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刹浮邱寺

明天是2016年的农历九月初九,是我国传统的重阳节(尊老节),也是人们登高远望的日子,还是佛教摩利支天菩萨的圣…

明天是2016年的农历九月初九,是我国传统的重阳节(尊老节),也是人们登高远望的日子,还是佛教摩利支天菩萨的圣诞日。因此,每年的这个日子,一定会有许多游人登上浮邱山远眺,有许多信教人士前来浮邱寺持戒、放心、诵经、礼佛、持咒、念佛,以图得到佛菩萨加持,获福无量。
随便聊聊的图片
因为明天上山的人太多,道路将管制,所以我们几位受邀参观的文化界朋友,今天下午五点就提前上山了,并入住在山顶的电视转播站的内部招待所内。
天黑后,气温降到了十度以下,沁凉的秋风一阵紧过一阵,仿佛浮邱48峰在秋风里东摇西摆;而远处益阳、桃江城里的灯火随风飘忽……我和刘小武、卢岩诸君索性躲进房间,蜷缩在被窝里,更担心起不足20米远的南坡上,行了两个多世纪寺院的命运来。
浮邱寺,已有太多的人和文章,介绍过讴歌过它的前世今生,无需累赘;但是,前一段时间陪几个旅游设计单位的专家,重新审视它后,产生了更深的眷注,本不想再聊这个话题的我们,不得不再说几句。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旅游文化学院的钟永德院长(博导),在看了寺院和银杏林(共21株,树龄在400年~2100年之间)后,对浮邱寺赞不绝口。他说,树龄有多长,寺庙的历史就有多远。如果是一株、两株,可以说是偶然、天生,一片这么多,那一定是人工种植与保护的结晶。离开时,他握着我们的手,希望古寺不要拆,一定要修旧如旧保存下来,还深情地注视着我们,意思是:你们懂的!
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听到的声音,总是要以保护、留存居绝对多数?那些说她没有飞檐走壁,是民居,没有多少保存价值的话,为什么总是如把把尖刀,插在我们的心脏上呢?可否这样譬如:200多岁的母亲,出身贫寒,且老态龙钟,是不是要动员父亲休掉老母,去续娶一位有教养的貌美时尚女郎?
傍晚时分,我们绕着寺院转了几圈,默默看着,静静品着……不想见到任何人,更不愿意被人打扰,在沉默中把心中的苦楚一一咬碎吞噬——我们甚至责怪命运,为什么当年要来到这个地方?为什么要与之结缘?
外面的风越刮越凶,呼啸声惊心动魄,我们担心的仍是:那个日子会不会到来?那个日子什么时候到来?
今夜,浮邱山之巅,多了几人无法入眠。
不说再见,千年古刹浮邱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