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清明倍思亲

夕阳中,腿脚不便的爷爷半蹲半坐在地上拿着篾刀劈柴,我站在旁边看着,他回头看我,笑了一下。穿着灰布斜襟衣服的奶奶…

夕阳中,腿脚不便的爷爷半蹲半坐在地上拿着篾刀劈柴,我站在旁边看着,他回头看我,笑了一下。穿着灰布斜襟衣服的奶奶,戴着没有帽檐的黑色帽子,带着我在山上砍小树枝,我跟在奶奶后面,看着她裹过足的小脚。

我们一大家子坐在外公家门口的空地,大侄女穿着弟弟买的露肩的小裙子,外公要外婆拿针线来缝上,说孩子的衣服破了。

外婆来我们家了,寒冬腊月,睡另一头的外婆将我的脚紧紧捂在怀里。

去广州看望大伯父,送我的时候,已经生病的伯父靠在楼梯上,跟我拉钩,三年后儿子参加完高考,我再去广州看望。

病重的小姑妈生日,我刚好去了,临走的时候,姑妈将我的包包藏起来,非不让我走。

当年我在老家建房子,姨妈步行几公里,挑着满满一担青菜,脸上都是汗,送给泥瓦匠吃。

每次回老家回家的时候,经过二伯父门口,车总会停一下,二伯父会开心的笑着迎出来,说回来啦?

每一个逝去的亲人,每一个温馨的场景,犹如昨日,却已天人永隔,时光的流逝,让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的生离死别,不忍忘记,不能忘记,深深的思念你们啊!我的亲人们,愿在天堂的你们都能幸福开心,保佑我们平安顺遂……

随便聊聊的图片

© 来源/作者:夏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