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偶遇

凌晨一时许,一辆警车“吱”的一声停在了小卖部的门口,车上跳下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走在前面的高个子叫红兵,后面的…

凌晨一时许,一辆警车“吱”的一声停在了小卖部的门口,车上跳下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走在前面的高个子叫红兵,后面的矮个子叫阿南,红兵伸手轻轻地推开虚掩着的房门,一股呛人的劣质香烟味扑面而来。
“都不许动!警察!”红兵手里亮着警官证,低沉的喝了一声。
喧嚣的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许多,十来张惊慌失措的面孔,定格在昏暗的灯光里。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一叠小面额的纸币,麻将机不知趣的继续转动着,直到洗完牌“滴”的一声,才同大家一道安静下来。
“疫情当前,你们居然聚众赌博,违反治安管理条例。”红兵边说边用严厉的目光依次扫描着屋子里的每一个人。
“警察同志,你看我们这都是娱乐打的小牌,两元的……况且这大过年的……你看……”
“看什么看,”不等店主老王说完,红兵向阿南递了个眼色,阿南转身从警车里拿来两把铁锤,依着麻将桌放下。
“你们自己动手吧!”红兵命令道。
“是不是砸了麻将机,我们就可以免于处分了。”老王抖抖索索的问。
“先砸了再说,咋的,还要讨价还价?”
“不敢,不敢。”老王示意一个年轻人跟他一起砸。
铁锤的力道透过柔软的桌面,撞在钢板上,发出低沉的声音。不大一会儿三台麻将机被砸得东倒西歪,千疮百孔。皱巴巴的、小面额的纸币如同飘落的树叶,散落在桌子周围。老王双手拄着锤把,“嘘”“嘘”的喘着气。
红兵在一旁盯着,心情比刚接到报警电话时舒畅了许多。这大过年的,别人都回家过年了,自己却留在所里值班。原本约定去跟女网友阿花见面的,就给硬生生的耽搁了。
红兵和阿花是在网上认识的,他俩一见钟情,相见恨晚。为了考验对方,彼此约定在见面之前,不向对方透露任何的个人信息。阿花只知道红兵是一位警员,红兵只知道阿花是是个农村女孩。今年能不能满足双方父母的愿望,在双十一前脱单,这次见面至关重要,红兵窝着一肚子的火,在值班室看元宵晚会,虽然晚会的节目很精彩,但红兵总是心不在焉的,如同坐在那里听着一场枯燥无味的报告。偏偏这时有一个尾号1188的人打来报警电话,声称有人聚众赌博。红兵正没地方出气,叫上阿南直奔事发地而去。你不让我消停,我就不让你好过。
“警察同志,这样可以了吧?”老王满脸堆笑的问一脸严肃的红兵。
“不行,还得登记备案,等候处理。”红兵说完,掏出一个小本子来,逐个登记,阿南拿着微型相机跟着拍照。
当登记到老王时,红兵突然停住了手中的笔,把老王叫到一边小声地问:“当时是你报的案?”
“是的。”老王没有否认,因为他的电话号码尾号就是1188。
“自己举报自己?”
“对。”
“爹,还跟他啰嗦啥呢?”不知什么时候,阿花站到了老王的身后。
“是你?他是你爹?”红兵一头雾水。
“这小卖部就是我们家开的,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就当我们从未认识过。”阿花说完,转身进了里屋,把门摔得“嘭”一声响。红兵呆立在那里,一脸的无奈。
“好了,”老王打破了僵局:“改天过来,把你和阿花的婚事定了。”
“可是……”红兵不安的问。
“没有可是,我老头子认定你了,你是一个好警察。”
“也怨我,早知道是阿花他们家开的,就不该拿出铁锤来……”返回所里的路上阿南抱歉的对红兵说。
“别说了,要是不把麻将机砸了的话,我和阿花的事就砸了。”
“我咋的就糊涂了呢?”
“哈哈!这个班值得好啊!”红兵得意的说。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