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胡达古拉(五十一)

第十八章 1、乌力吉倒是很开明 乌力吉正在自己家喂猪。猪舍里有十几口肥猪正在贪婪的吃食,不时发出欢快的叫声。正…

第十八章

1、乌力吉倒是很开明
乌力吉正在自己家喂猪。猪舍里有十几口肥猪正在贪婪的吃食,不时发出欢快的叫声。正在这时,武文秀走进院来,看乌力吉正在全神贯注的忙活干活儿,便悄悄的走到他身后,出其不意的大叫一声:“嗨!”乌力吉一愣,回过头来,笑了:“你来了!是不是有了新作品了,让我先睹为快啊?”
文秀问:“不全是。这回来,不仅仅是要和你探讨‘文学’问题,而且还找你们商量‘政治’问题!怎么?胡达古拉不在家?”
乌力吉说:“那还用问,白天的时间里,她哪有着家的时候?你没打电话联系?”
文秀说:“我没打。你打电话把她找回来吧,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们说。”
乌力吉头也没回:“你不会打?没看我这忙得都梳不上纂了!”
文秀:“那是你老婆,就得你打电话找。”
乌力吉:“也是你‘闺密老铁’啊!”
图文秀:“咱们‘四大漏’都是‘老铁’!‘老铁’也不如老婆、汉子近随便聊聊的图片

!你找她!”
乌力吉:“那就等我喂完这群张嘴物儿!”
文秀:“不行,现在就得找!”
乌力吉无可奈何的放下手中活计,边掏手机按键边说:“你这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都四十多岁五十来岁的人了,这任性脾气就不能改改?”说着,电话接通了,就对着手机说:
“哎!文秀来了,找你有事,啥时候能回来?”
只听电话那端胡达古拉说:“知道了,正在往回走呢。”
于是,乌力吉就挂电话对文秀说:“巧了!往回走呢!这回该让我把活计干完了吧?你上屋里等她吧。”
文秀进屋,坐在电脑桌前,随意浏览网页。不一会儿,乌力吉和胡达古拉一起走进屋来,看文秀在电脑前看乌力吉的文件夹,胡达古拉说:“老师来给学生批改‘作业’了!”
文秀头也没抬说:“不敢不敢!来拜读大师大作了!”
胡达古拉说:“拜读?拜读得跪着!哪有你这居高临下的派儿呀?”
说完,三个人都笑了。
等乌力吉把茶水沏好,每人面前摆上一杯的时候,胡达古拉问文秀:“你这‘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说吧,有啥事?”
“咋还成了‘夜猫子’了?咱是‘喜鹊喳喳叫,准有好事到!’给你们送喜信儿来了!”文秀赶紧反击。
“准是你们要蹿登我竞选村主任的事儿吧?”胡达古拉猜测。
“啊!你都知道了?真没劲。我还想让你们震撼震撼呢!是谁告诉你的?”文秀有些泄气。
“我刚从我妈家回来。你们家武大爷去找我妈了,想让她动员我竞选村主任。俩人为这事还叮叮铛铛的顶起来了。我刚劝完架回来。我估计你也是来当说客了。”胡达古拉说。

“还真让你猜对了。正月里百岁我们在家里就议论过你们俩的事情。说是你当村主任肯定比吴老二干得好。现在既然开始换届选举了,我爸就把这个想法在唠嗑的时候跟左邻右舍的说了。你还别说,大伙儿还都赞成!就推举我们父女出头给你当竞选班子了。”文秀一口气说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竞选村主任的事情,我压根儿都没想过。刚才从我妈那儿听说了这事,回来的路上好个琢磨了。那吴二叔当村主任是有些毛病,我也听到一些反对意见,可是,在大面上还能说得过去。镇上的领导也满意,没有要撤换他的意思。你们也不跟我商量商量,就这样把我推到火炉子边上烤去,不是胡闹嘛!闹不好可就是‘光着腚推碾子,转着圈儿的丢人’ 了!”胡达古拉有些不乐意。
“镇里的领导满意就行了?你也不是不知道老百姓有多大意见?要是你当村主任,肯定比他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现在就是跟你商量怎样竞选嘛!咋还是胡闹呢!还让你光腚丢人了!”文秀也有些不乐意,说话挺冲。
“你们这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想唱赵匡胤‘黄袍加身’这一出啊!胡达古拉啊,你得领人家的情啊!”看俩闺密的话里有些火气,乌力吉插话。
“文秀,我不是怪你,我知道你们瞧得起我,也想让村里的工作干得更好。但是,这事挺麻烦,并不像你们想得那样简单。”达古拉表示歉意。
“我认为应该试把试把。选上就干,选不上拉倒。”文秀接着打气。
“我相信我如果参加竞选,肯定会有一些老百姓投我的票的。可是,这不是那么回事啊!我是党员,得听组织的啊!最要紧的是,咱们这毕竟是农村,男尊女卑的旧观念在群众中还有很深的影响。我知道的其他乡镇就有好几个女村官被选上一把手之后,没干好又下来了。”胡达古拉还是犹豫。
“还有这事?”文秀问。
“可不啊!就我当妇联干部这些个年头里,别的乡镇、村的女干部中被选上村书记和主任的可有不少呢!好几个都是让人家泼脏水,说是作风有问题的,而后就是家里人受不了,生生逼着辞职不干了。有一个姐们更有意思,她被选上村主任之后,她男人说是女人家黑灯瞎火的外出不放心,就天天当护花使者。时间长了,村班子有个应酬了什么的,他也就参与了,再往后,他就替主任当家了,不光是安排客人吃饭喝酒了,还管起事来了。闹得这位姐们也没法干了。”
乌力吉:“这倒新鲜。以往官场上都是‘夫人参政’、‘老娘们儿出头’的,你这姐们的情况就得叫‘男人参政’、‘老爷们儿出头’了!哈哈哈!——哎!我说老婆啊!你举这例子不是给我打‘预防针’吧?”
胡达古拉“扑哧”一声笑了,说:“想必是你想当村主任男人了吧?我这还‘八字没一撇’呢,你就想当‘官爷子’了!要不,咋趁心了呢?”
“‘打了骡子马惊’,乌力吉有想法是应该的。”文秀说。

“早先说‘嫁了当官的当娘子,嫁了杀猪的翻肠子’,我老婆当了村主任的话,我就是‘官爷子’吧?你们以为我稀罕啊?那就是把我看低了!我乌力吉也是有身份证的人!能像那位老兄那样下作?”乌力吉说得有些慷慨激昂。
“这,我心里有。我的男人是什么素质,怎么可能和那些个粗人、俗人相提并论?要不这些年我也干不这么样好了——都有人推举咱当村主任了!”
看胡达古拉和乌力吉的黏糊劲儿,文秀似乎有些吃醋,立即岔开话题问胡达古拉:
“你妈那儿咋样啊?她肯定赞成你参加竞选,把吴老二推下去了!”
“你说对了一半。我妈确实特别赞成把吴二叔选下去,但是,也坚决不同意我参加竞选。”胡达古拉回答。
文秀有些纳闷儿:“这倒怪了,你妈妈不是对吴老二成见很深吗,咋还不同意你竞选,把他推下去呢?”
乌力吉说:“老话说‘枪打出头鸟’、那‘出头的椽子先烂’,老太太精明,肯定是舍不得让自己的女儿有个什么闪失。”
胡达古拉:“她还警告我说:‘你可千万长住章程,要跟乌力吉商量好了,不能出头当村长,要不就连妇联主任也辞了吧!女人从政难啊!’”
(未完待续)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