荠米菜,土洞里生

超市停车场靠墙长长的过道里,摆了长长的一排菜摊。摊主清一色的白发苍苍,脸上印着岁月苍桑。他们都是附近的老人卖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超市停车场靠墙长长的过道里,摆了长长的一排菜摊。摊主清一色的白发苍苍,脸上印着岁月苍桑。他们都是附近的老人卖的自己种的蔬菜,比超市便宜、新鲜,我常光顾。

买了几根大蒜、青辣椒、子北瓜等,猛然眼前一亮:荠米菜!嫩嫩的,绿油油的,洗得干干净净的!卖菜老人慈祥的望着我笑:“三块钱!全给你!”

超市的青叶菜五块一斤起步,这一堆菜差不多有两斤呢!我习惯性的拿出手机扫码,老人说:“我没码!”

翻遍全身终于最后在手机壳里找到了五块钱纸币,也终于买回了心仪的荠米菜。

“荠米菜,土洞里生。我是嘎嘎的亲外孙……”

小时候姆妈就我唱过这首歌谣。可实际上我却根本没吃过一次荠米菜。哪怕流传着荠米菜煨蛋吃了眼睛亮的说法,姆妈一个农村老人打心眼里不在意这些司空见惯的野菜。等我放学想起去挖点荠米菜时,荠菜已开花老了,总是错过了吃的季节!

今天,如果不是哪天放在手机壳里的五块钱,我的荠米菜小情怀呀又落了空!曾几何时坚持着现金支付的我也不再带现金!反正只要手机有电,就能满足所有吃饭、购买、乘车等支付需要。对!手机壳里的五块钱是怕手机没电后坐公交备用的。

还是怀念用现金的时候,尽管我这个马大哈总喜欢掉钱。厚厚的一叠钱,一天天的用少,总想多留它一下,自觉的会适当控制一下消费。而手机扫码,变化的只是数字没有质感的,不知不觉每个月总会比用现金多花点。

而且有很多老人就象这个卖我荠米菜的老妈妈,他们根本不会用。有的在用的,也是他们的子女给弄的,扫进去的钱一般也落进了码的主人——他们的子女的口袋。卖菜的老人要么本来子女就不是很孝顺,要么就是自尊心强要自食其力。他们会去找子女争这个钱吗?

还有社区团购的声势,大有消灭菜场、路边摊的节奏。我们只需呆在家里,手指一划,一切的一切都会送上门。如果满大街跑的只有快递和外卖……我还是想走在这熙熙攘攘的街道里,买点儿时就怀念的荠米菜。以后出门还是备点现金!

荠米菜,卖荠米菜的老人都要被温柔以待!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