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盛大

春日盛大 清凉的雾。 远处近处的绿,染了这雾,让四周的空气也似乎满含着绿了。 想起从前,一个人走在湿漉漉的雾里…

随便聊聊的图片

春日盛大

清凉的雾。
远处近处的绿,染了这雾,让四周的空气也似乎满含着绿了。
想起从前,一个人走在湿漉漉的雾里上学,总会生出许多遐想。那时小,会感觉流动的雾笼罩着的乡村,像电影里的仙境。
事实上,今天的我依然有这样的感觉。牛乳般的薄雾里,一切静悄悄的。不远处,落了花的油菜望过去,是一望无际的碧。眼前的菜地,韭菜鲜碧,洋芋苗深碧,豌豆苗灰碧。我忍不住又举出手机开始拍,看见一只大鸟飞来,许是翅膀沉重,它落在我家的房顶,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看看手表,时间还早,于是,我不紧不慢地围着房前屋后转,心里的宁静与周围的绿相融,不知怎地,我有一种身在尘外之感。忽然,河沟那边豆腐坊里的鸭子嘎嘎叫起来,它们摇摆着,喧闹着,有两只还飞到了鸭蓬的栏杆上,它们拍动翅膀的声音更衬托出村庄的寂静。
有人说:寂静不是什么都不存在,而是万物都在。是的,万物都在。蛙鸣、鸟鸣、鸡叫、鸭叫、鹅叫……还有偶尔驶过的车辆,都会让人觉得寂静无边。
路上遇见幺婆提个暖水瓶从小叔那边走了过来,我喊她,她在离我十几米的地方停下来,看我一会,认出我来,笑:“是你呀。我眼睛不行了,看不清了。你都吃早饭了呀?”
“还没有。还等几分钟了去做早餐。恁那吃了没?”
“我还在烧开水。咯,给你小叔装瓶开水,他回来了有喝的。”
幺婆七十六、七十七了吧?小叔五十三。小叔也是有孙子的人了,但这么多年,幺婆一直照顾着他们,想想真叫人羡慕的。当然,小叔两口子都上班,对幺婆幺爹也好。
我是一结婚就搬出去的那种人。有时想想自己在结婚前什么都不会做,但结婚后好像变了一个人。人说,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现在回望我过去一个人带俩孩子,做裁缝,做家务,真是自然而然的事。
与幺婆说话时,听见吆喝着卖菜秧子的男人踏着自行车而来。那人约摸六十出头,他的自行车后座上搁着一担篓子。篓子上用打湿了看不清颜色的旧布蒙着。
“咧婆婆恁那要不要茄子秧子西红柿秧子呀?我今日带了蛮多秧子出来咧,还有辣椒秧子豆杠子(豆角)秧子苕秧子。”
幺婆抬头,问,“看哈子行不行咧?”
“这有么子不行?”男人忙下车,掀开篓子上的那块湿布:各种扎好的秧子露了出来。秧子都不大,一扎扎扎好了摆放得很整齐,那秧子的根部还带点子新鲜的泥土,看得出来是一早现挖的。
“恁那看,多好的秧子。我保证这茄子长一拃长了都不老。”男人边说边用他的大手比划着。他又拿出他的西红柿苗,“咧西红柿蛮肯结,又大又红,去年挨桥那头的女人买过我的,今天她又买了二十根。”
“听说马上一个星期的雨,不知道这雨下狠了,秧子嫩了根烂不烂啦?”幺婆犹豫着。
“哎呀,下雨恁那才不用担心栽不活。”
他们说道着,我与幺婆招呼了一声,转身回家。
回到门前,看见柚子已经含苞了。它绿色的花苞如串起的豆粒,藏在叶子中间,紧紧包裹着。柚子花一般四月开放,还过半个月,大约可以看见它们露出鼓涨的、羞涩的小白粒了。
月季花还在酝酿之中。而它新生的嫣红的茎那么嫩,那么耀眼。在它的上方,桃叶一天比一天舒展,一天比一天绿。
春日盛大,那绿晃得人快睁不开眼睛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