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为你撑着天的人”

两个月前他交了首付,办好了贷款,今天是他拿到钥匙的日子。他终于有房了。 他请了假,开上车,准备高高兴兴地把姥姥…

两个月前他交了首付,办好了贷款,今天是他拿到钥匙的日子。他终于有房了。
他请了假,开上车,准备高高兴兴地把姥姥接来,也让姥姥高兴高兴:他终于有房子了,不,是他们终于有房子了。
可是当他到了姥姥租住了16年的那间简易房时,门却是锁着的,锁还是那把熟悉的大黑铁锁,配了无数把钥匙了好像,但锁一直没换,都不怎么好开了,得用特殊的方法和力道,才可以把锁打开,那是只有他们一家三口才知道的秘密,才能打开的锁。姥姥、母亲,他。
姥姥就是节俭到如此极致的人,一把锁用了16年。
姥姥76了,没什么事基本不外出了,何况已到中午吃饭的点儿,姥姥怎么竟不在家呢?他拿出手机,打电话,打给母亲,因为姥姥日子过的细得连个老人机都不肯买。
电话通了之后,母亲在电话里吞吞吐吐,但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握着电话的他顿时感觉天旋地转,愣了片刻,定了定神,风一样跳上车,急急火火地穿过七拐八拐的巷子,奔上街面的主路。
他气喘吁吁地来到三楼的病房,一眼看见母亲依在楼道里那几张塑料椅子的一个被窝卷上,满面疲惫地愁容和布满血丝的眼。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问
母亲说:“前天晚上送来的。”
他又问:“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母亲沉默了片刻说:“寻思着等人醒了再跟你说……”
他有些恼怒,用力地抓了几把自己的头发“你该第一时间告诉我呀,第一时间告诉我呀。”
姥姥现在还在重症室,脑溢血。
“你姥姥呀,叫人怎么说,就为省那几块钱的降压药,唉……”母亲说着说着红肿的眼睛就掉下泪来,看来也不知哭过多少回了。
又是为了省钱,可是这种像顽疾一样的极端习惯,现在却让她搭上丢命的危险。他心里像煮开的沸水一样,又恨又心疼。
十三岁那年,欠下一屁股赌债的父亲,又一次铤而走险,去边境带毒,被武警追堵,在逃跑过程中,毒品在体内破裂,死了。
母亲带着他回到申城,流浪了两个多月,实在走投无路了,才硬着头皮去敲姥姥的门。
因为当年,母亲是不顾姥姥的反对,毅然跟父亲离家出走的。
她记得,当初姥姥一开门,母亲就哇地哭出来,跪倒在地上,长跪不起,姥姥当时应该也是给吓坏了,然后骂了两句什么,又狠狠地打了母亲的肩膀两下,也呜呜地哭起来……
就这样,姥姥把他和母亲收留了。
可是,那时的姥姥已经下岗了,每月只有一千多块钱的所谓的退休金,或者叫救济金,姥爷在他们回来之前,已经去世三年多了。姥姥住的是旧厂区的一片待拆迁的一间宿舍,只有居住权,没有所有权。
十三岁,他第一次见姥姥,也怯怯地喊了第一声姥姥,姥姥当时也没有应。只是看着穿得一身破烂的他,不停地叹气。
姥姥在一家私人的包装厂做小工,每月给八百块钱,母亲来了,就叫母亲也去了,也做小工,每月也给八百块钱。
姥姥和母亲去小工厂上班,他就在家里看那台只有三个频道的黑白电视。看了两个星期,姥姥给他买了一身新衣服,把他领到了一所学校,上六年级。
他说,六年级他上过了,应该上初一,姥姥说,都过去多半年了,你给跟上?再上几个月六年级吧,到时候考上初中,再接着上。
没有户口,人家是不收的,后来听母亲说,姥姥花钱求了人,说孩子不能就这么废了。
后来升初中的时候,人家本来也是不收的,但他还算争气,考试考了第一名,人家才破格录取他。所以,从那时候起,他就狠狠地告诉自己:一定要争气!只有争气,才能改变命运,这似乎也是他唯一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
姥姥每月一千多块钱的退休金,八百块钱的工钱,母亲八百块钱的工钱,一间十五平米的破厂区宿舍,他们坚持了两年,厂区拆了。他们就到远郊租了那间简易房,一住就是16年。
他的高中、大学,研究生,一切都是靠姥姥和母亲那点微薄的收入支撑下来的。
所以,他毕业以后,也只有一个目标,拼命地挣钱、省钱,攒钱,就像姥姥那么多年拼命省钱,攒钱一样。他一定要买一个房子,然后把姥姥和母亲都接进去。
所以,他三十五了还没结婚。
这几年,姥姥只要见了他就说:“明明呀,别等了,钱永远都攒不够,能谈个对象就谈对象吧,哪怕条件放低一点呢。”
可他也不只一次无意地听到姥姥跟母叹息“咱明明呀,多好,名牌大学研究生,可就是因为咱这个穷呀!给耽误了,就为了这个房呀!现在这社会也是,没这个不行……”
去年过年的时候,姥姥把他拽到跟前说:“明明呀,今年一定要结婚,不管买没买房子,要是非得买,就买个最小的吧。”说着塞给他一张存折,上面有五万多块钱。
他流泪了,他说:“姥姥,这是你的养老钱,我不能要。我能挣,一个月两万多呢,明年春天,明年春天一定就能买房了。”
他贷款买了个二手房,两居室,但能隔成小三居的那种,这是他的坚持,就是房子必须是有姥姥的一间的。这是固执的,不可改变的坚持。
房子现在终于有了,可是姥姥却病了。
第六天,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姥姥终于是没能挺过来,那天,他在扑倒在病床跟前,号啕大哭,房子有了,他却感觉自己的天塌了……
姥姥走了,母亲一边收拾姥姥的遗物,一边准备跟他搬家,在那塞在床底下的旧樟木箱子里,母亲翻出那张五块钱的定期存折,还有一张活期存折,三千六百块,里面还夹着一张纸条:给明明买房用。
母亲泪如雨下,他也泪如雨下……
简易房旁边搭着的那个旧木棚子里,还有姥姥捡的,那些没来的及卖的废品……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