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记

阳光很好。 以手遮额,在房前屋后走了几圈。住在乡下,感觉里总是懒散多一些。 在屋后,碰见燕子骑着电动三轮车去地…

阳光很好。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以手遮额,在房前屋后走了几圈。住在乡下,感觉里总是懒散多一些。

在屋后,碰见燕子骑着电动三轮车去地里。见她车厢里放着喷雾器,问是给油菜打药吗?她说去给西瓜打营养肥。

现在的西瓜不是和从前一样在地里埋肥,而是用喷雾器撒液体肥吗?我不懂,也没问,她急匆匆的,我一个闲人,自然不能耽搁人家的正事。

爸爸在菜地里做营养钵。他戴着草帽,一步步倒退着走。做营养钵是个单调,重复的活。爸爸总是默默的,从这头到那头。我想问一下他都准备下些什么种子,但想着问了也是白问,咽下了口中想说的话。

早上我看他从偏厦里搬出塑料薄膜。他应该是想把营养钵做好后就下种子,然后用薄膜盖好。

农历二三月间,气温不稳定,盖了薄膜安全性高一些,种子在里面也可以更快一点出苗。

爸爸旁边的田垄里,覆了薄膜的苋菜已冒出星星点点的红。

昨天晴,今天继续晴,天翠蓝翠蓝的,真好。

一个人走,喜欢抬头看树,看天。阳光有些刺眼了,听得见飞机的轰鸣声,却不见飞机的影子。我仰头努力地寻找,眼前只有白亮亮一片,扭头,见水杉的绿很明显了,那些小叶子用渐渐展开的模样,静静地俯视我。不说话真好。一棵树在我面前沉默不语,却让我感到踏实可靠。

李子树已经结果了。黄豆粒一般大小的果子,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许多蝇子及我不认识的虫子在嗡嗡叫着。
“这是什么呢?”我自言自语。
二爷听见了走过来看,他说需管理,要不然会全落了。

柿树上,几只黑鸟比新叶还醒目。我走近去看栀子,(栀子树与柿树离得近。)惊了它们,它们扑啦啦飞起,展开的尾翅,居然有一圈白边,如少女的裙裾——我心向往。

春日繁华耀眼。油菜和豌豆开始结荚,小葱开花,芦苇长出青青的好看的叶子。我想抽取其中一片苇叶,感受春天的香气,不过,我伸出的手,终是在离它最近的那一刻,收住了。

远远的有蛙声传来。那声音具有穿透力,深入肌肤,我说不上是亲还是近,反而是有些起腻,暗底里生畏的。

我知道,那是青蛙在田畴间求偶。是的,春天是荷尔蒙铺天盖地,生命摧枯拉朽。春天是残忍的欲望,是动物们拼了生死之博,却让人有一种噬骨的感动的力拔山兮!

三月已近尾声了。我忽然发觉地里的茼蒿花那么好看。它们像一个个小太阳,它们通晓土地与天空的美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