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叶的诗

*婆婆纳的蓝 婆婆纳的蓝花花对我意味着什么 一月和三月又有什么区别 “日暮苍山远” 有人俯下身子,与蕨草、枯枝…

随便聊聊的图片

*婆婆纳的蓝

婆婆纳的蓝花花对我意味着什么
一月和三月又有什么区别

“日暮苍山远”
有人俯下身子,与蕨草、枯枝
和一些缓慢游动的鱼儿
在金色的波光里,随风涌动

我转过头,看见外婆坐在柴禾灶前
望着火焰舔舐着锅底软软荡漾

多么温暖的回忆
那柴草的噼啵声
像她唱过的歌,仍含着亘古的蓝

*我要种一大片月光

从窗子缝隙钻进来的月光
铺成窄窄的菱形

月光轻轻白着

我伸出的手掌
我伸出的手掌像五柱神香

仅仅片刻,我覆盖所有的白

我要种一大片月光
一片刚刚生长出来的朴树

听风把暗处的门吹得咯咯响

*老人与二月

耳朵上夹着纸烟的老人
在听那叶子滴落的水珠
银色跳闪
枯叶已完成了今生

远处,几乎每一片白云都很年轻
屋后的那片土豆地,在沉默地
孕育。我知道

油菜就要开花。一棵玉兰树
静静地,等着二月的到来

注:以上三首诗发2021年4月《佛山文艺》。因为不能申请原创首发,拿掉了其中一部分

图片

 

多年前,我做裁缝,喜欢在街头的报刊亭买《佛山文艺》看。
这两年与《佛山文艺》的缘分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某个地方(具体哪里忘记了)看见惟夫老师的邮箱。现在仔细想,当时在一起的肯定不止他一个人的邮箱,但我喜欢惟夫这个名字,于是整理了一组诗投到了他的邮箱。
说实话,自然投稿,从来不敢抱什么希望。
后来的某一天,接到信息,说诗作很好,准备刊发,然后问我身份证银行卡什么的。

去年,惟夫老师找我约稿一次。
这自然是意外之喜。

年初,看见《佛山文艺》的公号发消息说准备做一期女作者专号,于是再投。嗯,我投的是公共邮箱。我都不敢与惟夫老师说。
大约半个月或是小一个月,惟夫老师微信我,说要我选一组首发的诗歌给他。当时是二月,我把整个二月的诗歌做了一个文档就全给他了。
有点多,您再挑您觉得好的。我留言。
应该说编辑的眼光都很厉害。很多时候,我是看不出自己的东西哪些更好,但老师们一看,一选,整个会觉得好很多。

内心里非常感谢《佛山文艺》提供的平台,感谢惟夫老师在众多的自然来稿中发现我的作品。作为一个默默无闻的写作者,能得到陌生的编辑老师的提携,真的很荣幸。
前段,惟夫老师在群里对我说,《佛山文艺》的视频号“欣华读诗”选了我的一首。

在这里想起这些点点滴滴,内心里有无限的温暖。
现在想想,很久没发信息问候惟夫老师了。
我想,你应该猜到,我其实是一个很怕打扰别人的人。
祝福吧!
祝福好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