤感:“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我的心中啊连声哀叹,是因为我去寻访那些旧日的朋友,有一半的人都已经离开了人生。毕业十五年左右,先后有几位大学同年级的同学因为意外离开了人世,有时想起来,也唏嘘不已,尽管说人活一世前赴后继而已,但想到一些熟识的人再难重逢,天人永隔,仍是特别哀伤,能理解杜甫一首写重逢的诗,干嘛要提人生,提旧友,提诀别。

尽管吃了老朋友家的新韭菜,黄米饭,好酒好菜吃了一顿,杜甫还是在结尾来了句“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每一个短暂的重逢,都是长久的分别的开始,每一个长久的分别,却未必能换来下一个重逢。明日分别后,又相隔千山万水,茫茫的世事真令人愁绪难断。回应开头的“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暗示着明日之别,悲于昔日之别:昔日之别,今幸复会;明日之别,后会何年?低回深婉,耐人寻味。

来日方长是一个大家常说的词汇,听上去很美,余生很长,保持联系。但我们常常忘了:余生是一个函数,不是一个常数。余生被命运加入了诸多的变数,不是你想保持联系就能保持联系的,余生可能并不长,运数总是很无常,来日可能并不方长。

杨绛先生在《我们仨》里写道: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不管是风景还是人,都会变,都不会在原地一直等我,有时是因为时间流转,有时因为命运捉弄。

别等热爱变为遗憾,别让希望空成失望,别等一切都来不及,记得珍惜当下,及时感恩。

天气越好,春天的夜空便越高,我们抬起头,看见月亮没睡,星星没睡,许多人,也没有睡。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