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疗

一家人围着餐桌吃饭,儿子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父亲正用手把从嘴边掉落到衣服上的两粒米粒饭捡起来,没有丢进烟灰缸,而…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家人围着餐桌吃饭,儿子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父亲正用手把从嘴边掉落到衣服上的两粒米粒饭捡起来,没有丢进烟灰缸,而是不假思索地径直送到舌尖上。“你们年轻人没有经过困难时期!”父亲抬起头对着孙子困惑的眼神,眉心拥起清晰的褶皱。

“一个男娃,留的头发男不男女不女,二流子似的,就不怕上火?”母亲吃饭时,又一次念叨。儿子捋了捋自己酷似英国首相约翰逊的发型,自我陶醉地一笑。如果说考研前刻意蓄发,体现一种决心,那么随着考研结果的公布,这一借口已没有存在的逻辑基础。“看样子,意识形态已发生变化了”,父亲再次刷新了对此问题发展态势的认识高度。儿子吃着饭,仍旧笑而不语,没有也不准备正面答复奶奶已重复N次的关切。这正应了徐志摩说过的话:如果谎言是一种伤害,请选择沉默!

午饭后刚推开碗,父亲照例靠在沙发的椅背上,眨眼功夫便睡意朦胧。这种经年的习惯,即使有亲戚来访,父亲对我母亲使劲递来的眼色不管不顾,依然“我行我素”。这绝非孤傲,而是赵城人骨子里的直爽,不带半点虚假的客套。客人走后,两人进入唇枪舌战的环节。再次有亲戚来,仍是鼾声依旧。

“过去地主也不像你们这样奢侈”,我前脚开灯,母亲后脚关灯。 “吃饭时,厨房的灯为啥不关?客厅里开这么多灯害怕把饭吃到鼻子里?烧水时煤气火开得过大太浪费,洗菜的水留下来还能浇花”,父亲眯缝着眼,面对母亲的唠叨,扭头又靠在沙发头枕上,不管风吹浪打,继续享受朦胧的睡意。

“你爸让嘱咐你,干工作和人打交道,千万不能交酒肉朋友。人在世上不能眼小,要学会吃亏,不要占别人的便宜”,母亲,对着我说。儿子吐了吐舌头,做着鬼脸。我儿子当面看着我母亲训诫她儿子,分明有点幸灾乐祸。

“听不听,随你们!反正门神老了,不捉鬼了。”出门时,母亲仍旧重复着姥姥过去常说的话,混杂着父亲轻微的鼾声。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