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吸一口烟火气

生活中我们总是习惯性忽视一些习以为常的人或物,总觉得看不到迷人的景色,也感受不到明明正拥有的幸福。 上班之路每…

生活中我们总是习惯性忽视一些习以为常的人或物,总觉得看不到迷人的景色,也感受不到明明正拥有的幸福。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上班之路每天都走,我已经精准计算出路上所花费的时间和所要控制的行进速度,路上所见的一切对我来说熟悉到可以直接忽视掉,然而前面的那个骑单车的小男孩,他可不这么想。
从模样和个头判断,他应该是小学四五年级的孩子。一个上面标着XX辅导班的手提袋歪歪扭扭的斜挂在他身上,他的外套半穿不穿的胡乱披在身上,里面的毛衣显然让他热腾腾的身子很不舒服,领子被蹂躏的不成样子,裤腿也被他扯了又扯。他骑着一辆比较破旧的小自行车,走动时后面发出叮叮啷啷的响声,生锈的U型锁悠哉悠哉地被甩来甩去。他好像并不着急去上学,骑自行车的速度跟我步行差不多。
他行进的路线很不一般,旁边的大路他不走,偏偏要在绿化带以内的人行步道里穿梭。前方的小树丛让他来了兴致,他呼啸着,欢快地加速奔过去,像急转弯一样绕过散乱分布的树木,自行车被扭成“8”字,他却毫不在意,若不是看他车技了得,我真怕他转的太狠,控制不好速度,会摔下去。等把这片休闲区里的树木都转了个遍,他好像没玩儿过瘾,再来一次!这次他的速度更快了,欢呼雀跃的声音堪比附近刚到站的公交车的鸣笛声。我在后面只笑他:还是小孩子快乐多啊!

前面的路他依旧与我同一个方向。他不顾行人的多少,只管横冲直撞的过去,还故意在停车位上绕来绕去。路口遇到红灯,他并没有选择安静的停下等待,而是在一旁原地打圈儿骑行,刚刚亮绿灯,他竟然骑车斜行到对面,而这时自北向南的车辆还未到达黄线位置,依旧保持着直行状态,如果车辆没有减速的话他真有可能被撞到,吓得我差点儿喊出声来叫他。而他依然一副无所谓的姿态,晃晃悠悠地从主路又回到步道上。我正想加快速度赶上他,告知他刚才行为的危险性,过了马路却不见了他踪影。又走了一会儿,我才发现他的自行车被可怜的丢弃在路边,没有落锁,斜放在一堆共享单车旁边,像个异类。
当我再次回到一个人的上班之路状态,脑海里还是在想关于小男孩的事情,尽管他的骑车行为的确充满危险性,但从另一个角度想,他是个多么善于观察身边事物的孩子啊。在成年人看来十分普通的树木,而在孩子眼里却是游戏的“伙伴”,骑行的方式我行我素,路上的时光能让他自己笑出声来,这是多么值得习惯当“低头族”的我们思考的一件事啊!
于是,下班后,我不再想工作或生活的烦心事,选择让自己的眼和心好好感受一下真实的烟火气。

经过的第一家餐馆,每到我下班时间那里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三五成群的好友提着酒或带着孩子有说有笑的走进去。过完第一个红绿灯,就能闻到新鲜出炉的面包的香味,还能听到甜美的小姐姐喊道:“招牌软欧一排排,喜欢您就这边来!欢迎试吃,欢迎选购!”热情的小姐姐总是跑到每一个路过的行人身边,不厌其烦的推荐,即使不买,也会送上试吃的面包。还没等面包的香味散去,前面五米左右的牛肉饼店也开始利用独特的香味招揽顾客,这家店只有下午五六点才卖,所以每次经过都会看到人们排队买饼的盛况。
不远处的幼儿园放学没多久,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有说有笑的离开,“今天上学开心吗?宝贝”“中午睡觉的时候想妈妈了没有?”“儿子,饿不饿,要不要去买面包给你?”“奶奶,我今天表现可棒了,老师奖励了我一朵小红花!”……这样的对话蹦蹦跳跳地点缀着我独行的回家之路,好像马路也变得柔软了。
刚巧遇上有卖竹筒粽子的,惦记着大侄子爱吃,就买了两个带回去给他吃。过完第二个红绿灯,是一家火锅店,白天没什么人,这会儿已经能闻到从里面跑出来的火锅味儿了。这家店外侧的装修很有田园风,围着墙体隔出一圈儿,种上竹子、蒜苗、青菜等,不过可能由于管理缺位,这些作物都有些干巴巴的,好似命不久矣,但愿是我多虑了。再往前是一家手擀面店,为了向每一位顾客展示他们用的是纯手工面,老板专门把做手擀面的工具摆在进门的位置,所以每次经过,我都能看到一位中年阿姨弯着腰擀面的场景。他家的生意特别好,无论是中午还是晚上,店里和店外的顾客都挺多,连我这个不怎么爱吃面的人都想去尝尝了。

走到那个男孩玩儿转圈圈玩儿的开心上头的小树丛,我也放慢了脚步。这一小片天地真是好地方,虽然离主路很近,旁边又是公交车站,但因为有林荫就显得安静许多,加上旁边一墙之隔的棉花储备库里独特的风景(垂柳缭绕,河水委婉,卵石细语,樱花缤纷……)如果只望向这一处,会产生远离世俗,身临山野之感。若不是那“滴滴”的刺耳鸣叫声,我真想在这片宁静中多沉醉一会儿……

还没走过最后一个红绿灯,对面超市的音乐声已经拴住了行人的脚,晚饭的食材正排队整齐地等待着需要它们的主人把自己带回家。我的胃也在提醒着我,家里的厨房正上演着热闹的合奏。
走进小区,不见花色,却得花香。玉兰和早樱在那些我忽略掉的日子里正变换着身形,半月前的白似雪和粉似桃已没了踪影,浓密的枝叶取代了曾经的繁花似锦,但不知为何这香味儿还未散去?难道,它们真的“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了?

走进家门,厨房如常,大侄子在写作业,逗了逗二宝后,给母亲打下手做饭。她有她擅长的食谱,我有我创新的做法。汤在锅里咕嘟咕嘟的炖着,母亲切着菜,我摆弄着做馒头版披萨。仿佛有一种旋律在厨房游走,默契地穿梭在我和母亲之间。待燃气熄火,抽油烟机安静,烤箱到时,开始干饭的讯号一一具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