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里个浪

张大复给他的一个顾姓朋友写了一篇《浪斋记》。就从“浪斋”两个字看,他的这个朋友当是浪得不要不要的。但其实还好,…

张大复给他的一个顾姓朋友写了一篇《浪斋记》。就从“浪斋”两个字看,他的这个朋友当是浪得不要不要的。但其实还好,不是特别浪。

随便聊聊的图片

浪斋建在城市边上,不过是种了些竹子、梅花,整些喝茶的器具,摆个古琴之类的。照我看,跟现在串珠子喝大红袍亦没什么不同。所谓浪,不过是不走科举路,不写酸文,不治生产,真真的穷浪。

他不写酸文,有一句话说得好:我不能像前人那样呕心沥血写作,然后印出来给人看时沾沾自喜,千秋(死了)之后,等人说“这是某山人千秋之作”,这种评价换不来我一日之浪也。

他的浪在现在看来算不得浪,不但不浪,还有点豆瓣化。看他日常生活,不过是“冷吟闲醉”“朗吟清啸”,一点都不符合现代人对浪的想象。

我小的时候,流行一首歌《大姑娘美大姑娘浪》:“大姑娘美的那个大姑娘浪/大姑娘走进了青纱帐/这边的苞米它已结穗/微风轻吹起热浪/我东瞅瞅西望望/咋就不见情哥我的郎/郎呀郎你在哪疙瘩藏/找得我是好心忙”。

这大概就是作为东北人的我能理解的浪。或者说是先入为主理解的浪。

张大复也写了一个这样的浪人。这个人是大戏剧家梁辰鱼的裔孙梁雪士。梁辰鱼写了《浣纱记》,古诗词俱佳,在当时游走公卿间,颇得赏识。梁辰鱼就是一个很会玩的人,据说他当时整了一个很大的风筝,耀人眼目。

梁雪士也是很会玩的,他唱昆曲很好,人长得也“娟好”。“良辰清夜,扶路唱乐,儿女子知是雪士,争门观之”,而且所有的妓女都“愿私雪土”。“尝从一妓遁去,委顿而归。”“又一妓挑之,载与俱,五年弗能返。”赌博、喝酒,也是梁雪士的强项。

不过,玩到三十五岁,梁雪士就把自己玩死了。

张大复另有一篇《石廪山人传》,传主顾僧孺,不知道与上面的顾姓朋友是不是同一个人,我也没来得及考证。这个顾僧孺是很浪的。

顾僧孺本来姓陆,小的时候到处玩耍,顾太公一见奇之,然后请他的父母允许他冒顾姓。至于为什么冒顾姓,传中没提,我推测陆家不符合入学规定,但是顾家可以。冒姓之后,顾僧孺就可以入学读书了。

一开始他读书读得挺好。但是总考不上,人就颓废了。于是开始到处玩耍,“欢歌决赌无所倦”,而且很能喝酒。喝酒,自晨达暮,潦倒之状不过如此。

浪到一定年龄之后,改走山人路线。走山人路线,是晚明风气。山人路线,首先要整几间看起来简陋的房子,但韵味不能俗简,仍需要茶铛,桌子上还要摆上汤显祖的临川四梦。

晚明的浪人很多,我觉得像袁宏道、龙骧、卓人月等,都浪得很。像张大复自己,也浪得很,看他的诗文集和梅花草堂笔谈里有很多浮光掠影的记载。只是,到了晚年,他把早年浪过的记忆,都用淡淡的忧伤之笔重写了,浪的色彩不突出了,反而是又清又韵了。

至于写《西湖梦寻》的张岱,早年也很浪的,经历国变,人成熟了,借着写当年的浪迹来缅怀故国,这又是一种浪的转化。

只要活得足够久,浪就能转变成别的什么。可惜袁宏道、卓人月活得都不久。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